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0/06/2011

“艾未未在哪里”艺术展卖及讨论会6月9日在纽约举行

“艾未未在哪里”艺术展卖及讨论会在纽约举行

2011-06-09

6月7号晚,纽约的白盒子美术馆和国际人权观察主办了“艾未未在哪里”艺术展卖会及讨论会,声援仍被中国政府扣押的艾未未,并授予他“理查德•梅西(Richard Massey)基金会白盒子艺术奖”。


“艾未未在哪里”艺术展和讨论会在纽约中国城的白盒子美术馆举办。众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著名法律专家等前来声援被中共扣押的艾未未。会上播放了艾未未纪录片片段。音乐家Margaret Leng Tan和Lutz Rath在现场做了表演。

参加讨论的包括中国艺术专家和作家Joan Lebold Cohen,智利艺术家Alfredo Jaar,艺评人、作家Eleanor Heartney,人权观察副主任Carroll Bogert,《华尔街日报》文化记者Melik Kaylan,俄国艺术家Alexander Melamid等。

来自前苏联的艺术家梅拉米德(Alexander Melamid)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认为自由好,一种认为不好。他虽然没遇到过第二种人,但是他们确实存在。既然自由是好的,就意味着应该让人们自由。

梅拉米德:“艾未未是个很好的艺术家,中国政府的做法把他变成了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这也是个好事。”

2007年,举办过艾未未展览的白盒子美术馆创办人胡安•普塔斯(Juan Puntes, founder and artistic director of White Box)曾经在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的时代生活过。

普塔斯:“我认为,中国从过去严厉的共产政权,变成了现在的新法西斯资本主义政权。首先就是不让人们发声。所以打压象艾未未这样敢于发声的人。
就是为了让人害怕。”

英国散文诗人和漫画作者安东尼•哈顿古斯特(Anthony Haden-Guest, poet and cartoonist)念了一首诗歌,质问毛的红宝书和红卫兵是否真的退出了历史舞台。

哈顿古斯特:“过去这几年中国出现的艺术家当中,艾未未是最好的。具有重要地位。 而且他是一个很勇敢的人。西方艺术界也没这么大的勇气。我非常钦佩他。”

来自前苏联,通过作品讽刺政府宣传的维他利•寇马(Vitaly Komar)说,感到自己在精神上跟艾未未这样被失踪的艺术家联系的很近。 难以想象,在这个电脑时代,人就这样消失了。

维他利•寇马:“所有的艺术家,俄国的、美国的、欧洲法国的、德国的,都应该帮助艾未未,对他表示支持,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他说,自由表达是非常重要的。有时我们因为缺乏合适的词语,无法表达自己的感觉。历史上,很多复杂的概念都是先通过视觉艺术展现给人的。

美国政府和人权观察、大赦国际等多个团体的顾问、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融认为,艾未未已经成为活广告,让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的刑法系统有多糟糕、多不公正。这可以说是艾未未对公共事务的最大贡献。

法学教授孔杰融:“这件事情带来的负面效应,已经使他们在全世界面前丢脸。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建多少孔子学院也扳不回来这次的失分。他们害怕,如果让艾未未自由说话,其他人会听到,会同意他说的,也想自由的说话。而一旦人们自由的说话,对中共政府来说,就会出现政治危机。从1989年64以来他们就一直害怕。”

人权观察副主任卡罗尔•伯格特认为,因为中东的示威活动,中国政府现在非常紧张。

伯格特:“看到年轻的阿拉伯人利用互联网挑战政府,这使他们非常紧张。这是一个原因。另外艾未未近来很活跃,直接批评政府,批评川震的问题、封锁互联网的问题。他很直言。所以中国政府想发出一个信号,不管你在世界上怎么有名,也保护不了你。”

她说,根据以往一些高度受到关注的案例,中国政府会把人关起来,等很长时间才宣判,等着看国际社会的反映。因此需要给出强烈的信号,让他们知道世界在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链接:http://goo.gl/fZ8Rz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