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9/06/2011

亚洲自由电台:岳路平反驳《新华社》挺艾遭打压 艺术总策划被撤


岳路平反驳《新华社》挺艾遭打压 本台独家透露艺术总策划被撤

亚洲自由电台 2011-06-28


西安美院的青年艺术家岳路平曾经批评新华社借他之名抹黑艾未未。岳路平星期二向本台透露,他原受邀担任第七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总策划,但艾未未事件之后整个局面改变,他被撤销了工作。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被失踪”期间,除了各国官员政要,人权团体发起各种声援及呼吁外,全球各地的艺术家也不断以行动表达对艾未未的支持。有艺术家拒绝在中国的展览,也有发起大游行,也有的以文字及创作来抗议中国政府的做法。

艾未未被带走调查期间,《新华社》发文章指摘他抄袭艺术家岳路平作品。而在西安美术学院任教师的岳路平当即发表声明,批评《新华社》用他的名字抹黑艾未未,他认为当局动用国家宣传机器,对未经定罪的艾进行攻击抹黑,是不公平的。

在艾未未释放后,岳路平上周六在博客发表文章表示:每一次,我们都以为强大的暴力最后会消灭弱小的主角,但是每一次,良心和正义总是通过非暴力的公众舆论击溃暴力。一次一次的相似剧情给我们暗示了一条真理:良心一定是最后的赢家。

岳路平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我觉得我们要的不仅仅是人,更重要的是权,“权利”的“权”,“人权”两个字拆开来,我们要的不仅仅是释放“人”而且还要释放“言论自由”的权利,我觉得仅仅释放了艾未未,换来的是讲话的权利被压制,我觉得这个是有问题的。”

记者:“《新华社》说不是因为西方的压力,和大家的声援,而是根据司法,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岳路平:“这个是他们一贯的借口,我也看了你的报导,透过你们来感谢香港,这个社会如果没有媒体的介入,没有香港和西方政府的压力的话,我相信艾未未不会得到这么好的处理。”

岳路平公开力挺艾未未后,便不断受到各种压力,更收到死亡恐吓电邮。岳路平向本台透露,去年他应邀担任第六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的总策划,今年本来被邀继续担任,但是艾未未事件之后,整个局面就改变了,他很快被撤销了总策划的工作。

岳路平对此表示:“宋庄艺术节这方面不断给我施加压力,第一他们希望我不要参与这个事情,第二他们希望我对之前发出的声音要有一个表态,我的声音是代表我个人,不代表任何组织,实际上等于他们要和我划清界限。”

岳路平说,他成功策划了去年(2010)第六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之后,被邀请做今年文化艺术节总策划的,而且方案一直得到各方的认可。甚至已经组建了新的策展团队,工资方案都已经确定。但是这个时候,艾未未事件发生了,他们(工作相关人员)先是劝岳路平不要参与,之后更是表示,他们无法承担艾未未事件带来的风险。

岳路平告诉记者,相关人员没有明确通知,只是不好食言。所以就找借口说,他订下的艺术节主题“无界”是翻墙软件的名称,后来又称,今年的组织结构不再设定总策划,让他担任执行策划,其实是为了削弱他的策划范围。岳路平抵制开会,他们就开始寻找替代执行策划,当他决定不再参加策划会的时候,相关人员明确提醒他,不要再使用总策划的身份对外发言。

岳路平表示,艾未未被要求不能说话至少一年,和他被撤销总策划,都暗示了放“人”是远远不够的。被撤销总策划使他的艺术工作受到重大挫折,失去了继续通过文化艺术策划表达观点的自由。

艾未未被取保候审,其工作室人员虽然也被放出,却都尚未获得真正的自由。发课公司设计师、经理刘正刚在被绑架后审讯过程中,突发心脏病需紧急抢救,后转到兰州武警医院在公安机关的严密监视下治疗,禁止与外界联系、禁止透露任何消息。

艾未未工作室人员刘艳萍告诉本台记者:“我也是昨天刚刚才知道,因为他们说他们出来了,谁也没有见过他们,包括他们的家属也没有联系上,后来我们打听到,也是昨天下午才知道,他是突发心脏病,被送到医院去,现在还在医院里治疗,但是具体的病情状况,我们都不知道,没有人能联系上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报道链接:http://goo.gl/2wmu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