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5/06/2011

第74天【艾未未博文选24】 空中杂念 2006.04.16

空中杂念

2006.04.16

以下文写在去异地的空中。波音飞机在距地面万米的上空悬着,为了消磨时间,我试图将字写在机舱里的呕吐袋上。将它们拆开,展平,一个不错的尺寸,能把那些要说的废话扯清。

我不了解韩寒,知道他是因为网上的争论和纠葛。谁是谁不重要,这样的一个人,轻松地证明了真理能够战胜荒谬。攻击韩寒的人,全是经典的伪善者,他们已经不能形成伤害,哪怕是最小的一种。年轻人就是这样成长的,知道虚伪的能量来自何处。对付它的利器就是让真相大白。

总是以经典或道德为盾牌,而这些货色早已被人抛弃。他们残存的原因是让人们有机会指着他们说“你相信吗?是他们曾经维持了一个黑暗的时代,这些都是那个谎言的一部分。”幻想着有一种崇高和不可侵犯的文学。这种幻想足以让他们崇高和不可侵犯起来,有机会在一个没有良知的年代自我炫耀和相互吹捧;可以欺世盗名并以长老自居,贩卖廉价的道德观和陈腐美学。

仁义礼智信,君臣父子,路见不平拔刀相见——谁信呢?啥时才能长大?在戏中都应是不错的角儿,在生活中怎就这样衰呢?难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是永远灵验的咒语?拍电影不就是把动着的影儿给照下来吗?别又是生命又是人类的,把自己弄得直掉泪儿同样是没人买账。电影就是电影,它的所有含义在其本身。灯亮散场我们就不在影院中了,拍不好还不活了,不说人话了?天生是个皮球,被人踢和被人投,是命运和天职,别有其它的打算,否则先把气撒了。

成群结队,搭帮结伙,不是老朋友就是老部下;兄弟情谊、父子骨肉这还了得!要不是博客这垃圾桶够大,怎能一兵一卒将他们全收?真是一个神话般的时代,大难降临之前,先扶正了老花镜,看看自己栽在了什么地方。要听劝告,不要试图把这事想清楚弄明白,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不是事情不能有个原委,是非不可能分辨,而是要知天命敬鬼神。一会儿装疯卖傻,一阵儿扮痴撒嗲。天都亮了,怎么就没人把你们领回家呢?回去回去,不要出来。

文学不文学还要评?就凭那点戏,也认为从事的是文学?在自己圈中坛上玩玩吧!喜欢文学,热爱电影,实在不能说是一件坏事,年纪大点也不是问题,只是不要扮成智者。天下啥事都可改善、都好商量,唯有弱智不能改变。明明知道腿脚不好使,干吗非要站在跑车赛道上呢?“反腐”反得好好的,越反越腐,越腐越反,这不是挺安全磊落的吗?

父子之情也是需要煽的吗?这一定是在DNA的组合中发生了致命的错误,保护濒于绝迹的野生动物,把自己的父辈也划进去。年迈者并不在濒于绝迹之类,何况又不是野生。

知道自己的兄弟傻,就别让兄弟再现了。法律就是六亲不认,可不管兄弟不兄弟,就别帮兄弟再输一把了,你真的觉得是兄弟就输得起吗?我见过音乐天才,可没有听说哪个是打官司的高手。

你为黑暗而生,就不要在阳光下出门。嚷嚷着必须尊重某种情感的人,是生活在畏惧之中。总是在说情感和道德责任,否则就会怀疑自己是否还是人,既然一生都在努力做人,理应继续下去。

说是皮带打在脸上就会自杀,巫术吧?这大概是荒谬的。——有人希望这样来解释,另一些人希望事情是这样。试图用俗念去简化自杀这样的纯个人行为,去表白活着的人不能说得清楚的事,这至少是对死者的不敬。

自杀的尊严在于自杀不是来自外在的痛苦,而是自我的放弃。他杀的责任在于他人,自杀则相反。歪曲死者是对生者的歪曲,在众多寻死者中,有几个是因为信仰而死;在众多苟生者中,有多少是为信仰而活?

要战胜它们不容易,你需要站在它的一面,但要站在它的一面却是不可能,因为它总是存在于另一面。愚昧是影子,存在却无法捕捉。他们所追求的和维护的真理是他们的无知和狂妄,这或许会使他们获得安慰。

战胜了那最后的企图之后,你不再有敌人。你每到一处,那些不喜欢你的人都只会转过头去,你在对方的眼里不复存在。——但这次你还是有些不快,你所打击之物,原来并非一物,或是没有真正形成,或是已经不为一处。

是它们选择了你,这是最要命的。它们对你的选择是这个错误的一部分,你仅仅是他们的众多的错误中的一个,或许是无关痒痛的那一个。不像你所期待、或者是人们通常所说,因错误而受到惩罚。不是惩罚不存在,是惩罚不构成任何伤害——你不可能伤着没有真实情感的人。你的胜利之日,也只是他们放弃你时。

你可以使钢健者折断,无法使腐烂者生还。他们总是有办法让你看到你最不愿意发生的事。他们的世界是另一个样子、另一种色彩,夜深人静时,总是能听到另一种声音。这不是他们的选择,他们无法不这样,不这样则没有了他们。谎言已是生存之本,你赢了,但你会因你的对手不受人尊重而失去光泽。


2006年4月12日
---------
来自艾未未被关闭的新浪博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