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3/12/2011

法广- 王克平:艾未未是当今艺术潮流的领军人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戏剧性的遭遇看来还远没有结束,在无辜失踪八十多天之后,艾未未又被判决在两周内交纳巨额罚款,在网友自发掀起捐款风潮援助艾未未交纳罚金之后,当局又指控艾未未非法在网上传播淫秽物品,这才又激起网友纷纷在网上张贴裸照,向官方集体公开自首。近日,中国官媒在攻击艾未未个人私生活的同时,又对艾未未的艺术作品发动了攻击,环球时报日前刊登评论文章,标题为“中国艺术不能只是西方的佐餐”,此前也有中国艺评人批评艾未未的作品是“中国艺术的悲哀”。

艾未未刚刚被英国著名的艺术观察杂志列为本年度全球最有影响的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又多次在欧洲重要的博物馆展出,艾未未作为艺术家获得全球艺术界的公认显然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西方是否真的如某些人所言重政治轻艺术?现代艺术作品的评论向来是一个引发争议的话题,对艾未未的作品褒贬不一本来无可厚非,艾未未的作品究竟只能是“西方的陪衬”,还是完全可以与西方艺术家一比高低?

为此,我们请法国著名的华裔雕刻家,艾未未三十多年来的老朋友,王克平先生谈谈他对艾未未的作品以及艾未未的遭遇的看法。

法广:王先生,您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同艾未未等人一同参与了"星星美展"之后,同艾未未一直保持友好的来往,是艾未未几十年来的老朋友。您在一次访谈中曾经介绍说,十几年前,艾未未曾经在北京劝您回国发展,您当时回答说,您不太适应国内的政治气氛,当时,艾未未就劝您说,要搞艺术不要搞政治,今天再回首往事,你能够理解艾未未目前的所作所为吗?

王克平:我完全理解,因为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们越来越难以忍耐这种专制制度,如果你不想同流合污,如果你想为自己或者为更多的人做一些事情,你肯定会走到这一步。

法广:有人批评艾未未批评政府的目的是为了出名,以此捞取资本,获得国际知名度,您怎么看?

王克平:出名和捞取资本,这本身无可厚非。艺术家都想出名。关键要看出名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出名之后为了对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这又有什么可谴责的呢?出名之后,你发出的声音会有更大的影响,对社会也能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

法广:您怎么理解为什么艾未未会一下子一举成名的?

王克平:我觉得艾未未并不是民运人士,一举成名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他的艺术,他的作品在国际上许多重要的大博物馆展出,而且还获得好评,这是十分罕见的。其实这才是国家应该支持的所谓的"中国的软实力".如今艾未未之所以成为全球知名的共产国家的异议人士,全是公安机关给他捧场的结果.我跟艾未未所走的艺术道路不同,在艺术创作上我们两人常常互相讥讽. 我一直不喜欢当今流行的观念艺术装置艺术,主要是其中有水平有个人性的作品太少.前两年我去草场地在他的工作室见到他刚开始制作的一堆瓷瓜子时,惊喜万分,马上预言展览必定轰动!我抓了两大把艾瓜子揣在口袋里,艾未未说你抓了我好几百块钱呀,我说岂止,多得多!艾未未走的是当今世界流行的潮流,前期的作品有一些可以看出有他人的影响,这几乎是所有艺术家探索时期的正常现象,但是,他在这个潮流的后面很快冲到了前排,而且有大手笔大成就,成为这个潮流的领军人.

法广: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近日刊登评论文章,批评艾未未的作品有一个通病,就是“宏大叙事”,说椅子一定要1千张(2007年卡塞尔),书包一定要6千个(2009年慕尼黑),葵花籽一定要一亿颗(2010年伦敦),茶一定要三吨(2011年柏林)才行,越 是在质量上欠缺,就越是在数量上做文章。您怎么看?

