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8/04/2011

流氓燕@liumangyan讲述:和艾未未不得不说的故事

流氓燕在推特讲述了和艾未未不得不说的故事。每一个段落是一条推。
http://twitter.com/liumangyan

我和艾未未,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稀里糊涂闯进了中文推特圈,听说了艾未未是名人,他有好多粉丝。于是给他留言,还给其他几个推特名人留言,希望他们能关注我。结果艾关注了我。后来,他还回了我一推。 这样,我才慢慢开始搜关于他的作品,介绍,还有他的草泥马,党中央。

首先是他的作品,N条腿的凳子,差条腿的椅子,再加上他和一帮爷们的裸照,应该说,这样的人,太合我的胃口了。我不喜欢那些迂腐的老家伙,老东西,文字成天带着隔夜的馊饭味。但艾未未很年轻。他思维敏捷,很会损人,也很恶作剧。太对我的路子了。

认识他的时候,他正在做一个行为艺术,就是《念》,他每天零点,在推上推四川地震中不幸死去的孩子的名字。这是很让人伤心的,我做为女人,也是一个母亲,虽然理解他的做法,但是,看到那么名字,忍不住难受。但他的这个行为,却让我认识到,他是个固执地汉子!

有人必须承担责任,为这些孩子的死,付出代价。但谁应该站出来承担这一切呢?也许没有人,于是“念”。我和女儿都参与了当时的念活动,并得到了艾未未工作室赠送的念文化衫。

再过一段时间,就了解了冯正虎。他当时和艾未未走得很近。我们看了美好生活,那是艾未未拍的纪录片。在这个时候,我慢慢知道,喝茶是什么意思,知道原来中国除了警察,还有国保。

当时,我在推特上,一直在推性工作者,还有我的工作室。当时工作室非常困难,一台旧的笔记本,经常坏,修也要花不少钱。艾未未有一天跟我说,给你一个笔记本,好吗?我顺口答,好啊。但三天之后,我就收到了一台笔记本。现在我东奔西走,用于联络工作的,就是他支持的这台笔记本。

再后来,就是去他的工作室。第一次去见他时,有我和金葛,金葛的女朋友。第一次在工作室见到葵瓜籽。“啊,他这么好玩,他是做这个的吗?”他的脑袋太管用了。他带给大家惊奇。当时我们认为,能认识这么大的艺术家,并见到他,或者能跟他做朋友,就很不错了。


五毛说我跟艾未未单独相处,发出异样的声音。那是淫秽的放屁!无耻到极点!我们一直在草场地的葡萄下聊天,然后赵赵来了就采访我。我根本没有机会跟他单独在一起。他的笑,深深印在我脑子里,这个男人好聪明啊,小心他把你的自尊与小心眼,扔得满地都是。做女人还是少在他眼前玩花招。

我看了他的记录片,《老妈蹄花》《美好生活》《一个孤僻的人》特别是一个孤僻的人,是讲杨佳的。从这些记录片里,我发现一个勇敢而执著的艾未未,他不允许任何人践踏普通人的尊严。任何人这样做了,他都敢挑战他!

是他的勇敢,他的坚持,还有他的固执。让我也变得坚强,更有信心去坚持自己的路。而且,在坚持的时候,不觉得孤独。因为身边有很多人。在强权面前,艾是凶猛的。但在孩子面前,他又是仁慈包容的。

他其实在教会孩子们许多难能可贵的品质。勇敢,独立,创造性,自由,包容。特别是勇敢!发出声音,表达自己的感受。一个中年老男人,居然在带领九零后,认识什么是年轻。年轻正是那样热情,傲骄,一发冲天。年轻也需要快乐,需要爱情。

从艾神到艾婶,你们可记得,每天在推特上,你们与他共渡了多少快乐的时光?从冯正虎,杨佳,到钱云会,还有上海大火,还有马陆红房子。与艾神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是充实有意义的。每一天都离不开对民间的关注,少不了,为弱者的呐喊。这些与五毛欲强加给他的污名,严重不符!

五毛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我们所有人的心,又怎么会不记得?你们记得吗?这一年来,艾神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应该是坦荡的,勇敢的啊! 就像艾大一样,永不退缩地直面一切不公与暴力!他为什么被抓进去,他为了谁被抓进去,我们心里能不清楚吗?

我用我的良知,用我的生命担保,艾是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是一个勇敢智慧的男人,是一个性情爽直,值得交的好朋友,是一个温和仁慈的网友,不管任何人如何陷害他,试图整垮他,我都永远站在他身边支持他。我在此也呼吁大家,不要同五毛争辩,对骂,我们要对得起我们高贵的心!

不要把我们当SB,推上那些五毛,就是政府安排进来的,就是国保国安的人。一定要说破吗?一定要说破吗?中国政府做的无耻下流的事情,想赖给谁呢? 谁不清楚,谁不明白?

谁是SB呢?在中国,还有谁有本事把几十人弄失踪呢?还有谁,还有谁?在政府眼皮子底下,还有谁? 把我们当三岁小孩子吗? 我的娘~

永远保持我们的道德优越感,保持我们的勇敢,纯真,永远不畏强权的良好品质。坚持公平,正义的是非观,用所有力量,捍卫良知!不要担心失败,不要担心被删除,在无耻者面前,虽败犹荣。

有很多人失去了自由,有很多人失踪了。包括艾未未,文涛,江律师,还有滕彪,他们的亲人,都在焦急等待。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 ———— 2011年,中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