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5/12/2011

《陽光時務》第9期封面和目錄

【封面:呼嘯村莊:烏坎的死亡與反抗】民選代表薛錦波的被拘押和「被死亡」,激化村莊的高度自治與官民對峙。村民們之間的聯結因為共同的土地利益受損,更在宗親關係上加了一層利益共同體關係,並在村內有智之士的指導下,將之引向合理、合法的政治訴求——民選政府、基層自治。
【封面:父亲薛锦波之死:薛健婉自述】烏坎村民選村代表、臨時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在被秘密抓捕後兩天,突然死亡。當地政府給出的死亡原因是「心源性猝死」。薛錦波的長女薛健婉2011年12月13日在家中接受記者採訪,談及父親從被抓到死亡的種種。她堅稱父親絕無心臟病史,而且發現父親屍體傷痕累累。「他們說沒有打我爸,但是我爸身上那麼多傷痕哪裏來的?」 薛健婉21歲,陸豐市金廂鎮中心小學教師,是薛家長女,薛家還有正在念書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

【出版人絮語:入世,中國精神分裂地行走了十年/陳平】入世的十年,實際上是精神分裂地行走了十年,今天如果不改變不平等的這種狀態,中國往後在國際上的衝突會越來越激烈。未來中國大陸的經濟,我可以說,即使明天就展開不得不做的政治體制改革,在經濟上的痛苦期,也仍然是漫長的。
【多畫一點:當食物變成慢性毒藥/歐陽應霽】當食物成為慢性毒藥,你還能繼續笑著說「我開動了」嗎?歐陽應霽這樣的藝術工作者,選擇用調侃的方式,戲說食品安全。他筆下的食品安全,影響到一段愛情的終結,影響到政府的行為、兒童的成長。他在挑剔,在嘲諷,他坦言在挑剔和嘲諷的同時,心懷誠懇與感恩。歐陽應霽在其最近出版的漫畫集《吃到底》的序言裏說:「吃,層次豐富,它能連接歷史、地理、政治、經濟、性別、科技、設計、藝術等等社會人生大事小事。所以,吃為什麼不可以是漫畫?」
【多問一點:吳志森專訪視頻:香港言論自由怎麼了?】香港「名嘴」吳志森被迫離開主持了七年半的電台「烽煙」節目,向來大膽敢言、立場鮮明的他坦言「很不捨、很可惜」。而他更加擔心,去個人化、去政治化、去尖銳化、去棱角化的「河蟹式磨平四法」,會令香港的言論自由,在香港人權、自由、法治、民主全面衰退的大氣候之中,加速退化。
【愛上深度:香港最後的農地】新界曾經應付香港七成的蔬菜需求,但現在的巿場佔有率已跌至僅2%。當年為捍衛土地利益而與港英政府對抗的原居民,今日卻賣掉祖宗留下的土地資源以圖利。作為這片土地的最後捍衛者,非原居民卻不斷地被犧牲以致家園盡失無以維生。
【愛上深度:憤怒的農民:香港土地爭議】香港農民的地位是兩岸三地中最差的,他們的權利和命運只能任由地主(原居民)、地產商和政府來決定,沒有任何話語權。在未來加速發展新界的政策下,農民將面對連串滅村、喪失土地的厄運,同時亦使新界這個曾經作為香港農業基地、農地儲存量最為豐厚的地區,無可避免地步向衰亡。
【愛上深度:菜園新村的實驗】因為高鐵工程上馬另地重建的菜園新村,實行土地集體擁有制,嘗試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新農村運作模式,同時要打破港人狹獈的民主,將民主落實在每一日的生活裏。這種新嘗試,能為香港其他村落以至兩岸的農村運作帶來怎樣的啟示呢?
【愛上深度:台灣文化元年】這是台灣文化界在公共視野最活躍的一年。從作為環境的一環,終止了一個大型不當開發計畫,到為了文化政策的方向集體發聲,透過創作去影響更多人,不但喊倒了一個文建會主委,也推動了史上第一次總統候選人提出文化政策。這是文化界從社會運動走向新的政治參與。顯然,他們證明了,文人不只是會寫一首詩,唱一首歌,他們也具有強大的公民力量。
【愛上深度:火紅又敏感的「夢想家」:台灣文化元年事件】賴聲川執導《夢想家》二億多元製作預算、導演手法的爭議,讓台灣文化人看見的是台灣當前文化治理的嚴重病徵,是文化政策的空洞匱乏。
【愛上深度:中產階級挑戰普京】普京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公民運動而是洶湧的民意借助選舉通道得到伸張,長此以往,普京即使當選總統,其執政之路也將倍感艱辛,而且難以像外界所說的那樣幹滿12年。
