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0/09/2011

阳光卫视纪录片栏目采访艾未未之三"三花"

阳光卫视纪录片栏目采访艾未未之

采访主题:纪录片《三花》

采访时间:2010113


问:这么系统的关于吃猫的片子在国内比较少,您的片子是什么时间拍的?

艾未未:我们拍这个片子到现在有一年时间吧,但是我们对猫的关注是从2003SARS时就开始了。一旦有了病,大家都把这个问题说成是动物的问题,在二环三环都有人开着车把动物从车窗扔出来,一切的方式很悲惨。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猫在大雨中,在那种商业区里很慌张地跑着,那个景色我印象很深。之后有一次天津的志愿者告诉我们说,截了一车猫,我当时听了听挺奇怪的,一车几百只猫,四、五百只吧!然后我就和北京的志愿者开车去了,在一个仓库里看到很多猫,这些猫都被人吓坏了,它们都蹿到梁上,一个梁上可能有上百只猫,然后墙上有一些洞,它们就把头钻到里面,后半身露在外面,可以看出它们那种求生的愿望,很恐怖,那些盗猫者曾经把20只放到一个笼子里,然后几天几夜可能都没有水,没有吃的,本来是把它们运到广州去做餐馆的一个食品吧,在天津被截下来的。

后来这个猫就被我们解救下来,大家分摊了一下,我养了其中的三、四十只猫。很多猫也死去了,因为那样关押在一起,几十个笼子,笼子摞笼子,有的肢体都损伤了。你发现中国人和动物的关系如此的恶劣,中国人对另外的动物,甚至对另外人群的苦难完全是陌生的,就是说没有同情,好像也不关心,所以这个问题我们是比较在意,我博客没有被关掉的时候,我写过一个关于打狗的问题,比如说一个很小的县里,像万川,好像一夜之间就要把几万条狗杀掉,而且那种杀的方法我觉得是很吓人的,当着狗的主人就给乱棍打死了这种。这种野蛮和原始的状态,在过去的中国有时会看到,但是在今天仍然看到这种方式,而且是政府出面来做这种事情,这个是让人很吃惊的。

问:您觉得中国整个社会对爱护动物是怎么个态度?

艾未未:动物保护既需要社会的一些常识道德、人和动物的交流、对痛苦疾病的理解,同时也需要一种立法,以法律的方式来规范人对另外生命的行为准则。很多人会说,人还关心不过来呢,人关心不过来也是个问题,但是不能因为人的问题而使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恶化,人和自然的关系恶化,我觉得这个不能够成为一个理由。

问:您觉得在爱护动物方面国家应该怎么做?

艾未未:我觉得政府能够做的无非是,了解大多数人需求,同时疏导这个社会朝情感比较健康的方面发展;这种疏导首先又是通过了解这种需求来完成的,同时积极的去调研关于法规和其它的可能性方面。

问:您觉得爱护动物方面,每个公民应该怎么做?

艾未未:我觉得动物保护是人跟社会,跟人之外世界的关系的问题,是一个伦理的问题。一个美国人跟我说过,说这个世界本来是它们的,只是它们不介意我们和它们分享,听了这话我蛮感动的。我觉得他换了一个角度来谈,人在这个世界上当然是个强者,主宰了这个世界,但是同时这个主宰并不是一定要以残暴的虐待和伤害其它动物为一个基础的。

问:您拍这个片子时,面对的困难是什么?

艾未未:通常我们做纪录片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是困难不是很大,我们要取得地方动物保护者的一种信任,同时也希望拍到另一方,动物残害方的一些事实,需要有一些依据,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对执法者,对其它的方方面面包括销售者和最后吃动物,或者说贩卖动物皮毛的人的生活状态要有一个了解,这些我觉得不是非常困难,它需要一定的耐心,需要详细的调查,需要对整个事件的一个理解。

可能比较大的困难是,很难真正的让它能够最终播出。一个纪录片完成以后,只有播出才可能引起社会对这事件的关注。我们在北京局部,一个艺术区里播出了,在上海和广州的播出都受到了阻止,尤其是在广州,说是由于亚运会。离亚运会还有很久,广州已经变得很紧张,广州又是一个重要的动物灾区,有很多动物就是在那里消费掉的,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只动物运到广州,因为这些动物最终都是在广州被食用的,当然也有一些在江苏。所以是否能够在广州市民、普通人中引起讨论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片子在那里两次都被禁播,甚至在小范围里,就是酒吧里播都不允许。

问:您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来传播呢?

艾未未:我们制作的纪录片都会传到网上,想看的人会下载。《三花》这片子网上倒没有删除,好像直到现在网上仍然可以下载到,也是传播最广泛的一个,同时我们还会寄出我们制作的纪录片,大量地寄出。

问:您这个片子寄往广州地区的多吗?

艾未未:寄出的什么地方都有。

问:像这些比较爱吃猫的地方,他们看了反响怎么样?

艾未未:因为没有公开放映的可能,就没有讨论的平台,就很难知道有什么样的反应。

问:当时您拍这样的片子目的是什么?

艾未未:我们拍片子首先是我们自己关心的问题,我们很喜欢动物的,我们这儿有几十只猫狗,都是弃猫弃狗,无家可归的。自己做是怎么也做不来的,只有把这个事情清楚地告诉别人的时候,才有可能有更多的人愿意来一起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

问:当时网上有一个杀猫的视频,当时您看了心里是一种什么想法?

艾未未:我觉得对生命是一种残害,我觉得每一个人看到都应该有共同的感觉吧!人是有这种怜悯之心的,这个伤害和痛处每个人都能够联想,而且每个人都会对这种暴行有所谴责,这个我觉得都应该是一样的。

问:平常像吃猪肉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吃猫肉就感觉不那么痛快?您是怎么想的?

