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0/07/2011

法广7月9日: 刘晓原:律师岂能不说话

刘晓原:律师岂能不说话

法广 2011年7月9日 作者 安德烈

为不少重大敏感案件呼号、辩护过的北京律师刘晓原现在可能面临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危险。刘晓原的律师年检一拖再拖,直到7月7日,已经过期一个多星期,还没有得到是否通过的肯定答复。为此,刘律师前往北京司法局律管处询问,回答是办公条件不符合要求。为什么在长达35天的律师年检期间,不早日书面通知刘律师进行整改,而在年检期限过了之后,才找到一个这样勉强的理由呢?而且,刘晓原当天还遭到律师管理处人员的粗暴对待。今年以来,刘律师遇到的几件怪事可能就是某种不详的信号:刘晓原是艾未未的朋友,艾未未曾多次说过,他一旦失踪,就请刘晓原做律师。艾未未被失踪后,刘晓原在四月份被失踪五天。仍然是四月份,刘晓原被警方传唤了十个小时,理由是他在网上贴帖寻找上海被失踪的女律师李天天。现在,艾未未的事情还未了结,李天天第二次被从上海驱赶到新疆,刘晓原本人则面临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威胁。但是,刘晓原说:“要我做那种‘孙子’样律师,我宁愿不做”。

法广:您现在真的面临被吊销律师执业资格的危险吗?

刘晓原:可能有两种情况:有可能会注销,吊销也可能。吊销和注销有一个区别:如果我的“年检”不让通过,那就是注销;如果他认为我的律师事务所、我个人存在着一些严重的违法和违规的问题,他就可以给我吊销。

法广:为什么您会预感到这样一种危险?

刘晓原:因为今年的年检是从5月25号开始,到6月30号结束。那么,在六月中旬时,我们律师事务所的年检在网络办公系统通过了,然后就可以报材料,并按照规定交了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个人的总共两万两千块钱的费用。然后我们就把材料和发票寄到朝阳区律师协会去,请他们盖年检章,盖了年检章,我们的年检就算过去了。一个工作人员当时就告诉我们的材料不能收,要找朝阳区司法局律管科科长。6月28号,我见到了这位科长。他就告诉我说我们没有办公地点,有点问题。我就说我们还在那边办公,但我们经济有点困难,原来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租的,到期了。一家公司说他们也要租这个办公地,我们给他来做免费法律顾问,让他们给我们提供免费办公地点。就这样一个条件。去年年检也就是这样的情况,年检顺利通过了。为什么现在出问题了? 我忽然想起,他们总说找我找不到,我想他们可能是在三月底和四月时找过我。因为今年三月,警方通知我在海淀区的房东不要租我,把握撵走了,我就搬到了朝阳区,在朝阳区住了不到半个月,在四月二号晚上,警方又来找我,把我传唤十个小时。他们的理由是我在网上发帖寻找上海失踪律师李天天。那么到4月14号晚上,我遭到了绑架,一直到4月19号晚上才返回家。我估计司法机关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找过我。现在年检了,他们就找到这么一个理由。

法广:那律师年检前后35天,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你呢?

其实,我当时都给他们谈过了。当他们说出地点不合乎要求这个理由后,我就不停地找朝阳区司法局,他们说我得找北京市司法局,我找到市司法局负责年检的,态度倒是很好。但我的感觉是司法局律管处每次态度都很好,但不解决问题,总是拖拖拖,拖到今天了,年检已经过期了。如果没有年检,没有盖章,到法院,到派出所办案是不行的。今天我又去找他们。终于找到那个处长。给他反映了问题,但他态度很不好,很凶。说我作为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存在着管理上的问题,办公条件不符合要求。我就说,你们什么时候找过我,年检有35天的时间,你们什么时候去检查的,如果去了,看到不符合要求,按照规定,你们应该给我一个书面通知要求我整改吗。而且不少律师事务所都是这么做的。我年检费什么都交了。 这时就出来一个工作人员,态度更凶了。我就问了一句为什么这样凶?他就要上来打我。我感觉很奇怪。我作为一个律师,做过很多案件,与公检法较过劲,但从来没有人对我在办公区进行过公开的威胁,司法局是管理律师的行政部门,我找他们反映年检的问题,竟然还有人想使用暴力威胁我。我就想到,今年盯上我了,可能和艾未未先生的案子有关。我四月份的突然失踪,我以前就说我,就是因为艾未未。因为艾未未失踪前多次说过,他一旦出事,要请刘晓原做律师。艾未未被带走以后,我也为这件事发表过很多博客文章,也接受了很多媒体采访。我的失踪肯定和这件事是有关的。那么现在艾未未另聘了律师,是他的公司聘请的。但是他的案件没有了结。而且我手里还有其他一些案件,都是一些敏感案件。司法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要求整改,为什么不按要求发一个书面通知呢?他就是不做,就是口头说说。一拖再拖。

法广:司法局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基本上是最后的时候才告诉你这种情况,那就不单单是官僚作风了?

