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3/04/2013

“81天”之八:艾未未工作室李心的讲述

四月三日艾未未失踪事件经过

/李心(艾未未助手) 


2011年4月3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我接到赵颖电话,说网上看到艾老师在机场被带走,我给徐烨电话,徐烨说艾老师去香港登机时被安保人员带走。之后,我给左小祖咒打电话,让他帮忙转发一下,他说已经转了,一会儿到发课见。

十一点半往办公室走,路上徐烨来电话,说办公室停电了,来了十几个警察并出示了搜查令,他们可能要被带走。走到离后门大概一百米,看到有三四个警察在后门站着,这时左小祖咒从后门出来,面对着我的方向边走边挥手,他说你别回去了,他们可能都要被带走,你再进去也免不了。

十二点左右,我和壮壮一起到了241号左小祖咒工作室,他那里也没电,我出去到村里问了问,发现整个草场地都断电了。我给徐烨打电话,徐烨说他们一共八个人,已经被带到警车上。

十二点半左右,徐烨打电话回来,说工作室已经被警察搜查,他们被带到南皋派出所,一共八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关着,手机暂时没有被没收,他给我讲了8个人的名字,匆匆挂了电话。

一点十分,我登陆了艾老师的推特账号,发出以下消息:“半小时前来了一批警察出示搜查令,登陆了艾未未工作室草场地发课258号,带走了8个工作人员至北京朝阳区南皋派出所问话:徐烨,钱飞飞,董姐,谢国竟,邢锐等。艾未未在北京机场已被扣押3小时,无法联系。(艾未未助手)”

一点二十七分,我又整理了一条较为完整的信息,用艾老师的推特发送出去,之后徐烨等所有人电话开始处于关机状态。

两点半左右,我和壮壮从左小祖咒家出来,准备绕路走工作室附近看看情况,发现仍然是有一堆警察在外把守,并且铁路桥下面已经拉了黄色警戒线,便掉头从CCD300方向走。走到离300号约一百米距离,看见有两个便衣拖着文涛从石婧的家里出来,石婧在后面追着要上前,被另一个便衣拖住胳膊,文涛被塞进一辆停在旁边的黑色别克车中。我和壮壮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严重,看起来就像电影中对待毒贩的手法,所以转身从另一条路走。走过香格纳画廊,看见刘艳萍在村里转悠,她说想到工作室附近看看,我说工作室门口全部都是警察,门前那条路已经拉了警戒线。我把文涛被抓的情况向她描述了一遍,并劝她先回家等消息,不要在草场地走动。

我和壮壮决定先不回家,进城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缓解一下情绪。壮壮回家拿包,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左小祖咒打,说你也不要在家待着了。我俩晚上没有回草场地。

晚上九点左右,网上得到消息除了小胖,徐烨,路青,其它人都已经释放。我给蒋立打电话,蒋立说工作室被翻的很乱,所有的电脑主机,硬盘等电子设备都被抄走,包括前后院宿舍的电脑。

以上便是我4月3日的经过。

又:2011年4月21日上午,山西省沁源县**村老家的二姐中午给我发了条短信,说两个自称当地乡政府的人到家里,问我的情况,当时只有我二姐在家,问李心小学到大学都在哪上的,现在在什么地方等信息,她很担心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但从我亲戚那得知这两人是县公安局的。当天下午,又有一个县城公安局的人找到我妈,仍然是问我从小学到大学的情况,并问我在北京做什么工作,一个月挣多少钱。我妈说我在北京做设计。那人又聊了些别的就走了。之后我妈给我电话,我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别担心。这以后没有人找我或我的家人。



李心

2011年7月4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