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4/07/2011

张目分@panpan008:极权万岁

极权万岁

作者:张目分
2011-07-02 20:47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value.net/Blog/797580.aspx

注:“爱艾未未”这个名字来源于张目分的文章《人人都爱艾未未》。当时我就被她的文章吸引住了,读了两遍,但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她原来也在推特上@panpan008。特此推荐她的新作。要真正让艾未未们自由,了解和破解极权是必由之路。

下面为文章的备份,推荐到作者网站阅读。



1、人民的广场
我确实是个愤怒青年,这不用怀疑。当我和同事S从前门地铁站出来准备去看日本设计大师原研哉的设计展时,我看到地铁口、前门大街和天安门广场周围到处是巡逻的警察和警车,我有一种无法遏制的憎恨和厌恶,以至于我在内心发抖。什么时候开始,所有通往天安门广场的入口都戒备森严,需要进行安检,不仅包包过安检履带,人也要举起手来被安检?
佛陀的真理、上帝的爱、菩萨的慈悲、真主的力量或随便什么顶级智慧,在这微妙的时刻,全部失语,统统失灵。神啊,为什么你们不在坏人那里多下点功夫、多显现神迹,为什么你们能轻易地把好人和弱者给震撼了威慑了降伏了,而坏人总是无法开悟为所欲为还永垂不朽?



2、对极权的自行体谅
警察做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做,他们没有伤害人民,他们只是在巡逻、监控、戒备,制造一种威慑力。这是实际的现象,但不是真正的本质。为什么要如此巡逻、监控、防备,才是寻找本质的道路。每一个被巡视、被监控、被防备的人都应该产生这种疑问,应该像剥掉洋葱一样层层发问多问几个为什么。可惜,我们只擅长骂人、整人却不擅长向强权发问。有些人即使你问到他,他总能以笃定的语气替强权者给出一个体恤的答案,就像母亲包容犯错的儿子一样。
但这个民族实际上不是一个懂包容的民族,人们在大街上互相踩了一脚,公司里谁谁谁说了谁的坏话,论坛里有人观点跟自己相反,都可能演变成一场有形或无形的恶战。而大数人对来自强权的打压、侮辱、控制、侵犯等事情,总能抱持无止境的忍耐和包容,甚至连不适的感觉都没有。真奇怪。

3、威慑的意义
“这种安检有意义吗?还不是走个形式!”同事S说。但,她错了。它是有意义的。它的意义不在于真正阻挡一小部分企图制造过激事件(如爆炸、自焚等)的人,那种人能占多少呢,十万分之一都不到吧。但,它能震慑到其余99999人。它更大的意义在于制造威慑力。

威慑是有效的。当我想模仿艾未未以一个著名的建筑为背景竖起中指拍一张照片时,同事慌忙地把我紧紧拽住。威慑的意义在于,原本对方只为警告你不要越雷池半步,但你连水都不敢碰了。

广场上新伫立了两个巨大显示屏,播放着祖国山河一片大好、人民生活幸福安康之类的影视资料。巨幅的大红色背景下写着“坚持党的领导,把什么什么推向前进”之类的不容商量、不容质疑、不容反对的锵锵指令。广场的中央,一个硕大无比的鲜艳的红色党徽巍峨地伫立在那里,像一个巨大的阳具正在勃起,像一个凶狠的怪兽正在虎视。那一刻,我内心无法平静!

4、推己及人所带来的误伤或包庇
世界上再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像中国人一样能自行体谅强权的粗暴无礼,因为他们推己及人的广阔适度令人震惊。他们最擅长两种推己及人:第一种以揣摩他人动机为目的,这种揣摩多半阴暗负面,推己及人者在发言时习惯不讲证据、不讨论客观事实而直接把揣摩当成结论并给出评判。这非常容易误伤别人。

第二种是类似“换位思考”的心态,比如,我常常听到“如果我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我可能也会这样镇压人民反抗”。这种推己及人里有一种非常可怕的“包庇心理”,即,如果我假设这件事“我”或“我们自己人”也会这么做,那对方的错误就是可以被理解和包容的。我们只用一个“假设”就把他人正实施的现实罪恶给包容了,类似的话语还有:“这种事搁在美国或许也一样得不到解决”。

这是普世价值缺失的缘故么?多数中国人仍不习惯这种思想:如果一个制度、行径是错误的,即使它由我们自己来做、即使搁在他国也在所难免,那它同样也是错误的、应当被批判和制止的。

5、慈悲的源泉里没有愤恨么?
有个朋友说:盼盼,感觉你心中有太多愤恨了,但愿你能明白慈悲的力量……这是一句善意的话。但有时候,正是这种真诚的话语比谩骂更让我心情糟糕。因为我其实也算一名“近乎佛教徒”。但,我发现人们在探讨一件与政治有关的群体事件或社会现象时,如果突然引进浩渺的佛教智慧而忽视掉政治的现实性与世俗面,是非常危险的。这并非说我不赞成引进佛教智慧,而是我认为绝大多数人的头脑与智慧并不具备那么精深的分析能力,它往往只能是制造新的迷雾与不幸。在政治事件中介入佛法观点、拥有慈悲与抵抗并行的智慧,全世界只有达赖喇嘛一个人拥有这种能力。

