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6/07/2011

德国之声:高瑛:艾未未所受的是另外一种酷刑

高瑛:艾未未所受的是另外一种酷刑

2011年7月16日 德国之声

7月14日,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姐姐高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艾未未被关押时的细节。德国之声专访了艾未未母亲高瑛,她说高阁所说的一切是真实的,艾未未所受的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酷刑。

7月14日,艾未未的姐姐高阁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她透露了艾未未被北京当局以"逃税"罪名关押的细节,过程曝光后网友惊呼,中国当局强令艾未未参与了一场真实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是1971年由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设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内,进行的一项关于人类对囚禁的反应以及囚禁对监狱中的权威和被监管者行为影响的心理学研究。)

同一天,艾未未的妻子路青和律师夏霖参加了北京朝阳地税分局召开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逃税"的闭门听证会,总计三个小时的听证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根本没有结果。路青和律师夏霖认为听证过程根本不合理,当局并未归还被查抄走的财务资料等。

本周三,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宣布邀请艾未未到该校担任客座教授,艾未未接受了这一邀请。但由于艾未未的护照被当局没收,目前尚不清楚艾未未何时能够成行。

真实的"斯坦福监狱实验"

据艾未未的姐姐高阁透露:艾未未被关押在一个只有一张床的狭小房间,这是只有一个被封闭了窗子的"监狱"。在被关押的81天期间,每分每秒都有两个警察监视他的活动.在狱中,为了锻炼身体,艾未未在只有六块瓷砖的狭小监狱中来回踱步,他自己估计在狱中大概走了有600英里,体重减轻了30磅。这间牢房有一个被封住的窗子。

关押艾未未的监狱的灯24小时开着,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别无他物。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没有书籍报纸,没有广播电视 ,连一张纸一支笔都没有。监视艾未未的两 名警察寸步不离,从不开口说话。警察每三小时换班一次。他们就那样瞪着他,视线从不离开,包括艾未未上厕所时候,两名监视的警察也紧紧跟从。甚至艾未未淋浴时候,他们也站在他身边。

"你不能想象永远有四只眼睛永远盯视你的感觉,不管你做什么都盯死你?"高阁说,"想象下,如果你睡觉的时候,他们就站在你床边,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你!"当艾未未在监室内踱步的时候,这两个警察也如影随形跟在后面。"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人的心理崩溃",高阁说。

他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监狱生活

德国之声也于周末采访了艾未未的母亲高瑛,电话的另一端,她的声音与艾未未被监禁时相比变得轻松,但还是透露出对儿子身体和未来的担忧。

对于高阁对媒体所陈述的事实,她表示:"高阁讲的都是实事求是的,作为姐姐,他们把未未的口给封住了,但我们家人可以说,否则真相怎么能够讲出去。未未在里面吃的还是可以的,也没有打他,但是他说过一句话'九死一生',我就问他是什么意思啊?他说整天旁边都站着两个人,在屋子里不能出去,洗澡、睡觉都看着你,灯永远是开着的,不让闭灯。这种也是一种酷刑。实际上他住的是'监狱'。"

高瑛也透露,与艾未未先后失踪的司机张劲松,在被监禁中双手长时间被铐在一只椅子上,出狱后瘦了19公斤。

而经历"九死一生"的艾未未,从"监狱"回家后正努力调养身体,并投入新的创作中,但几天前高瑛去探望他时,他向妈妈诉说头痛和记忆力变差,艾未未曾在2009年因为要为成都作家谭作人作证,被成都警方殴打致头部重伤,同年9月,在德国慕尼黑接受了手术治疗,目前发现头部旧伤似有复发迹象。

"艾未未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了立足之地"

高瑛和其他亲属看到艾未未目前的处境,甚至劝他移居国外:"谁能不爱国,可现在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立足之地,这样的日子怎么能过下去。未未这次被抓以后,让我产生了一些想法,我自己都想移民了,我是什么一种心情,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真是动摇了。孩子们也说'您跟我们走吧!'我如果离开就抱着老伴的骨灰一起,哪里的黄土不埋人。"

高瑛也谈到了发课公司"逃税"一事并感谢网友的支持:"他们要罚他一千多万,他们知道这本来和艾未未没关系,很多网友寄钱来帮他交罚款,凡是网友寄来的款他都拍下汇款单,未未不希望让大家破费,前天我去看他,他对我说,如果刘正刚和胡明芬真的有漏税,真要罚款的话,他们是因为我受株连,我要承担。"

高瑛最后表示要就此事撰写一个回忆录:"从艾未未被抓被放和所谓的'偷税漏税',现在的听证会又不公开,只让法人和律师参加,真正知道公司情况的两个人刘正刚和胡明芬,又不让他们出庭,帐本也不还,在艾未未这个案子上,从始至终,他们不是歪门邪道就是阴阳怪气,他们没有一项是按照法律的程序办事,我一定要写一个回忆录。"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