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5/06/2011

环球邮报:中国对阵天才阿飞


(香港国际艺术展,5月25日,一个参展商坐在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大理石手臂”旁。中指与Fuck是艾未未艺术作品的主题)

中国对阵天才阿飞
分析:共产党能否审查掉中国领衔艺术家艾未未?

作者:David Case
译者:@duyanpii
校对:@ruanji
六月三日

波士顿报道-中国的共产党总是有办法。它毕竟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政府之一,拥有比其它任何国家都多的美国国债。它不允许任何对手存在,并通过独裁统治着世界近四分之一的人口。

但是有一个人,艾未未,却使中国政府陷入困境当中。4月3日,中国政府在北京机场将艾未未逮捕,并关押到现在。

问题是,艾未未不是一个普通的囚犯。把他关起来也许比他在外面更麻烦。

作为中国艺术界领军人物,艾未未在全球都享有盛誉。他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以及慕尼黑的艺术之家和威尼斯双年展都举行过大型的展览。他与瑞士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合作设计了北京最具现代化标志性的 “鸟巢”国家体育场,是共产党的2008年奥运会举行的地点。

就像鸟巢一样,艾未未的艺术和他的个性极其迷人。他的作品客观来讲是美丽、有趣,而且很容易接触,即便是对艺术毫无兴趣的人。

他用充满活力的颜料和绘画给单调的古瓮——文物,如共产党所称谓——注入活力,吸引人们的眼睛。他用1亿颗手工绘制的葵花籽填满了泰特美术馆巨大的漩涡大厅。在艺术界,泰特的展览被评论为与中国特性如此一致——数量巨大,消费,廉价劳动力,亚洲式的整齐划一。

但是它也带来很大的乐趣:当别的艺术家把作品放在天鹅绒的绳子后面的时候,未未邀请博物馆的观众在瓷瓜子里四处走动,捡起它们,和它们一起玩——但是不要拿走它们。正如他的其它作品一样,它们可用于出售。(在展览的末了,瓜子的涂料上发现含有铅,所以最终不允许接触它们)

纽约客的欧文(Evan Osnos)曾经写过一篇优秀的文章,文章中把艾未未比作中国的安迪.沃霍尔,他的工作室是一个“有着古怪创造性的蜂巢式建筑,他的一位朋友称之为寺院和罪犯家庭的交叉点 ”。

未未用他自己的方式上镜,这在美国记者Alison Klayman的工作中很明显;她跟踪拍摄艾未未近两年,为了一步将要发行的纪录片《艾未未:从未抱歉》。“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小鬼,一个身材魁梧的泰迪熊玩具,有着胡志明式的胡子,当他说英语的时候带着如婴儿般的温柔口音(环球邮报6月2日对Alison Klayma 进行了采访并在网络上播出

他同时也极具恶搞。朋友们称呼他为艺术流氓。纽约时报的艺术评论员Holland Carter 称他为“学者小丑”。虽然异议者与活动家通常被认为应当是严肃的、义愤填膺的,但是艾未未却以大不敬的方式狂欢。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拥有一系列照片——讽刺地命名为“透视学研究”——主要是艾未未在艾菲尔铁塔、白宫、蒙娜丽莎和其它文化偶像与权力面前竖起中指。

竖中指及以“fuck”这个字的形式是艾未未艺术作品的主要特征。上个月,香港的收藏家展览了一个漂亮的大理石雕塑叫“大理石手臂”,“苗条的二头肌和前臂上经过精心修剪的中指”。

未未的北京工作室名字叫“发课设计”(Fake design)。这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这个事实:一个未经过任何正规的职业训练而取得巨大成功的设计师。然而这也是一个大胆的玩笑:当用汉语读“发课”这个词时,听起来像英语一句粗口。

从艾未未出生以来,他与共产党的关系就充满争议,这是他恶搞的动力和行为的目标。

在他小时候,他的父亲艾青,这个国家最杰出的诗人、毛泽东早期的支持者,被流放到中国最遥远的西部新疆。他的父亲多年来被迫从事清洗厕所的工作。后来党又将这个家庭迁到戈壁滩,住在用于动物分娩的地下洞穴里。这是一种羞辱,至今仍然背负在他的儿子身上,并激励他为公正而抗争。

作为一个成年人,如欧文所言,未未似乎“天生缺乏合作的能力”。虽然他对 “鸟巢”体育馆做出贡献,但他拒绝参加奥运会奢华的开幕式,相反,他用他巨大的名声宣布这个运动会被共产党操纵,愚弄了整个世界,是个“虚假的微笑”。

近些年来,他的工作日益政治化。艾未未极力透明化,作为对共产党的审查、压迫的一种明显的反应。

在他被捕之前,他的工作室经常挤满记者。Klayman为她的纪录片拍摄了约200个小时,包括与艾未未的家人单独在一起。他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在中国)在网络上展示他的生活和思想,通过他的博客(现在已被关闭)和推特(基本上花去了他每天很多时间)。尽管在一个推特被官方禁止的国度用中文发推,他依然拥有超过8万5千个跟随者。

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未未与中共官员的冲突加剧。正如Klayman在PBS的节目中讲述的,地震中总共死亡7万多名中相当一部分在学校与公共建筑中人遇难,这是不成比例的。这些遇难者死于中国称之为“豆腐渣工程”中——也即主管的政府官员显然偷工减料,中饱私囊而形成质量低劣的建筑。

地震之后,官方删除了质疑的新闻,拒绝公布遇难学生的名字。为此,艾未未召集志愿者前往灾区,并找到了超过5000名遇难学生的名字。

随着与官方关系日益紧张,艾未未反应也越恶作剧,与党做猫与老鼠的游戏,这可能成为他最勇敢的艺术。政府在他工作室的外面安装了一个大的监控器,他拍摄这些监控器并把照片发到网上,并据此创造了相仿的大理石雕塑。

在一次去四川的旅行当中,警察在凌晨3点破门进入他旅馆的房间,并打了他。他将此发布到推特上,并将事件录音发布到网上,争执的照片在欧洲画廊和新闻杂志上出现。今年1月份,官方强拆了他在上海新建的、价值百万美元的工作室,而该工作室是当初官方邀请他前往建造的。

他记录了强拆过程,并宣布这是他最有力的作品之一。Klayman对事件的录像中显示,他戴着一顶橙色的安全帽,面带微笑注视着他花两年时间建造的建筑变为废墟。每次当政府试图恐吓他的时,他总是把他们的攻击转向他们自己,并将其变为艺术,在追随者中传播。

艾未未被捕是中国政府为防止茉莉花革命的进行打压的一部分。现在的问题是,这次他是否能再次最终获胜?

将具有如此创造力和巨大声望的公民投入监狱与国家的利益根本不符。对中国统治者而言,对他们派对场所的设计者进行打压尤为尴尬。此外,为了要提升经济价值链上的位置,为数百万新毕业的人提供工作,中国处在一个需要创造力的时期,用来创新和发展艺术、娱乐以及其它高附加值产业部门。

通过拘留艾未未,共产党有效地遏制了他的行为。但是他们同时也使得数百万原先没有听说过艾未未的人知道了他。他被拘留后,用谷歌搜索他名字的数量飙升,羁押艾未未还激起了艺术界和艺术界之外的抗议,这些抗议活动成为了共产党的眼中钉。

与其他异议者不同的是,未未具有一种他们关不住的魅力。不管党如何对待他,他的艺术都将存在。

原文链接:http://goo.gl/tslV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