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0/09/2011

阳光卫视纪录片栏目采访艾未未之六 "童话"

阳光卫视 纪录片栏目 采访艾未未之六

采访主题:纪录片《童话

采访时间:20101219


问:做童话过程中,您遇到最大困难是什么?

艾未未:在童话中遇到困难很多,很难分析哪个更大一些。有一个想法是很简单的,但是要制作起来困难。当人们说你会带多少人去的时候,我想只有带一定量的时候,才能涵盖社会不同层面。这个量我想要一千人。说老实话,今天让我带一千人,我是没有勇气的,可是当时我还是想要带这么多人来完成,让这个概念更加完整化。

首先是资金,我粗算了一下,涉及到300万欧元,那么就是400多万美元,或者是说三千多万人民币这么一个费用。但是这个费用,实际上解决的比较快。当我告诉我的朋友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愿意为你这个项目做这个投资嘛。大概一个星期就解决了。

那么剩下的事呢,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就是如何招募和组织人群,他们应该带有什么样的特征,然后怎样让他们理解这个项目,怎么做到不要出什么差错。因为要涉及到护照、签证、买机票、保险,出了差错的话,都会影响到项目的完整性。我当时决定是在我的博客上、互联网上发出这个消息,通过电子邮件和人们之间交流,在两三天内吧,就招募了三千多人,我们中断了它,因为我们想太多的话更麻烦了,因为只需要一千人。我们希望能涵盖各个行业,这里面有监狱的看守者,有高速公路收费员,有西北农村的农民,还有广西山区的少数民族,新疆的,各地方人都有,可能除了西藏和台湾,其他地区基本上都有。他们必须开始申请护照,很多地区申请护照是很困难的,像新疆几乎是不能申请护照的,新疆人为了拿到护照,甚至要把户口先转移到青岛,才有可能参加。像广西,有一些少数民族妇女在山区里连名字都没有,为申请护照才起的名字。他们为了参加这个童话,故事简直太多了。

然后我必须跟德国大使做好这种交流,让他给我们开绿灯。因为这里面很多人是没有可能拿到签证的,农民连一个帐号也没有,也没工作单位,什么都没有,怎么能够拿到?实际上我和他们也不认识,怎么能保证他们拿到签证呢?我也做了很多工作。根本不是一个艺术家做的工作,是蛇头做的事。我给每个人买了保险,买了机票,一千多人订飞机是非常难的,我们订了差不多四个包机吧,都得提前,因为都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里,所以我们就变成了一个兼旅行社、兼各种工作于一身的团体。

在德国方面,我们还要给他们找到住的地方,还要搭出宿舍来,还要带我们的厨子,还有我们的导游,每一个航班都要有我们的人接送,包括地面的交通,从机场到住的目的地,还要坐大巴,所有安排都非常好。

问:听说报名的人比较多,从这么多人里面选这一千多人,有什么标准吗?

艾未未:有一些标准。首先我们做了一个调查问卷,涵盖将近一百个题目,从中解到这些人具体是谁,让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很认真的事情,因为中国骗人的事很多。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相信这件事,以为是恶搞,甚至相信了,他们的同学、朋友、家属都说,这绝对是一个骗局,你去了就被人卖了之类的,还不定让你做什么呢。所以我们当时做了很强的调研工作。实际上他们都做了两次答卷。这个答卷说老实话,一个我要看五分钟,一千个就是五千分钟,从三千里面筛选,要几十个小时才能看完这些人的材料,我们是每天看这些材料的。

问:但是各行各业人都有,在偏远山区文化水平低一些的,不会回答怎么办?

艾未未:我们很多人完全不知道。这个问卷有两个用途,一个是帮助了解他的水平,第二个告诉他,我们对这件事是认真的。比如说我会问你,你知道马克思吗?或者你对德国的哲学了解吗?农民全部都写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就没有谈宗教信仰,还有你的政治立场,还有各种文化的这些。一百多条,什么类型的答卷都收到,有的就是都写不,但是我觉得很有意思,只有这个时候才了解一个人,在网络上怎么了解一个人?有的人答的很细,有的人你看出很迫切,有的人你看出很调侃,非常有用的。这是我们的第一依据,并不是答的越多越好,只是说了解你这个人。

问:通过童话作品,您感觉到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艾未未:艺术对于我来说是两块。一个是表达,另外一个是可能性。表达通常是,我对艺术的理解,我对社会的理解,还有我希望搭起一个什么样的结构。这个可能性呢,是当这部作品发生以后,和社会产生交流以后,可能会产生的某些反应和效果。这部作品是,应该是我最重视的作品,无论是它的难度和它耗费的精力,都是前所未有的。在艺术史上,可能也是前所未有的。我的同事做了纪录片,有几十个纪录片制作者投入参加,拍了一千多个小时的素材,几乎对大多数的参与者都做了采访,到他们的家乡去,从他们办签证开始。同时我们对一百多个参与者的做了文字采访,还有上万张他们拍的照片。我们希望他们拍照,我们给他们每个人一个USB,让他们把自己拍的照片存下来。这个资料是非常大的。

问:您说过,我的作品因为做错了,才发现是对的。什么资料上说的我忘了,怎么理解?

艾未未:这个我到不记得了。但如果是我来理解的话,我觉得作品是有很多不可控的成份。但是这个不可控的成份出现的时候,它实际上给作品增加了新的可能性,把作品放在了另外一个层面上,至少对我自己来说是一个有趣的层面。我不认为一旦作品概念形成以后,会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问:从目前形势来看,您怎么看当今世界艺术的全球化?

