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4/08/2011

“说说我的艾”征文(5):毕业季—艾说不说 #myaiww

作者:@haizi20

在福州上了四年的大学,这个城市,热。

老爸以前在食品站工作,80年代挺火的一个部门,买猪、杀猪、卖猪肉的地方。小时候在那儿呆过一阵,上完大学才知道,大学就是学生的食品站。一群稚气的大学生被送到大学城圈起来,轮个称重,编上号。要乖,不上称的一脚踹上去。再喂些糟粕。第二天就拉出去宰,还要乖,不乖棍榜伺候。明知道要死,乖乖别叫。

大三开始“混迹”推特。忽见空中一人,座下汗血草泥马,手持板砖,按落云头,与河蟹大仙大战几百回合。何方神圣,艾婶也。我在推上不常发言,似个无语状态,也是没状态的状态。看,学,省。

端详推上的各种声音,我迷茫了。但迷茫之中停下脚步,重新审视这个世界,重新发现自我。艾叔推上犀利的语言摧毁当权者伪善的面具,肉搏式的纪录片让我看到勇气的力量。他宽容的对待年轻人,对年轻人寄予希望。

转眼到毕业季,我忙着毕业设计和找工作。
4月3号晚上才上的推,看到艾叔出事,焦虑和黑暗笼罩着我。之后就过着白天泡实验室晚上泡推特的日子,心里一直默默地祈祷着。一个这么可爱的大叔就这么被无端的失踪了。期间看到香港的童鞋们组织的各种活动,墙内的我们不能走上街去,只得在内心祝福。一直在等待。

6月21号,学院组织拍毕业照,大家兴奋地穿上学士服,披上五道杠,四处留念。有人问我,你标语写着“释放艾未未,Free aiww”,谁是艾未未?我说,是一位可爱的大叔,你是党员不大可能认识他。同学带着惊恐的眼神躲开了我。我在反省对于这位做党建工作的童鞋的回答是不是有点太直接。大学马上就要结束了,我接受了十几年的糟粕与谎言的教育要结束了。带给我真相与思考能力的人不是学校,是推上的人们。我在大学最大收获就是在进入虚华、谎言的社会前,找到了自我。

回忆推:aiww 出来就好呀 @haizi20: @aiww 艾叔好。一年之前,接触艾叔,恍然发觉自己是天朝教育生产线上一个成功的作品,被灌输太多垃圾。甚是懊恼。环顾四周,无不为了入党,奖状,荣誉,找关系进垄断行业而忙活着。我跳了出来,成了异类。我觉得年轻人要实实在在地活着。2011-01-15 22:38:25

有人马上就私信我,说人是要吃饭的,艾未未不是神。我明白他的好意,也明白社会有多艰险。但人应有所坚持,谁希望自己的后代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操蛋的国家里。至少,我们要有一个底线,像韩寒说的: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我们80后就是社会的新写照,我们什么样社会就是什么样。我们要发出声音。

6月21日的第二天晚上,艾叔被“取保侯审”。开心+心疼。

最近,艾叔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先是被这种幽默逗乐了,马上被他感动得流泪。很多网友说希望他离开这里,没有人会去指责。因为我们心疼这位艺术家大叔,为艺术执着,为受到苦难的人们奔走中国,为中国寻找着可能性,他却受到国保的拳脚差点失去生命,更被政府无端囚禁八十一天。事后,他竟然“口出狂言”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带给我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希望和勇气。愿艾叔一切安好!
(同时强烈声援王荔蕻!!!! )

---
征文地址 http://goo.gl/RTYSW
征文征纪念品邮箱 loveaiww@gmail.com
纪念品公布地址 http://goo.gl/d5Hwa


已发表征文请访问:“说说我的艾”
请作者到纪念品公布地址领取一件纪念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