王克平:数字其实只是一个代号.艾未未是从一些很普通的物体出发,翻手为云,点石成金,这些物体通过数目形成一定的规模,这种规模就形成一种气势,一种独特的视觉效果,看起来简单,做成很不容易,做得绝妙那就更难啦。他从非常简单的逻辑出发,积少成多,以数量的改变导致质量的改变,他把那么简单渺小的东西,做出一定的规模,这就很有远见,很有想象力。他的许多作品实际上就是一些非常平常的东西,把它改变了用途,改变了位置,用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一下就成为了艺术。近年来,艾未未开始关注社会问题,他很擅于小题大做,歪打正着,切中时弊,甚至连逼债举债都给艺术化,戏剧化,从行为艺术的角度来看,艾未未做得非同寻常,令全世界注目赞叹!

法广:环球时报的文章还批评艾未未的作品是在玩民俗,使用中国元素,您不觉得这正是他作品的成功所在吗?

王克平:只要作品新奇,使用什么元素都可以。实际上,艾未未的创作元素是多种多样的,他在西方生活过,他体验过中国和西方的文化,最主要的是他有他自己的发现。做一件漂亮的东西或者一件巨大的东西,这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要有自己的创造,自己的发现,自己的语言。

法广:环球时报的评论还说,即使艾未未在西方人眼中是“最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西方也永远贴着“中国艺术家”的标签,没有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家成为西方主流美术馆的长期收藏对象,可以与西方本土当代艺术家平起平坐,成为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您作为一个生活在法国的中国雕刻家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克平:我觉得这些说法十分可笑。因为艾未未不仅是中国的最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出色的艺术家之一,两者并不茅盾。他是中国艺术家,但他不是做中国艺术。中国艺术家与中国艺术是两个概念。被称为中国艺术家并不可耻,被称为做中国艺术那才是下级。个人性的艺术都是好的,民族性的艺术都是差的。首先要有个人性,才会有真正的的民族性,排除个人性,强调民族性是所有专制体制的一贯手段。中国当代艺术家中能够在西方最高层次的博物馆举办个人展览,而且还引起广泛的好评,这是非常难得的。艾未未能够一步登天,中国几十年没有出现这样的有世界影响的艺术家了。为什么当代艺术大师之中少有中国人,原因很简单,专制摧残了几代中华儿女,今日新芽要在焦土上伸展。连自己的国家把艺术家不当人才对待,那就不要先去谴责外国人了。爱国的人士呀,何必把"西方主流美术馆的长期收藏"做为艺术家的衡量标准,本人无一件作品被大博物馆长期陈列,但本人仍自信是世界艺术史上的一流的雕刻家。本人作品已经独树一帜,再无闲心去与他人平起平坐。在真艺术的领域是无竞争的,不是商场也不是奥运会,只有个人之分,无高低之别,苹果与香蕉孰优孰劣?再有,艾未未的一些做品是展厅所无法容纳的,有口皆碑,甚嚣尘上,才是神品。

法广:您在法国艺术界一定有不少的交往,有没有听到法国的一些艺术家对艾未未的一些看法?

王克平:何止艺术界,艾未未的大名在巴黎几乎家喻户晓。很多人多惊叹地问我,你认识艾未未呀?我说,过去我还是他的老大哥,但现在他已远远在我之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艾未未也确实是很会操控舆论,可以说,是中国政府帮了艾未未的大忙,给艾未未做了多少免费的大广告,关于艾未未的国际大新闻,几乎都是出自中国警察之手,艾未未则见风使舵坐享其成。艾未未的逼债举债的行为艺术,就是一个精彩的小说和电影题材,肯定在历史上永远流传下去,而一旦具有戏剧性,那就会拐着弯地演义啦!艾未未的连续剧还在演着,好戏不断。我以前搞过戏剧,写过剧本,最难的是如何收场。这出大活戏如何收场,是喜剧还是悲剧难以预料,我估计深居中南海的导演们也是骑虎难下。在强大冷酷的专政机器下,艾未未可能会头破血流,还好文明古国历来不以成败论英雄。艾未未关押期间,我曾说他是一个活烈士。如今艾未未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现在我再送他一个挽联:生当人杰,死亦鬼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