刘晓原:按照律师法的规定,司法局不光从行政上管理律师,同时他还有责任保护律师的合法权益。平时他们不闻不问,一拖再拖,都说不知道。但是,我以前一接所谓的敏感案子,写一些与案子有关的文章,他们为什么马上就知道了,就找我谈话。上个月,司法局的一位科长找我谈,不光说我所里的管理上有问题,还说我当年炒作杨佳案、现在炒作福建三网民案、还说我的博客获得德国中文博客大奖赛最佳中文博客奖、还对现在的何胜凯杀警案发表评论。我就很奇怪。杨佳案在2008年就结束了,当时,他父亲聘请我当杨佳的律师,但杨佳不同意他父亲聘请的律师。因此,我只是这起案件中的一个编外律师,只是关注杨佳案,写了一些文章。这个事已过了三年,这几年我的年检都通过了。没遇到问题。至于德国获博客奖,也是别人推荐我的,也不过是一个小奖品,也没有什么奖金。那么,何胜凯案件,是因为这个人有精神问题,我就呼吁为他做精神疾病鉴定。谢了几篇博文。他就说我写博客,炒作案件,要我反思。我就感觉很奇怪,你这是年度考核,怎么能把以前的事情拉过来,而且以前我的年检也合乎要求呀。这次的年检涉及的只是2010年6月到2011年6月这个阶段吗。 我在这一年期间。没有任何人投诉我,没有当事人投诉说我刘晓原不负责任,或者说我收了代理费不办事,或者有司法腐败的问题、与司法人员勾结的问题。这些都没有人投诉我。那么,你说我律师事务所的硬件有问题,这个可以书面告诉我们,我们加以改进,或者办公场地不行我们重租另外的场地。但你不能这样做呀。

法广:他们可能觉得你为艾未未做了大量的呼吁,你为李天天律师呼吁,在杨佳案中,你也写了文章批评中国司法普遍存在程序不公的问题。

刘晓原:这件事终究是和艾未未案有关的,但他们不直说。我也知道,不仅仅是艾未未案件,这些年来,从杨佳案到现在,我关注过,也做过一些敏感案件。特别是我写博客,把一些事情和观点从网络上爆出来,所以他们对我不大高兴。以前也经常找我谈话。在他们的眼中,我可能是一个不大听话的律师。至于今年发生的艾未未事件,虽然我没有做艾未未的律师,但因为我跟艾未未是朋友关系,我是一个律师,也为他的事做了服务。那么,今年他们对我就盯得更紧了。

法广:你的同行滕彪律师,还有别的律师被失踪了,然后又放出来,但被噤声了。您其实一直比较低调,尽管您做了大量维权的事。现在,您面临被吊销律师资格的威胁。那么,您在四月份被抓,是不是等于向你发出了警告,就是让您再不要说话了。结果,您还在继续说话,还继续写博客。

刘晓原:我出来后还是要说话。在艾未未一案中,我是他的朋友,我肯定会说话。对于一些重大的事件,我肯定会发表评论的。

法广:这次艾未未获释后,当局不让他说话,关于他以及他的朋友的消息,许多人都是从您的博客上获知的,您及时地向大家告知您所知道的艾未未的信息,这可能让当局感到是不是你有一种对抗的意思?

刘晓原:艾未未的案件办案程序有问题,有段时间我为此写了不少东西。这可能让有关部门很不高兴。但我想,我是就案谈案的吗,不对的地方我肯定要说。现在有关部门,包括司法局很担心我会炒作。他们指责我在网上把一个案件炒作来炒作去。说我炒作杨佳案,福建三网民案,包括现在的何胜凯案,艾未未案还未了结,他们也担心我还会“炒作”。我说我哪有炒作,我谈的都是案件,根本没有编造。所谓炒作,或者案件事实不是这样,或者把一点小问题无限扩大。我们是就案谈案,一个案件出来了,作为律师都不能说话,能行吗?我认为把案件谈开来,是一种监督,理论上的监督。因为现在很多案件存在不公正的问题。作为一个律师,你发现了,你都不说,怎么来监督他们,怎么来使这个社会更走向民主和法制?从而使案件处理得比较公平公正?

法广:我们去年采访了您的同行唐吉田和刘巍,不久他俩就被吊销了律师资格。现在您也面临这样的情形,中国的律师面临的状况很难啊?

刘晓原:就是对我们专门做弱势群体的案件他们不大高兴。他们认为我们这些律师就抓住一些所谓与“公权力”有关的案件,说我们炒作,说我们无限放大,说我们这样做会损害他们司法机关的形象。有些人还甚至说我们会不会被国外反动势力利用。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办案机关就说过,你们经手这些案件可以,但是不要说话,不要接受媒体采访,对于司法不要发表评论。这就很奇怪了,一个律师,也同时是一位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一位律师对案件发表评论,怎么不行呢?当然,作为律师,你要尊重案件事实,要依照法律来发表评论。但是不能不发表评论。我始终在这方面跟他们有争议,他们始终想限制我接受媒体采访。但作为一个律师,发现了问题,肯定是要指出来,指出来后,也能够促使有关部门改进。在以后的办案中不会犯相同的错误。

报道链接:http://goo.gl/dJKvH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