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8/04/2012

德国之声中文:方励之永远是八九一代的良师

方励之先生的名字一定会排列在中国20世纪最杰出大学校长蔡元培、胡适、梅贻琦、傅斯年之后,他是中共专制政体之下最有资格代表大学精神的人物。他是中国80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推动者。
正在关注八九学运领袖王丹等人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以各种有效方式允许他们"回国看看",忽然惊悉六四被作为"第一黑手",被美国大使馆保护一年,最后流亡美国长达22年的方励之先生猝然长逝的消息,深感悲痛。
被屠杀、被入狱、被流亡、客死他乡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位中国自由主义旗手的名字,这就是六四的历史,是中共专制主义的一笔血债。在2012年,权力交接的年头,不容无视,也必须面对。
六四一代的精神导师
方励之先生只活了76岁,他作为世界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虽然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物理系任教20余年,但是他的名字会排列在中国20世纪最杰出大学校长蔡元培 、胡适、梅贻琦、傅斯年之后,他是中国自由主义的旗手,是中共专制政体之下最有资格代表大学精神的人物。20世纪上半叶,有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拒绝蒋介石的巡幸;20世纪下半叶,也有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副校长方励之被邓小平开除出党。
2005年1月17日,因反对六四开枪镇压人民而下台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被软禁15年8个月后病逝,北京高校的学生竟然不知道赵紫阳是谁。这与16年前,北京的大学生因为被罢免的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去世,占领天安门,发起一场席卷全国的爱国民主运动,形成鲜明对比。
89民运的爆发绝不是偶然的,培育这场运动的正是中国改革前十年(80年代)知识分子一再努力推进的思想解放运动,其中五七右派是其中坚力量。2007年六四,我应刘晓波约稿为《民主中国》撰写了《从反右到六四--八九是五七的儿子》,记述了三个右派是89一代的良师的历史。
1986年11月,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方励之,科学家许良英和记者、作家刘宾雁共同发起召开《反右运动三十年历史学术讨论会》。由方励之起草了一份会议通知,经许、刘修改散发给"可能参加者"。 得到这份通知的清华大学教授钱伟长通过民盟中央,把他收到的会议通知送交中共中央,并附了这样的意见:"方励之是一个政治野心家,他自称是中国的瓦文萨;我的问题虽然没有完全解决(指尚未恢复清华大学副校长的官职),但与他们是不同的。"(注)。
1986年12月上旬开始,合肥、武汉、上海、杭州、南京、北京相继出现学生上街要求民主的游行,方励之作为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副校长,在高校的一系列讲话,接受外电采访抨击"四项基本原则",已经传到邓小平耳朵里。12月30日上午,邓小平召胡耀邦、赵紫阳、万里、胡启立、李鹏、何东昌到家里谈话,批评胡耀邦制止学潮不力。当场提出把方励之和刘宾雁、王若望(把王误成许良英)开除出党。并说这次钱伟长表现很好,应予重用。
两天以后胡耀邦被迫向邓小平递交了辞职信。1月8日-16日中央召开批判胡耀邦的生活会,会上对胡耀邦进行反右、文革形式的批斗,接受他辞去总书记。接着就开除了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的党籍,掀起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不久,钱伟长果然当上了全国政协副主席。
1989年4月15日北京大学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沉痛哀悼胡耀邦,提出为1987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平反和新闻自由两个鲜明的政治要求,获得广大知识分子的支持,也获得更广泛的民众的同情。邓小平定调的"四二六"社论,绝不是这位独裁人物听了李鹏、陈希同之流的汇报而受骗上当,而是这位五七年"反右运动前台指挥"--中共反右领导小组组长,一贯仇视人民民主运动立场的准确表达。
五十周年的纪念
2007年是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50周年,6月29日、30日,由美国加州大学爾湾分校和21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办的《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纪念反右运动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洛杉矶举行。方励之先生《自由主义的终结和共产主义的退潮--一九五七年和我》,是大会最精彩的发言,获得最轰动的效应。反右30年时的一桩心愿,相隔20年,反右50周年,才在美国实现。