【多拍一點:狂飆突進中的慢速移動裝置】這是攝影師白小刺「行」系列,展示的是那些在城鄉結合部的「新型」交通工具,記錄人們如何通過對傳統交通工具的改造,為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帶來便利。白小刺心裏的目標很清晰,現在為汽車設計的城市狂飆突進,幾乎湮沒大半個中國,這些慢速的移動裝置在汽車時代如何生存,如何演變?它們的存在,在圖像本身就具有文獻價值。
【爱上噪音:馬條:《切蛋糕》】在《切蛋糕》一歌中,馬條表達了對當下精英階層的憤怒,及對教育制度的反思。歌曲以戲謔開始,由「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一直唱到「大一大二大三」,最後結果卻令人哭笑不得,「問你學了做什麼,學會去切蛋糕」,馬條看出了問題的端倪:學校教育只會把他們培養成一個個手持刀叉的投機獵人。馬條作出這樣激烈的反應,在於他看到了這樣的事實:「磚家」、「叫獸」滿天橫飛,一邊道貌岸然一邊卻喪良滅心,「公知」已成了人們憎惡的名號。「我們都是有學問的人/我們都是有理想的人/我們都是有地位的人……讓我們一起來切切切切切切!」瘋狂的吉他像菜刀一樣切下來,令人心驚,切向蛋糕,切向整個潰爛的社會。
【多讀一點「何不幸生今日之中國」——冉雲飛重讀林覺民《與妻書》】《與妻書》百年來在中國大陸和台灣斷續入選語文教材,選文重複率都很高,但香港卻從來沒有。國共兩黨為何在這方面達成一致?其核心理由何在?台灣1998年部選和民營教材為何都沒再選?
【愛上紀錄片:蘇聯往事】曽經是全球無產階級仰望之革命祖國的蘇聯,何以會跟納粹法西斯走在一起?本片以詳實的歷史資料影像和嚴密的專家訪問,揭露了二十世紀最為驚人的一段歷史。以布爾什維克政黨為基礎,並以大清洗以及一國建成社會主義作為奪權手段的斯大林,在二戰初期跟國家社會主義者,主張種族淨化的希特勒共謀發動戰爭。他們鑄就了二十世紀人類最大的悲劇。本片讓我們反思:二十世紀是怎樣煉成的。
【愛上禁區:我們最幸福】「脱北者」是「朝鮮難民」的別名,意為投奔他國的朝鮮人。朝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讓她的國民冒死逃離?2009年底,美國《洛杉磯時報》女記者芭芭拉·德米克出版了《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給出了問題的答案。
【愛上新青年:來自劇場的拷問】
【多說一點:世界改變中國,還是中國改變世界?/秦暉】中國這個「世界最大的專制國家」本身就吸引了最多的西方資本。西方並沒有抵制中東歐民主轉軌國家,但是這些國家對外資的吸引力仍遠遠不如低人權的中國。
【多說一點:因為愛,所以愛/成慶】晚清以降,新儒家們一直試圖通過「內聖開出新外王」的方式來延續「政治儒家」的傳統,但時光荏苒,幾代新儒家的努力如今看來,大多只具備思想史上的意義,而根本無法生發出一條政治儒家的具體實踐路線,而儒家的倫理、文化面向轉而滲入社會,逐漸顯示出其社會層面上的重要價值。
【多說一點:歐債風暴將歐盟建設拋至十字路口/張倫】如僅是一個國家的主權債務危機或許問題還不大,現實的情形是這些出現債務危機的國家屬歐元區,是一個貨幣經濟體的組成部分,其危機自然會影響到市場對該貨幣的信任度,更何況,屬於該貨幣體系的其他國家的主權債務狀況也非常嚴重,如果任其發展,市場喪失信心,僅借貸利率攀升,就必然殃及其它歐元國家。
【多說一點:人民幣貶值七問/shaneliu】環顧時下中國所處的環境,最主要的風險在內不在外,在未來不在現在,主要體現為房地產調控下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金融體系不透明所隱藏的系統性風險,勞動力成本上升及海外需求下降所導致的企業困難,以及制度剛性條件下的社會矛盾集中爆發。
【多說一點:2011歲末的提醒/林達】我想說的是:再溫和不介入現實政治的人,在某種情況下都會無法置身事外。這只是人之常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