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6/11/2011

也说潮流 --对《环球时报》单仁平文章的解读

也说潮流
----------对《环球时报》单仁平文章的解读

发课税案代理税务师 杜延林

有一种动物,挺让人恶心,但你拿它没办法,生命力极强,我们叫它打不死的小强。看了《环球时报》单仁平先生的文章,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小强的顽强身影。前几天本人就单先生文章所犯的低级知识性错误进行了不厌其烦的纠正,但今天看了《环球时报》单先生的《“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顿时有一种要找块豆腐撞死的感觉!单先生非但没有领会在下的好意,好好学习一下税法,反而变本加厉地继续犯着更加低级弱智的错误。单先生开篇四个字 “借钱还税”就又说错了!首先,我们说“还”一般对应的前期行为是“借”,而税收本来就是国家的一种强制征收行为,何来“还”。其次,发课公司一直在强调并不认同税务局的处罚,认为从程序到实体都是不公开不公正的,发课公司之所以要对其中涉及税金及滞纳金的部分提供纳税担保,是为了进一步提起行政复议,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请注意,是提供了纳税担保而不是什么“还税”。

紧接着,单先生又煞有介事的替艾先生“希望”“借到”1500万元。这里我又要犯职业病,继续替单先生进行扫盲了。根据《税收征管法》的规定,“纳税人同税务机关在纳税上发生争议时,必须先依照税务机关的纳税决定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及滞纳金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因此,发课公司申请复议的前置条件是对其中税金及滞纳金部分(共计8454088.13元)进行缴纳或提供相应的纳税担保。发课公司只是为了取得进行行政复议的资格才“借钱”,所需金额为8454088.13元,多一分都没用!而截至目前(虽然还是有网友不断地寄钱),“借款”已经大大超过了担保所需金额。艾未未已与昨天拿到了税务局开具的“收据”,已与今天在本人的陪同下到税务局履行了纳税担保手续,但这并不妨碍单先生悲天悯人地替艾先生“可惜”!另外,艾先生并不是只把“多余”的部分退回去,而是把不“多余”的部分也退回去,这是艾先生本人的承诺,而不是像上次单先生替艾先生“承诺”的那样,“打赢”官司后“双倍”(several times:《环球时报》英文版)返还。

单先生说中国对政治有兴趣的人都知道艾未未,不知道他或者记不住他的都是中国老百姓们。单先生继上次嘲笑了我们没有投票权后,继而更加傲慢的把中国“老百姓们”排斥在对“政治有兴趣”的人之外。看来单先生不仅缺乏税法知识,缺乏数学常识,还很不讲政治!一个把中国“老百姓们”排斥在政治之外的评论员,是如何学习“三个代表”的?这种言论又如何代表了“大多数”及“真大众”? 看来,中国“老百姓们”连兴趣得由单先生及《环球时报》来引导!

从艾未未联想到魏京生,那个被单先生称为“父亲”的早已被遗忘在美国的某个角落里的人,连西方记者都“懒得”报道的了,亏单先生提醒,要不我确实忘了!不过我要说的是,谁都在角落里,其实,艾先生也是在北京朝阳草场地村某角落里,每次打车司机都不太会走,但这又怎么样呢?当然,单先生是不会在角落里的,向来单先生都是敏感词中央的代言人,也只有高居庙堂的人才会得到单先生的敬仰!

单先生说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度,这个我认同,但单先生感慨对国家的感受很难统一我就不认同了。为什么感受要统一呢?你们把思想统一到中宣部,把幸福统一到CCTV,把舆论统一到新华社,还要霸道的把我们的感受和兴趣统一到《环球时报》?对于那些感受没有统一到单先生及《环球时报》那里的人和事,在单先生看来都是对“大方向”的扰乱。这个“大方向”自然和中国“老百姓们”无关了,因为他们对政治不感兴趣,这“大方向”如同“真大众”一样,还得“单先生们”来把握!

单先生说快速发展的中国永远有一股反向的力量,而且他们总是把人民对立面的位置说成是“代表人民”的。这个我同意,那些反对改革开放,反对政治文明,反对普世价值的“三妈”们,那些一贯以“二加一代表”自居的既得利益者,才是中国的噩运。而呼唤法制与公正的“艾未未们”,恰恰是这个社会的脊梁!

虽然单先生可以把双倍翻译成“several times”,虽然单先生永远搞不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之间的区别,虽然单先生永远是一副死猪不怕烫的嘴脸自说自话,单先生依然可以总是很自信地代表“社会潮流”去淘汰这个淘汰那个,并偶尔说一两句大而还当的人话:真正的民意是压不住的!

来源: https://profiles.google.com/109888383268745065867/posts/GbZ3gdFNmL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