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9/04/2011

台湾网友:我為什麼關心艾未未

我為什麼關心艾未未 N/A
来源:http://x.co/Wfgz

大略說明一下艾未未:

艾未未是當代中國最具國際知名度的藝術家,
同時透過網路行動或其他形式的作品,持續參與當代中國的政治與社會議題。
詳情可見他的維基條目

艾未未在4/3從北京要登機至香港,據說是要轉機到台北洽談北美館展覽事宜時被中國政府捕,
至今尚未釋放,罪名完全未正式公開,北美館至今也未發表任何聲明。


我為什麼關心艾未未:

最初在推特(twitter)上follow了艾未未(@aiww),
應該是其他中國的推友們非常推崇的關係,
那時正是艾未未在川震後,發表了《老媽蹄花》的紀錄片,
推特上經常被人提及,但說實話我沒看過。
既不會下載影片也不可能得到DVD的我,
瞭解了故事與緣由後就那樣擱下了。

加上我是以風花雪月為主的推友,
並沒有認真追蹤後來的一切。

但漸漸開始,我注意到一件事,
許多中國的推友,會發推給艾未未,說音檔已經寄到他電郵裡了。
我認真的循線追索,
才知道那是艾未未當時的另一個大型作品計畫:
《唸》

艾未未先是從網路上號召了志工前往四川蒐集了那次地震中受難學童的姓名,
然後又透過網路邀請網友唸出這些受難兒童的名字,最後集合成一個長達三小時四十分的作品。

讓他們的名字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那一天,我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哭了。
透過呼喚名字取得力量這件事,
我想所有唸過佛號、主之名,亦或是看過歐美神怪電影還是日本陰陽師的都能明白吧?
當你真切相信,並呼喚亡者的名字,他便存在著。

那麼簡單而壯闊的力量,
透過網路的召集,透過最簡單的參與,
產生了。

我從來沒有那樣被震撼過,
甚至無須聆聽最後的結果。

每一個推友發了:「艾老,我把音檔寄給您了,您看行不行?」
我心就為之摧折。

我知道那一推後面,是一個名字、一個已然殞去的獨一無二的生命,
以及另外一個獨一無二的生命在為前者哀悼並致敬。


差不多同時,我有些忘了,
每個午夜12點整,
在網路虛擬世界的某處,噗浪(Plurk)上的噗友們正在忙著踩線時,
艾未未透過他的推特帳號,
會發出川震罹難的,那當日出生的孩子的名字、歲數、就讀的學校。

我決意當那些名字一一出現在推特的時間軸,無論如何,
我決不要打斷,決不要介入,
說實在也蠻生氣有其他推友那時不長眼發推的。
其實並不容易,我大概不小心醜四或醜五過。

有一夜提到了這件事,
一個推友@graniphoc 回道,他是在他生日那天,看到艾未未這行動,真切感受到這事了。

當我生日的時候,
那些跟我同一天生日的孩子們,
卻因為粗爛的豆腐渣校舍工程,而永遠的失去生命了。

我想,
艾未未要說的是「真實」。

真實是這些孩子這些生命存在過,
真實是腐敗奪取了他們的性命,
並企圖掩蓋他們的名字,以掩蓋自身腐敗的事實。

呼喚他們,文字成就血肉,血肉如此虛無正以控訴失去的正義,
因此我們必須知道、感受他們,即便線索如此稀微。

一天復一天,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是晚睡的人,
只要艾未未推著,我就那樣看著,
那不是緬懷,也不是悲痛,
他令我,我令我自己要面對「真實」。

真相是不可求的,
但是我可以尋求真實。

國家應該透明的資訊,
各種可能的說法,
未來的不同選項,
失去的和獲得的,
我要的和他人要的,
存在的與消失的。

真實是,
什麼是我可以努力的?

我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聲援艾未未,
因為他的認真與憐憫,
因為他以虛構的網路為武器,如此專注而堅定,
不像我們大多數人因為安逸於安全所以大多時候放縱著自己的任性。

為了他每夜提醒著我,真實何等重要。

他的意志以及行動,意外的鼓勵了我:
雖然我不是社會運動的任何一個組織成員,
我仍盡量積極參與反大埔農地徵收,反國光石化,
秉持著青春的意志,繼續反核的行動。

即便我只是一個無名的數字,一個身影,如同那些念著罹難學童名字的網友,
我反覆吟唱著的,是比我名字更重要的對真實的追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