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7/04/2012

艾晓明:飞跃东师古


转载自:自由光诚网站

今天整个白天,推特上网友心悬着又落下来,热议的话题全是陈光诚。上午爆出光诚大哥家昨天发生血案,陈克贵哭诉录音;陈光诚尚不知下落;等到中午,终于看到了陈光诚露面的视频。各种消息来源证明,陈光诚暂时在安全的地方;千真万确地,他逃离出了东师古。

山东临沂东师古村,自网友勇闯东师古以来,真是声名远播。早些年,当时陈光诚还没有被捕,有高智晟、胡佳等人去探望被掀翻车;再后来有著名记者王克勤被轰出来,有光诚朋友梁晓燕探视连奶粉也送不进去。法律学者许志永曾在临沂被诬陷偷盗,李方平律师在去临沂的车上被打得头破血流。那时,陈光诚的名字还只是著名的维权活动家冤案中的一起。然而,自去年一月份南京网友珍珠前往东师古村探视以来,声援陈光诚的行动一波接一波地扩大;它成为钱云会事件之后一场持续不断地挑战强权的公民行动。

为什么陈光诚事件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我认为,临沂政府借维稳为名肆意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这种行为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人们已经数不清自光诚出狱后发生了多少次暴力殴打陈光诚和关押、袭击探视者的事情。在这一点上,临沂当局可谓是为非作歹,丧尽天良。我无法想象他们如何编派出有关陈光诚勾结境外势力的谎言,总而言之,不说成一盘很大的棋;肯定骗不到数额巨大的(传说是一年几千万)维稳经费。连续多少年地与一个盲人为敌,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挑战最基本的人伦底线,打盲人、打老人、打妇女……蒙着被子打,打到你骨折不许你外出看伤,打得八十老母哭诉无门。这种对暴力绝对的崇拜,这种一意孤行的意志,彻底蹂躏了公民对法律的信心。就不用说这块土地还是孔子故乡,孔子七十二贤徒中据说有十三人生长于临沂……祖宗八百代的人都被这些记录丢尽了!

很多时候,我们看见冷漠。一年前,广东发生的小悦悦事件深深地拷问人们,为什么无人救援。有很多理由让人们望而却步,但是,在陈光诚一家所受的虐待上,没有任何理由能够解释说,这种强加于一个自由的公民及其家人的封锁、隔绝是可以接受的;更不必说没有任何法律可以支持这种疯狂的施虐。陈光诚一家的遭遇,每每让我想到纳粹时代的犹太人。而有关犹太人遭受大屠杀,它留下的最重要的教训就是旁观者不能沉默。光天化日下看见陈光诚一家被剥夺自由,而且一次次遭受殴打,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我常常会问道:整个文明世界,就这样看着他们一家受苦,就这样一直等到传出陈光诚死亡的消息吗?

我的问题是没道理的,因为把救援陈光诚的义务置于他人,而把自己放在了文明之外。但之所以会有这样一问,实在是觉得公民的力量太弱小了,非暴力者不敌暴力。我们看见打手们重重围困,看见珍珠一次次孤身前往,被抢劫、殴打、制造交通事故;东西南北的网友,被关黑屋子,蒙黑头套;被围剿羞辱。幸免于难者只能对着陈光诚家的方向,让烟花爆竹在天空传递希望。东师古就像是地球上的一个黑洞,像一块外星人扔下来的飞地,它重现了纳粹、种族仇杀者才能创造的让一家人与世隔绝的营地。

今天的消息彻底打破了我们的无力感,它让我们看到,英雄是有的,奇迹也是有的。临沂用几千万(如果几年加起来可能就不止几千万了)编制的那块叫做维稳的天罗地网竟然被一个盲人、几位勇士撕了个大窟窿,陈光诚被营救出来了。他在视频中向全世界举证,我们面对他依然年轻的面容,听到了他清晰理性的陈辞和愿望。面对陈光诚的这一刻,让多少人流下眼泪;这情景,只有2010年得知刘晓波获诺贝尔奖可比。

我深信,今天人们所经历的愤怒、震惊、期待和激动,将深深铭刻入公民社会的记忆;尽管目前离陈光诚事件的彻底解决还很遥远,但救出陈光诚本身所启发的想象力却是无限的。从冲破鬼门关接走陈光诚,简直堪比一部大型劫狱片。而被破解的禁锢,更在于人们的心狱。为什么那么多罪恶可以大行其道,除了体制作恶,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人们的沉默。声援陈光诚的行动打破了沉默,而救援的成功则显示了行动的可能。它标志着,勇气是在追求自由的行动淬炼的;智慧、筹谋和协力团队,也是在挑战恐惧的过程中赢得的。陈光诚能有今天,证实了珍珠、玉闪等英侠非凡的勇气和战斗力;而所有那些前往东师古找打的公民,也都起到破除恐惧的表率作用。那些在推特上、微博上呼吁的网民、那些自戴墨镜者和展示车贴的朋友,大家都曾经属于沉默的大多数;而一旦在公益的目标下集结起来,就能相互给力。这表明,暴力尽管强悍,它对精神的控制却很有限;正义常遭挫败,它的能量却是源源不绝。正如珍珠在google+上的留言:每个人都发出声音,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一部有关柏林墙的片子里,我看到当年向往自由的人们,用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肉身翻墙。有挖地道的,开滑翔机的;有飞气球的,滑板冲浪的;最绝的是竟然还有在东西柏林两栋建筑物之间走钢丝过去的。最感人则是一家人冒险混入开往西柏林的列车,而车上所有的西部旅客都不动声色。我也看过台湾的纪录片《牵阮的手》,在郑南榕出殡的游行队伍里,一团火焰燃起,又一位义士点燃自己追随前辈。在那一刻,我看懂了台湾人的今天是哪里来的。自由原本天赋,但被强权剥夺;惟人对自由的向往惊天地,泣鬼神。有了这样的人民,就有社会的改变。

陈光诚暂时是安全的,令人不安的是,珍珠已经被警方带走。更让人忧虑的是,沂南政府网站传出消息:陈克贵“畏罪潜逃”,“当地公安机关正抓紧追捕”。这一切表明,陈光诚一家的悲惨命运远未终结。在视频中,陈光诚向温总理恳切陈情期待救援。对此,我愿引用光诚的朋友翟明磊先生的一段推文作结:@engengpu: 向协助合法中国公民陈光诚获得自由的勇士们致敬。光诚在视频中指证的临沂流氓犯罪事实清楚,中央政府应当不难做出理智的判断,使整个事情回到法制的轨道!中国公民陈光诚应当恢复理所当然的人身自由与安全。我在病床上深深祝福正义必胜!

--
AI Xiaoming
Professor of Chinese
Department of Chinese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Guangdong
P.R.China, 510275
牛博国际 艾晓明的博客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XIAOMINGAI/
艾晓明的第三个博客
http://aixiaoming.blogspot.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