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6/07/2011

“说说我的艾”征文(3):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myaiww

作者推特ID @jmszl

艾神在机场被带走的那天,我无法一直守在电脑前等消息。傍晚,我发信息询问一个网友,他从微博得知艾神的推有更新(其实是助手所发),以为艾神已平安回来,这样告诉了我.

次日我赶回,知道艾神没有消息。现在仍能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我沉默地坐在电脑前,不说一句话,也不能去想艾神此刻如何,只能默默地查看有关的推文,转发到所有我能转发的地方。转发,是我那些天里每天必做的功课,也是我唯一能做的,虽然我常常觉得那帮不了什么。

如果用两个字来概括我对艾未未的感觉,那就是“敬爱”。他确实让人眼前一亮,让人在这良知沦丧、荒诞无耻的社会里感到温暖与光亮,他的目光穿越他所在的阶层、所处的生活环境,注视着这个社会的普通民众,他们受到太多的欺侮与损害,他为此愤怒呼喊,追问追究,他因此而受到越来越严厉的打压,直到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有人说,人就分那么几种,无论你走到哪都能遇到曾经遇到的那种人。可艾未未,我想
是独一无二的。

最开始的一些天,根本不能去想艾神怎么样了,每天只是焦虑,担心他的身体和情绪。7天、10天过去了,毫无消息,春天在一天天的走来,我却无法看到春光。周围的人,被社会扭曲,只关心利益,没有自由、权利、尊严这些意识,许多人付出高昂代价想要为他们争取的这些东西,以及这些人为此承受的苦难,他们不关心、他们不知道,而我,不知道怎么样能对艾神有一点点帮助。每当想到艾神一人孤军奋战、独自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那些个日日夜夜没有人陪伴甚至知道他是怎样度过的、他独自面对了些什么,我都感到彻骨的都悲痛与无力。那些天里我唯一、最大的愿望就是艾神赶紧回来、然后离开中国。

酷刑的消息传来,虽然不知是否确切,我在电脑前仍是痛哭失声。我一直不敢想象的开始去想。想象令人痛苦疯狂。四月的最后一天,我梦到了艾神。也许是我的潜意识要安慰自己,我梦到他一切都好。有时我想他也许会常想到推友们,就如推友们时时想到他,以这样的方式,大家不曾分离。

五月中旬艾神会见了家人一次,消息传来,多少觉得安心。之后又是漫长的无消息,我心里有时又会有各种令我不安的担心与猜测。虽然艾神可能有心理准备,预见可能有失去自由的一天,可我多希望他不经历、承受这些。我甚至宁愿他妥协、退让了。

在雨天的车窗上,我用手划出“艾未未”三个字,我的城市,有人看到吗?我的空间转载了许多艾神以及与艾神有关的文章,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完并被触动。我在漂流瓶里写下对艾未未的寻找与祝福,我不知道它们都漂流了多远。

夏至,终于到了艾神回来的那一天,从下午到午夜,终于等到艾神回到家里的消息。“上帝啊”那三个字是我所发。

看到了艾神接受柏林艺术大学的邀请的消息,我又高兴又难过,离开中国,是艾神失踪以及回来后的那些天里我对艾神唯一的、最大的希望,可那一刻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掉下来。无论如何,我仍希望艾神离开。我想艺术家的眼睛是为美而生,可在这里他见到了太多的的丑恶,他的眼睛又太过犀利清澈,不能无视那些丑恶。所以,走吧。自然丰富神奇,有蛙声、蝉鸣、蟋蟀的叫声。记得艾神拍的荷花的照片 ,全是生之喜悦。

我没有见过艾神,有时我想人和人之间到底能隔多远?如果可以说一下与艾神有关的梦想,那么我也像突发奇想的艺术家一样,想象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一个人接到另一个人的电话:“我来看你了。我在路上。”



更多征文请阅读:“说说我的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