艾未未:全球化只是表达范围的一个变化。比如过去你搭一台戏,只有这个村里的人看,现在你拍一部电影,所有的电影院放出来,可能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现在你在网络上放一个视频,有互联网的人都能看到,优酷,对吧。表达的技术层面变化了,它能够改变整个观众的规模和受体,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事。

问:作为中国的艺术家,您怎么理解“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

艾未未:这句话是被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最差的一句话。实际上我觉得这句话就是说,只有带有个体个性的,才能被他人拥有和享用的,可能是类似于这样一句话,常常被最陈腐的民族主义者,或者是类似的艺术家,作为贩卖他们陈词滥调的一种说法。比如说美国文化,什么是美国文化呢?它本身就是一个移民的、来自于各区各地形成的这么一个文化。它也同样被世界认同。所以我觉得,这个说法可能是最通用的一句没有含义的话。比如说今天我们用的电脑、摄像机,它跟民族没关系的,它是一个技术符号,它是被最广泛应用的。一看就知道这种话说得是很无聊的。恰恰相反,所有民族的东西,最后都像烂尾一样萎缩了。比如说京剧,中国的小脚,这些特殊的民族形式,根本是被抛弃的对象。

问:当时组织这1001个人去德国卡塞尔的时候,你们对工作人员有要求吗?

艾未未:我们要求太多了,因为工作的复杂性特别强,我们有40多人的团队,有专门回信的,有专门帮助办签证的,做医疗保险的,解决护照问题的,拍摄的。毕竟大多数人是第一次出国,大家也不懂外语,你知道中国人还是问题比较多的,这种出门的事是大事。

问:您觉得童话作品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

艾未未:童话作品开始当然从我的概念开始,实际上是没有结束的。因为这些人带着他们的生活经验,回到他们自己原来生活的地方,这次旅行所引发的一些思考和经验,一直会和他们的生命伴随在一起。他们又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人,对他人来说,这完全是一个童话,是难以想象的。

问:我上学的时候,我还听说过一句话:艺无止境。您怎么理解这句话?

艾未未:这个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问:当时您带着1001个人办签证的时候,是不是很麻烦?

艾未未:这个应该是最麻烦的事情,实际上我很幸运,德国大使非常理解我的想法。我到他家里会过一次面谈这件事情,当然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朋友推荐的。在我告诉他之后,大概就用了十分钟时间,他完全理解。在整个办的过程中,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四川,还是在北京、广州这些不同领事馆办,因为有来自不同地区的人,也只有一个被拒签。

问:整个准备大概多长时间?

艾未未:半年的时间。

问:我觉得他们会非常惊喜,能免费出去。你从他们身上能获得什么启发?

艾未未:我觉得中国是开放的民族,天真的可爱。实际上如果有别人这样做,我都不会去报名,我觉得太不靠谱了,这个事太复杂了,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中国人在这件事情上反而显得很单纯,跟着我这么一个艺术家出去了,然后准备迎接任何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当然,什么也没发生,他们回来了。

问:当时您用中国的门盖了个作品,后来听说被风吹塌了,是吗?

艾未未:这个门的作品叫模具,它并不是童话作品的一部分,是卡塞尔文献展的另外一个参展作品。童话报给卡塞尔的时候,他们不太相信这件事能发生。他们说,你再做一件作品。我知道他们认为我这件事是办不成的。我又做了另外一件作品,这件作品在大风当中就倒塌了。

问:您怎么看待您这个作品被广大观众接受?

艾未未:其实我并没有想这么多,我不太认为别人接受不接受是那么重要。这个作品我做的时候,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但是这个作品后来成为这个展览中的明星作品,就是说是被人们谈论最多,引起人们最大的这种评论的一个作品吧。

问:让每一个导演对我们这个栏目说几句话。

艾未未:说一句吧,我也不太了解你们这个栏目。我觉得纪录片栏目是非常特殊的栏目,它完整表达了纪录片的制作到完成故事的想法。我觉得这样的节目做到如此的完整性,是很令人惊讶的。

问:你做这个童话这个作品的时候,你考虑到同行的看法?

艾未未:我没有同行。

问:您最严肃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

艾未未:现在。

问:童话这个片子是在哪个时间拍的?

艾未未:2007年,我被邀请做卡塞尔文献展参展,我作品是带1001个中国人去卡塞尔文献展,去让观众看这个展览。卡塞尔文献展是每五年一次,算是国际艺术展里面一个重要的大展,通常艺术家是带一件自己的作品区参加。我这个作品,是带了这批观众去看这个展览。

问:是什么原因让你带这1001个人去卡塞尔看这个展览?

艾未未:我通常不想去带一件雕塑或者是绘画或者是装饰去展览。我当时在网络上关心新媒体,怎样搭建一个结构或者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更多的可能性,对作品的形态还有方式,都希望有一个新的表达的可能,那时候我在博客上已经比较活跃了,我05年底开始写博客。一次在瑞士爬山的时候,我看到很多意大利游客,可能有一百多人吧,男女老少都有,拖儿带女的,从我们身边走过。我当时在想,整个社会都处在一种流动、交流和一个很大的变化之中,但这个地区实际上是没有亚洲游客的,完全没有中国人,要有一天我能带我自己国家的人到国外,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因为我们的旅行,受到种种的限制,经济的甚至是其它方面的,申请签证呀,甚至是之前申请护照都是问题。所以我希望做这么一个类似这样的一个作品。

问:小时候总感觉童话非常的美好,长大后才知道是一个完全没有的世界。您怎么理解“童话”这个名词?

艾未未:童话,我觉得是谈论一个与现实有差异的这么一个范畴。比如说我想象的这么一种可能性。当然,我们所有的想象都跟现实实际上是有关的,由于某种差异,使它始终挥之不去。我取名“童话”,是因为卡塞尔是格林兄弟的故乡。我觉得这个很适合展览的名字。

--结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