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02/07/2011

香港文汇报7月1日 来论:西方对艾未未案的傲慢与偏见

来论:西方对艾未未案的傲慢与偏见

香港文汇报 黎子珍

艾未未从监视居住到取保候审回到家中,都严格按照中国的司法标准和司法程序。中国古语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同样,中国的法治也运行有常,不会因为西方的干预而改变,这是中国社会吉祥和人民福祉的保证。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的无知、傲慢和偏见,暴露了他们的意识形态偏见。西方对艾未未案的态度,是赤裸裸的政治干预,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粗暴干涉与侮辱,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原则。

北京市公安部门6月22日宣布,经依法侦查,已查明艾未未实际控制的一家公司存在巨额逃税、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等犯罪行为。由于艾未未认罪态度好、患有慢性疾病,且表示要积极补缴税款,决定依法对他取保候审。

西方以有色眼光炒作艾未未案

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对此大肆炒作,进行政治化的解读,甚至将艾未未的依法取保候审归因于中国政府迫于所谓「国际压力」的结果。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并没有以理性的法治思维来理解中国司法机关对案件的处理过程,他们在艾未未案上的无知、傲慢与偏见,是由于长期的意识形态偏见,导致他们以有色眼光看待这起经济犯罪案件。

宅男艾未未近日收到网友礼物(7月2日)



除了汇款单,宅男艾未未近日还收到网友其他礼物~

(一)各种明信片,你是最棒的胖子~~

(二)邮寄的大芒果 。这次一个都没有少。@Wallace_2012 表示吃到肚子里永远丢不了。

网友给艾未未的汇款单(7.2)



汇款单 by duyanpili

发课公司经理刘正刚的最新消息 Latest News about FAKE Design Manger Liu Zhenggang

刘艳萍得到发课公司经理刘正刚的可靠消息:1、他已离开医院,但现仍不自由;2、关押期间他心脏病发作,几乎死掉;3、他说偷漏税案的传说是错的,发课公司没有问题;4、他要见律师。5、发课公司的几十个项目都是交过税的;6、不管多大的委屈他都会坚持,请相信

Liu Yanping has got some latest news about FAKE Design Manger Liu Zhenggang from reliable sources:
1, He has left the hospital, but is still not free;
2, He suffered from a heart-attack during the detention, which almost killed him;
3, He said that the rumours about "tax evasion" were incorrect; FAKE Design Company does not have tax problems;
4, He wants to see a lawyer;
5, FAKE Design Company has paid tax for all dozens of projects;
6, He will insist on the truth no matter how big the wrongdoings are made to him.

为冉翻译:爱国爱到你变态 Love Your Country to the Point of Going Wacky

注:这是推友@krizcpec发起的“为冉翻译”项目的第一篇作品,这个志愿项目的目的是让世界更容易了解到这位被打压的中国作家冉云飞的思想。希望这个文章能够被本博客的读者们推荐给一些愿意了解中国的外国朋友。

项目的博客:http://transranyf.blogspot.com

Love Your Country to the Point of Going Wacky
Author: Ran Yunfei
Translated by @Dissenter2020, proofread by @krizcpec

Since the Sanlu tainted milk scandal broke out, Chinese citizens that had some degree of conscience were furious when they learnt that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babies had developed kidney stones. Melamine levels in twenty-two milk brands far exceeded the national standard, for a while people rejecting domestic milk products became a widespread trend. In view of this, Niu Gensheng, the CEO of Mengniu, a major company which milk products contained excessive levels of Melamine, used the same method Liu Bei had employed to win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e people – he shed tears, and in his own defense he stressed his company's status as a national brand, as a means of gaining consumers' sympathy, thereby making people forget that they did not change fundamentally; [questions like] how to monitor product quality, by whom; how to disclose information without falsification; how to prevent deceptive advertising, and so on [all tossed to the wind]. With these means used Niu and others got an early "Acquittal" and could continue making lots of money unscrupulously; they did so in exactly the same way as the government got away with it by mixing up the party and the state (by treating the party's private interests as though it were national interests); and blurring the line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country (by labeling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 as "anti-China", so as to stir up anger in "people who have no knowledge of the truth"). These people didn't just get away with it – they didn't forget to pocket huge amount of money as they dodged punishment.

推友@gexun发起的签名活动:Free Wang Lihong! 王荔蕻大姐回家!

