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8/04/2011

艾未未助手:四月三日,我在边检与艾未未失散的过程

四月三日,我在边检与艾未未失散的过程

在四月三日上午,我与艾未未准备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航班CA111,於上午9:30 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到香港国际机场。

香港是我们此行的中途站,到了香港会会见几个艾未未的朋友,再於四月四日傍晚17:45从香港起飞到台北,参加一个筹备他个人艺术展的会议。

上午8:00左右,我们於机场办好登记手续,拿了我们的登机牌以后,我们随即前往边检以及离境大堂,准备等候上机。

我们於上午8:00左右到达边检,那时候人不太多,所以我们用了两条并排的通道接受检查。先是我接受检查,当边检人员看到我的证件的时候,随即打电话,然后有另一个人员过来看我的资料。看了以后,拿着我的证件就把我带往右边走,去到另一个检查站的后面,再有更多的边检人员检查我的资料,并有一名女边检人员
叫我先坐下,就让我坐在检查站跟安检中间的一张椅子上,让我等。

在他们把我从通道带走的同时,我一直留意艾未未接受边检检查的状况,因为我的位置是仍然看到他的。我看到边检人员在检查站检查他的护照的时候,也有更多的边检人员到他那边看他的资料。最后有两至三名穿制服的我相信是边检人员把他带往左走,到了一个有间隔的地方,这是我最后看到他的时刻。时间大概是8:04左右。

边检人员让我坐下大概两、三分钟以后,其中一位就过来告诉我,我可以离开并前往安检。这时候我在同一位置再逗留了一会,可是边检人员很快就要我到安检通道。有一名边检把我带到其中一个通道,之前我隐约听到说“他还在那边吗”,然后原本好像要把我带到远一点的安检通道的,可是就停了下来,要我在他们让我等的地方附近通过安检。

安检的过程很正常,通过了我就在离境大堂最近安检的地方等候艾未未。一直等到上午8:17,他没有出现,所以我给他发了短信,说“Is everything alright? Are you on your way?”,问他一切可好,是不是要出来了。可是短信一直没有回复。上午8:20我开始跟同事联系,并告知我与艾未未被分开的过程及他一直没有在离境大堂出现的情况,小胖跟我说他会过来接应。8:40左右,小胖给我电话让我去询问艾未未被检查的情况,并告知我艾未未的手机已关机。我先到了离境大堂里面的海关柜台询问他的情况,柜台的人员先是问我要了我的登机牌并随便搜寻电脑资料,再问是不是姓方的加拿大籍人士,我跟他说了好几遍艾未未的名字,他就说没有这个人。因为这样我走到他的身后,要看着他搜寻电脑资料,就这样再做了一个搜索,艾未未的名字就在乘客名单上了。我留意到在乘客状态一栏,他的名字旁边还是写着“正常”的。

找到了名字以后,柜台人员要我回到边检的地方询问艾未未的情况,让我从21号安检通道往回走到边检。我到了边检,找到一位看制服是比较高级的人员,就跟他解释说,我的老师被他们带去检查,很久都没有出来,我们的登机时间快要到了,要赶到闸口登机,他到底要多久才能检查完毕。他问我的老师叫什么名字,我就说艾未未。他听到了名字,犹豫了一会,就说他(艾未未)今天有别的事情,不能上机了,叫我自己上机。我再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不能上飞机,他就说不知道,就不作声了。

就这样,我再次通过安检,到了离境大堂并跟小胖联系,告诉他边检人员的回复。此后,我按艾未未早前的叮嘱独自登机到了香港。

Jennifer Ng
2011年4月6日

来源:https://profiles.google.com/117525632880075563493/posts/FVY34gdLn8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