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7/04/2011

艾未未采访绿党柏林州议会主席Volker Ratzman律师

2010.09.25
03 艾未未采访绿党柏林州议会主席Volker Ratzman律师


如何确保司法独立?
Ratzman先生认为:司法独立是国家与个人双方的选择。为保障司法独立,有三点是非常重要的:
1.司法的独立性,它建立在诉讼程序公开的基础上。从起诉、取证到审判、量刑,整个过程都是公开的。而这个诉讼程序全过程都受到媒体的独立监督。
2.在公诉人、律师和警察系统之间形成相互协作和制约的关系,而法官独立居于其中。
3.在德国,政治机构几乎没有影响法官工作的渠道,州议会可以决定法院的预算,但州政府无法干涉法官的工作。

律师在工作过程中是否会受到警察的威胁?
律师在工作过程中不会受到警察的威胁,仅在个别情况下,警察会对犯罪律师作出调查。

警察如何处理与游行者的关系?
非暴力的游行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警察应当保护这些基本权利。游行者不是警察的敌人,而是警察的伙伴。
在德国,游行不需要经政府允许,但游行者有向警察告知的义务。因为仍然需要考虑到交通、公共秩序和时间因素。通常,游行的程序是这样的:游行者向警方通报游行时间、地点;警察与游行者见面并就时间、地点、具体组织安排等进行协商;然后按协商结果游行。
这样的协商同时也是对警察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游行对于一个社会的意义何在?
对于国家来讲,禁止人们游行比允许人们游行要更危险。游行是给人们表达机会的方式,它让人们成为政治、成为国家的一部分。毁灭表达的自由,就是毁灭国家与社会共处的基础,没有什么法律比人民的意志更强大。
Ratzman先生认为:现在的制度是德国历史上最好的制度。作为绿党成员,他也随时准备接受其他党派的意见。所以,关于是否禁止新纳粹的活动,有过一次广泛的社会讨论。后来,人们就此达成共识:表达自由有一定界限,即游行应该是非暴力的 ,其中不能有犯罪行为。保障表达的权利,它不是指维护“正确”意见、禁止“错误”意见的自由;而是指不区分好坏的自由。表达权利的自由是对所有人、所有意见而言的。
德国历史给了我们宝贵的经验。纳粹执政的历史教训,让我们达成共识:国家应保障个人的基本权利。1968年的运动,使人们认识到:权利不仅仅是写在纸面上的,而是需要在生活中实践的。自由、民主不仅仅是写在纸上的字眼,而是需要人们实践的基本权利。


如何限制国家,保障个人的基本权利?
国家力量的边界是宪法赋予个人的基本权利。宪法中的永久条款保障了这一点,即宪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能对基本原则作出改变。独立的宪法法院维护宪法的执行。宪法中的法治国家原则保障国家必须依法行事——立法须得到议会通过,否则,就不能作为执法依据。
Ratzman先生表示:他年轻时参加过许多反对政府的活动。现在,他逐渐认识到,有很多人为现在的自由体制献出了生命,而世界上还有更多的人享受不到这样的自由。在新技术、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民主变得更加复杂,面临更多挑战,民主程序日渐进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们不应该停止对制度的观察,而应该进行比较,不断改进,推进自由。

新的传播技术带来什么样的挑战?
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技术革新,它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也带来更大的挑战。因为在互联网传播的不仅仅有好的信息,不好的信息也同样在网上传播。这就给人们带来一种责任:应该在互联网上分享什么样的信息?
互联网不仅仅是公民社会的补充——国家同样在使用互联网。但互联网的确会使政府的行政程序更加公开,面向公众。

您作为绿党的重要成员,您认为民权运动中最重要的价值观是什么呢?
在一个开放的社会中,人人享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人们通过沟通寻找共识,而表达自由是这种沟通的保障。

您能想象您哪一天会失去这种自由吗?
不会,我从没有想象过。我也不相信国家会强大到可以这样做。

民主运动中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最重要的工作是信息在最大程度上公开,提高透明度,相信人民的智慧。
没有任何一个制度是可以移植的。如果我们去看阿富汗,我们会看到移植的政治制度多么不成功。良好制度的建立不是单向的,人们应该进一步了解本地制度的根源(文化、历史、社会构成)和现状。应该给人们选择的权利,让他们受到训练,从而掌握实现民主的基本技能。


(内容未经Volker Ratzman 先生审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