签名地址:http://twitition.com/jmfxy(推友@gexun发起,必须有推特帐号)

  • 王荔蕻大姐的1510博客:http://www.my1510.cn/author.php?wlh832
  • 艾晓明@xiaocao07想念王荔蕻的文章 :“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想念王荔蕻
    文章提到:“在艾未未被囚禁的时候,全世界每天都有关于他的新闻,也有专题网站收集了所有关于他的讨论。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王荔蕻身上,除了网友秋蚂蚱,我还没看到其他人的说理文章。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王荔蕻的朋友们,分别都受到打压或警告。一些人不再上推,另一些人上推也只是潜望。我在想,也许,声援王荔蕻是比声援艾未未更困难的一件事。因为,当你为艾未未呼吁时,这位艺术家的世界声誉是一个有力的屏障。而王荔蕻,只是一个普通的北京公民,一个网友而已。
期待有更多的行动来支持王荔蕻大姐回家。Loveaiww网站愿意报道这些行动和声援的文章。请投稿给loveaiww@gmail.com。艾未未是一个符号,他象征了勇敢但被打压的公民。爱艾未未正是爱这些公民。

艾晓明@xiaocao07 :“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想念王荔蕻

“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

——想念王荔蕻

艾晓明

01 王荔蕻

荔蕻失去自由一百天了,说起来,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荔蕻不仅是身陷看守所,而且已经被正式批捕了,罪名以当初的“寻衅滋事”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几个月来,友人不断失踪,我也自顾不暇,对于荔蕻的处境,却没有写下一篇文章,这件事,怎么也说不过去。午夜时分,我常常想到失去自由的朋友,而荔蕻,是其中对我来说最为亲近的女性姐妹。她比我小两岁,年近五十六了;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需要钢板保护;而且她还高度近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左眼600度、右眼675度,摘了眼镜就跟瞎子一样”——但在看守所,护腰不能带进去,眼镜也必须摘下;亲爱的荔蕻,如何应付周遭模模糊糊的世界?曾经有过抑郁症而失眠的她,又熬过了多少失眠之夜?她对这漫长的囚禁乃至批捕有准备吗?她会不会满怀信任地想着我们这些朋友,相信我们会像她那样为受苦的人奔走?而我们的无所作为,会让她多么失望啊!

时光倒退四十年,那时,荔蕻还是一个下放到延安的北京知青;十六岁的少女走在黄土扬尘的盘山公路上,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公路的高音喇叭里播放了一段小提琴演奏的西方乐曲。她在回忆中写道:

那一刻,灵魂被击中了。

01/07/2011

艾未未:杨佳为什么会死(2008)

如果不是生长在工薪家庭,父母没有离异。
如果父亲没有在几年前,用净所有积蓄为他买了一台电脑和一辆山地自行车,生活空间和路线变得更加自我孤僻。
如果他十一没有一个人去上海旅游。
如果在闸北他没有租到一辆没有牌照的自行车,在路口没有被一个名叫薛耀警察盘查。
如果警察陈银桥没有硬将杨佳带回所里,杨佳没有据理相抗。
如果警察陈银桥高铁军陈红彬吴钰骅没有对他羞辱施加暴力。
如果他没有呼救110 ,没有三次电话他的母亲。
如果没有被非法拘押至凌晨二点。
如果警方不能销毁录音录像证据而提供伪证。
如果杨佳回北京后没有写信电话电邮多次投诉,
如果杨佳接受上海警方的赔偿协议,接受交换条件。
如果杨佳没有他母亲8 年上访讨公道的辛苦经历,
如果杨佳不是坚信“凡事都要有一个说法”的朴素道理。
如果杨佳没有在山西旅游时被车站的警察殴打成重伤。
如果杨佳在冲上闸北大楼时已经被警方击毙。
如果不敢出庭作证的七个警察中有一个能良心发现。
如果上海公安局尚存一点遵纪守法精神,还是一只干净的队伍。
如果精神鉴定中心有一点职业伦理和专业水平。
如果公检法讲一点法律程序,有一点法律水平,而不是视党性高于人性。
如果律师,中国的律师不是谢有明不是翟建之流尚存良知。
如果北京拔刀相助的李劲松刘晓原可能成为杨佳的辩护律师。
如果杨佳的母亲没有仍然被失踪一百多天而不能说出唯一的事实真相。
如果杨佳父亲和姨妈的苦苦申诉有效。
如果新闻媒体不是装聋作哑混淆是非的共谋,
白岩松不只是一张没有人智的烂嘴,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不是欺人之谈。
如果最高法院还是中国法治精神的最高法权代表,
如果这基本上还是一个讲理的世界,
如果今天的中国与昨天有所不同,杨佳都不会轻易的死。

社会不正义是如何实现的呢?

