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8/06/2011

第77天【艾未未博文选 27 】 没有荣誉的世界


没有荣誉的世界

如果有历史,必然是一本见不得人的历史。隐去的部分比显现的多,看不清的地方比可辨认的多。这是没落的文化史,是民族个性和心理的表露。

想起最近有关奥运盛典的角逐,如果和什么荣誉有关,也仅仅是玷污。

在每一次角逐中都会有胜利的一方,胜利的一方总是在用其胜利证明了一个事实——不仅仅是关于角逐的双方,同样关于那个角逐的舞台,角逐的公正性、观者的品性,甚至那些不关心角逐的缺席者的面貌。

Z赢了。但是和这片土地上的几乎所有的所谓优胜一样,是胜在了游戏的规则上,这个规则就是权力者的意志。规则让你赢,你不会不赢也不得不赢,这是你的命运。当然这是不光彩的胜利,因为那一击从来没有落在致命之处。

不光彩的胜利,是在说这个竞争中没有真正的输者。赢者无智无勇,无超人的力量,无令人信服的品质,无可钦佩的技巧;一切都不明确,没有真实的时间、没有定格、没有真相;只有心照不宣,逢场作戏,背景和潜规则。

只有勇者的命运才能够使胜者辉煌,这是一条残酷的定律。不义的胜者如果有一丝自尊和清醒,应是无地自容。在此之后是历史性的耻辱,任何荣耀都无法遮掩不光彩的行为。

在一个缺少正义和良知的地方,却总是有角逐,有竞赛,有格斗,有拼杀,做作的欢呼和虚假的叹息年复一年构成历史。肢体遍野血肉横飞,一地鸡毛可歌可泣,却没有勇者、没有智者、没有英雄、没有值得记忆和值得纪念的死亡。这些游戏中,没有清楚的规则,没有基本的立场,没有真实的障碍,缺少必要的条件,没有必须的坚持,没有快感,没有哀号,只有更多的沉默。

一个没有真、善,也就没有美的世界,理应如此。在这里的所有角逐中,只有精心安排的胜者、败者、和观者。在那里,邪恶战胜美丽,疯狂战胜理性,腐朽战胜生命。

不是强者,不善于真正的搏斗,不敢正视优胜劣汰的法则;无法使自己更强,只能使对手更弱;擅长使用难以启齿的手段,使对手被蒙蔽迷惑,依靠隐蔽的系统完成残杀。如果竞争者总是能选择弱者作对手,就总会是赢家。这必然是小人当道,阴险制胜的荒谬世界。

阴险者的胜利,蠢货的庆典,愚昧的张狂,它们令人生厌,但毕竟还可以转过头去。看不得的是那些一生蒙羞的失败者和无法回避的、一片狼藉的世界。

一个凶险的地方,在那里,愚昧和虚伪总是能赢。

2006年4月23
-------------
来自艾未未被关闭的新浪博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