方励之1956年,20岁从北大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从事核武发展项目的核反应堆的理论研究,每周六都回到北大,在李淑娴的苏联专家翻译办公室,有一个周末小沙龙,除了青春与爱情,诗歌与音乐,自由主义与共产主义,都是他们的主题。
1957年,小沙龙的三个年轻的共产党员真心帮助党和共青团改进工作,打算联名给中央写封信,只起草了大纲。9月,中共中央"反右运动"办公室主任邓小平和和北京市委书记彭真,陪同苏共中央访问者来北大,看到北大的大字报,惊叹:"北大右派的质量很高!",立即优惠北大,将5%的比例,提高到7%。在追加右派分子过程中,方励之三人准备写给中央的大纲,成为北大新的反党典型。北大的倪皖荪、李淑娴分别被划为二类、六类右派分子,
方励之在中科院也挨批斗,但是终归没有正式划为右派分子,原因两说:一说邓小平没有光顾中科院,没有给中科院优惠增加右派名额,5%的定额满员,无多余的帽子分配给方了。另一说当时的中科院副秘书长杜润生,把21岁的方励之从右派名单中划掉。方励之于1957年12月被逐出核反应堆研究组,发配到河北赞皇县劳动改造。
方励之说:1957,共产主义思潮,在中国,和在全世界一样,走过他的历史峰值。我们这一代东方的青年赶上了这个东渐潮流的尾端。
多少北大人在这个尾端的炼狱中音信渺然,物理学家的方励之、李淑娴夫妇自谓"幸运",终生与自由主义为伍。
将人权内核注入民主思潮
1987年被邓小平开除出党的方励之,分配到北京天文台做研究员。1988年他仍旧参加北京大学的思想沙龙,他的讲话"不存在一个所谓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就像不存在有中国特色的物理学一样。"被广泛引用。
1989年1月6日,方励之的一封信在北京发起联署,成为向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发的公开信,建议是年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40周年,释放民运人士魏京生,为中国的民主思潮注入人权的内核。3月,在著名的"新启蒙创刊发布会"上,他做了"人权是民主的核心问题"的演讲。为中国高举起人权的旗帜。
民运掀起之前,方励之先生已经被严控,使他不可能走上街头,参加这场如火如荼的民主运动。六四屠城之后,方励之仍旧作为一号人物被通缉,他最终和王若望、刘宾雁会合,流亡美国。
新世纪中国社会状况加速恶化,进入维稳时代,人权诉求逐渐成为民主运动的核心。但是作为天体物理学家的方励之先生对中国民主的实现极为悲观,他预测要超过200年。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三人相继客死美国的悲剧,印证了中共专制主义的残暴与僵化。
2007年6月底,参加洛杉矶会议,在酒店大堂,我曾经和方励之、李淑娴夫妇畅谈,李淑娴老师谈到不久前,有关方面竟然要给儿子介绍女朋友进家,被他们拒绝。没想到三个月之后, 10月25日他们的次子方哲就遭遇车祸。这件人生悲剧一定给方励之先生的身体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方先生北京生人,即便魂归故里,再不是他熟悉的故都和文化,西皮二黄早已荒腔走板,大师们的绝唱只存留历史和他的童年。
在世界各地共同悼念中国杰出的物理学家,民主思想的领袖方励之先生的时刻,谨祝李淑娴先生节哀!保重!
"八九民运"和"六四"是两回事
方励之先生去世,再一次给了中共兑现"政治改革"诺言的机会。
5年前,因为六四而流亡的中国思想界另一位著名人物,政治学家严家琪说::"'八九民运'和'六四'是两回事,'八九民运'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六四'则是一场大屠杀。第一次天安门事件可以称为'四五运动';第二次天安门事件就不能称为'六四学运'、'六四民运'。'六四大屠杀'是邓小平蓄意制造的,邓小平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还制造了巨大的谎言,说在6月3日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六四'屠杀的根源是中国的专制制度和邓小平的独断专行、残暴本性。"
今天所谓"为六四平反",让流亡的人士都能回家,就是要中共向人民纠正自己罪错,也是中共当前能够跳出薄熙来事件造成的政治泥潭最好的机会。
中国民主运动的启蒙者方励之和伟大的八九民运一起,永垂不朽!
(注):见许良英《关于反右运动的片断回忆和思考-- 纪念反右40周年 》
作者: 高瑜
责编: 洪沙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原文:http://www.dw.de/dw/article/0,,15866079,00.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