艾未未:吃猪肉也不能说是那么痛快,这是一种习惯和认识,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生存的,这是一种习惯,这并不是一种真正的伦理上可以说得通的事情。牛、羊、猪它们一样是动物,一样也会遭受痛苦,很多人会很在意,比如说他们开始吃素,或者尽可能少吃肉,比如澳大利亚,他们说我们吃放养的,不吃这种圈养的,他们动物组织也开始不断地提倡,不能够在动物生长的时候就虐待它,你是一定要吃它,但是你养育的方式可以改变。比如现在鸡的养育,鸡基本上站不起来了!人在这些方面对动物应该是有愧的。猫和宠物情况又更加不同了,它和人有着更密切的关系。你会说为什么和你有密切关系的就不能吃?那就像人家打了你家的孩子一样,你肯定会更在意一点,别的孩子在哭,可能你就没有看到。猫和狗其实也是这样,它和人有着更亲切的交流关系以后,就跟家里人一样,那么以这种偷窃的方式,将人感情的一部分变成一盘菜,端到另外一个只是想享受一下的人,我觉得这个肯定是有问题的。

问:片里有个场面,就是浙江嘉兴有一群人拦运猫车,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

艾未未:实际上现在有很多松散的,这种非政府组织或者说是群体,他们自己在一起有了保护动物或者保护环境的共同志向,经常会在一起交流信息,或者是联合起来一起行动,他们是上海区域动物保护组织的一些活跃分子。

问:片里有一个江苏省的阿姨,她说每年都花几万去养流浪猫,她资金来源是什么

艾未未:每个人都有她的资金来源,这个不是我们关心的地方。

问:您这个片名为什么叫三花?

艾未未:三花是猫的一个品种,我们有一只猫叫三花,也是一个朋友养不了放弃的,我们大家都很喜欢那只猫,后来我看到片子里一些贩卖的猫皮,有三种皮毛的颜色组成的图案,所以我觉得叫三花比较好。

问:您是怎样性格的一个人?

艾未未:我就跟三花差不多。

问:您觉得三花是什么性格?

艾未未:三花挺好奇的,也很独往独来,我比较喜欢猫的性格,安静的时候很安静很懒,但是动作起来也很快很迅猛。

问:您的理想是什么?

艾未未:我没什么理想,我基本上属于过一天是一天的那种。

问:您是站在一个什么位置、什么角度去拍摄的?

艾未未:虽然我们对动物的处境比较关心,有时甚至很激愤,但是拍摄还是要很冷静的,我觉得需要将事实客观地呈现出来,让细节出来,让不同的观点出现。

问: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您对其它方面有要求吗?比如说音乐方面,摄影方面?

艾未未:我们对这方面的要求基本上就是能够详尽,信息量要求比较大,然后希望不同的环节都能拍到,从保护猫的理由、保护的方式、盗猫者、猫怎样受到残害、产业链是怎么样的,通过哪儿运走、它们的皮毛怎么处理、食猫者餐饮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销售猫的人是什么态度、动物保护法律建立的困难,这些方面我们都涉及到,基本上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片子。当然我们可以拍的更多,那么要等到冬天来到,动物屠杀市场、动物皮毛市场都是在冬天来做的,那就会有很多很残忍的场面,我们还不希望渲染这个残忍,我觉得要把残忍的东西去掉,这不是我们的目的。

问:您是怎么理解生命这个词的?

艾未未:我觉得生命是宇宙间的奇迹,是被给予的,那么他的价值远远大于我们理解的程度,所以没有任何人或者动物可以冠冕堂皇地去结束另外一个生命,无论以什么理由,不论是以法律的理由还是以其它的理由。

问:您对人的生命和动物的生命这两个概念持什么样的观点?

艾未未:人当然自认为是万物之主,那么对自己的生命比较在意,自恋一些,但是如果对生命的价值不能够有普遍的理解、对其它动物的生命有共同理解的话,我觉得对人的生命的理解必然是片面的和有缺陷的。我相信文明的国度、文明的群体一定会对其它生命同样敬慕或者敬畏的。

问:您目前在国内组织、倡议一些什么样的活动?

艾未未:我从来不倡议什么活动。

问:那您对于爱护动物方面主要做什么事吗?

艾未未:我们也没有倡议爱护动物,我们主要是谴责那些残害动物的人。我觉得一个社会或者是说一些群体,对其它动物的爱护或者情感应该是油然而生的,是自然的一种本性。当这个族群已经没有这种本性的时候,我们确实要想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一种状态。

问:您现在再去想这个片子的时候,您有其它的感受吗?

艾未未:说实话我没有再去想,因为我们拍完这个片子的时候,我们还有其它的片子在拍,我都没有来得及去想。

问:您觉得国家如果保护动物的话,您觉得什么样的活动是最有效的?

艾未未:我觉得对于动物的保护和各种权益的保护,是有一致性的,它需要文化或者是教育的一个普遍长期的工作,并不能够靠简单的一个法规就能完成。我觉得这个一定需要有很多人的投入,很多媒体的关注,才能够对动物的处境甚至人的处境有所改变。关心动物的处境实际上是在关心人的处境,因为我们说的动物问题的时候,我们多数是在谈动物和人的关系,那么不关心动物处境的人,实际上是在不关心人的处境。

问:这个片子拍完之后您有再看过吗?

艾未未:成片之后我们也看过,我们剪辑也得看。

问:这个片子哪些场面对您触动特别大?

艾未未:我觉得它不是一个场面问题,对我来说它是一体化的东西,从我对动物的理解,到不同人对动物的理解。对我触动更大的可能是那些比较麻木的人,就是说他们认为动物就是一些食品或者一些活物,人可以随便对待它们,我觉得反而是这些让我有所触动。

--结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