任何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对政治事件发表灵性观点,如果他不能说服我,都会给我一种非常自负的印象,因为他似乎在摆出一种开悟的姿态提醒他眼中的“未开悟者”。事实上,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多半只是修行者,未必是开悟者。尤其是,那些观点的流通是不对等的,即,它只流向弱者和受害人,而不流向另一端——强权者和加害者。
回头再说慈悲。慈悲的源泉里没有愤怒吗?爱的深海里没有恨吗?幸福不包括眼泪吗?如果有人这样告诉我,那我不会相信他。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痴愚的佛教徒。在这个问题上,抱歉,我也有点自负。

一个心怀社会理想的佛教徒必须意识到研修政治、经济、文化等知识的重要性,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度思索,以一种整合的智慧态度展开建设社会、帮助众生的事业。如果一个佛教徒不知道“国家”是什么,何谓政体、政党、政权、政府,政治到底如何操控人们生活与心灵……那这种佛教徒最好只做些“一对一”的心灵辅导和传教性质的工作,不适合就复杂的政治事件发表观点。每一个佛教徒都不妨隐忍这种傲慢的冲动。(抱歉,我似乎也傲慢了)

6、“国家”是什么?
“国家”是什么?太多人争议这个概念,太多人含糊不清互相混淆与摒弃,领土的,人口的,民族性的,文化属性的,政治概念的,历史的,国际性的……国家是一个整体概念。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国家”绝对包含全体人民,而不只是政体或政权。但,我们的政治教科书很少提醒这一点。中国的权力机构喜欢淡化国家的基础——人民。人民也习惯不去探究这些“政治问题”,更多人似乎因为自己一出生就是存在有政府和权力机构,所以以为“先有政权,才有人民”。这是典型的官本位思想教育的结果。我们忘了人类社会最初是因何诞生国家的,忘了人类历史上所有权力机关最初都是为满足人民的生活需要才出现的。

任何一个人民没有掌握选票的政体都是非法的,无论“它”成立的初衷多么正义美好,“它”的宪法多么正义美好,如果没有同样正义美好的宪政体系保障执行,必将在人性的弱点和制度的缺失中堕入极权与腐败的深渊,人民只能在深渊里哀嚎。一如今日。今日所有窃取国家职能和人民权利的那一部分特权阶级,必将受到历史的严格审判和法律的严厉制裁。今日的我们应该永不放弃这种诉求。

7、谁在养活谁?
经年的洗脑教育,森严的思想审查,狡猾的文化习性,使“国家”这一概念被偷偷置换成“母亲”、“政府”甚至国家领导人,烙印在老百姓的理念与意象里。中国人把“国家”等同于“政体”或“政权”(如果不明白,可先去查词典或阅读政治学书籍)。权力机构被宣扬为一个不可质疑的“权威者”,一个天降甘霖的恩人,一个好象离开了“他”人民生活就会陷入瘫痪的人。这太可笑了。
前些天和一位美籍华人朋友吃饭聊天,当他感慨地说“国家养活了这么多人真不容易啊”,我立刻翻脸,跟他激烈地争论起来。我不能容忍一个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中国人说出这种无知、丢脸的话。这种话甚至也是对我本人的冒犯。因为他忽略了十三亿人民的付出。没有人在养活我们,是我们用自己的劳动力在换取金钱苦苦生存。恰恰相反,权力机构的一切工作人员的薪资及事业运营经费都是依靠人民和各种法人机构的纳税所得,这其中也有我的一部分,不是吗?

8、我们将往何处去?
中国人被奴役的习性根深蒂固无处不在,最可怕的我们并不自知。从前我们膜拜权贵领袖,毛泽东、周恩来之类,今天我们终于认清政权面目,但仍需要新的膜拜对象,只不过由权贵精英转向了所谓草根,那些叫韩寒、罗永浩、李承鹏、和菜头的人,一跃成为新时代的观点精英、意见领袖,比鲁迅还受人关注。我并非在否定这些人,我在谈论大多数“粉丝”的构成状态,亦即我们:太多人无条件地接受或引用意见领袖发布的思考成果,太多人以一个绝对信服者的姿态对这些人表示崇拜和依赖,另一小部分人稍微意见相左不去理性讨论而是大骂出口犹如暴民……这种感觉是否似曾相识呢——我们对这个国家的强权机构是否形同如是?

我们如何去“要求”他们尊重和重视我们呢,如果我们所呈现的不值得他们尊重和重视?当罗永浩们傲慢地大骂“傻逼”时,我猜测他把多数人认定成既没有高度领略他们思想也没有能力推翻他们观点的“愚民”。这种心态何尝不像这个国家的强权者?但,我们到底是不是“愚民”呢?我不知道。每个人都可以寻找答案。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领悟“人人平等”呢?如果我们不清洗内心经年浸淫的可悲习性——需要权威、敬畏权威、膜拜权威、服从权威,那,妄谈什么政治意义上的自由与民主?如果我们连个人小宇宙的平等、自由、民主都含混不清,那就祝极权万岁万万岁,我们洗洗睡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