社会的不正义来自闸北路口的那个警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制服帽子上的那颗国徽是个鸟,败类们视集团的利益高于人的生命和荣誉,权力对宪法人权的习惯性蔑视,来自于每一个人的无限的忍受和退让。这是考验人性的制度。

在一个恶的体系中,为善可能吗?

一次不公平的审判是悲剧,是谁的不幸,悲剧从来都是关于他人的吗?
毁灭人的价值的历史会有善的终结吗?文明是延伸他人的命运。

不为他人的困境流泪,是这个社会最后的不幸。

转载自被关闭的艾未未新浪博客

30/06/2011

艾未未:七一罢网一天(2009.06.23)

七一罢网、不做解释、不计得失

六月 23, 2009
我们变成今天这样处境,是因为中国的聪明人太多,他们总是说,“这样做有什么用呢?做了之后又怎样呢?”我突然明白了许多,在这样里的任何的抗争,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强权和暴力,更是那些更聪明的嘲讽者,他们无处不在的表现出世故圆滑,老谋深算,趋利避害。往往是更为崇高,文儒,稳健,和规劝。

相同的是,他们都不善于动手做事,缺少想象力和幽默感,在质疑一切之后隐藏着自暴自弃。自暴自弃自欺是极权暴政的民众的特征,他们无一例外的成为了自我放逐者和自我恐吓者。那些预言家轻描淡写地告诫人们:这样做是愚蠢的,理由是注定要失败的。在他们预感的失败之前,在死亡到来之前,是他们首先宣布了放弃任何努力的必要,在哪怕是一点的抗争之前放弃,在任何一种呐喊之前先消声。失败是必然的,何必呢?这才是他们的逻辑所在。中国向来不乏这样的看客,这些人才真正是强暴的帮凶,是他们的市侩狡诈和卑贱,默许了强权的骄横。哪一次的流血不是在聪明人的善意目光中淌尽的呢。

预言家有生活吗?生命不是与无数死亡抗争完成的奇迹吗,生活不是由无数失败构成的图画吗?每一个人希望是努力获得可控的生命死亡的权力,而不是那些预言家们对生活的猥亵的解读。

用自己的语言消解旧的方式,用自己的态度替代成见,用新的表达覆盖传统的方式。这是新的生活因为是我们自己的方式。

在所有的存在危机中,没有坦诚和勇气的苟活、没有对生命权利的信仰所构成的危机,才是可怕的死亡前兆。

世界的意义是在分裂和变异过程中显现出来的,没有先知先觉的意义存在。馅饼是和面做出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民权、民主也是如此。

你可以说这个馅饼不好吃,那么你最好是再做一个,或是去吃馒头。

今天,我清楚地号召人们,七一罢网、不作解释、不计得失。

文章来源:http://blog.aiweiwei.com/2009/06/23/269.htm

纽约时报6月29日:律师帮助被释放的艺术家处理涉税事宜

Lawyer for Released Chinese Artist Seeks Review on Taxes

纽约时报6月29日报道 http://goo.gl/lR1X4

摘译:

发课公司律师浦志强律师已向税务当局提出涉税案的听证申请。根据规定,该听证会应当在15天内举行。浦志强律师称,令他困难的是公司的账目在4月初就被当局全部扣押走了。他说:“该案件不寻常的地方是,无论我还是发课公司现手里都没有任何账簿、会计记录或者公章,这令我工作困难。而且公司二位关键的员工无法联系上,虽然警方声称已将他们释放”

艾的家人指出,艾不是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也不是法人代表,法人代表是他妻子。艾的母亲高瑛称“如果是艾的责任,他当然会去承担;但他没理由代人受过。我想当局首先应当澄清事实”

亚洲自由电台:发课公司委律师促开税务听证会 路青披露艾未未软禁及近况

发课公司委律师促开税务听证会 路青披露艾未未软禁及近况

自由亚洲电台 2011-06-29

艺术家艾未未取保候审后被税务当局追罚巨款。星期二,他的妻子路青向本台介绍丈夫获释后的情况;代理发课公司税务案的律师浦志强则表示,已要求税务部门开听证会,解释处罚的理由和程序。

上周三回到家的艾未未,周一接到北京市税务局官员发出的缴税及处罚告知书,他拒绝在告知书上签字,理由是自己不是发课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该公司的法人、艾未未的妻子路青星期二告诉本台,已正式委托浦志强、夏霖律师代理此案。

路青:我们请了华一律师事务所浦志强他们帮我们代理经济方面的问题。

记者:艾未未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路青:就是回来以后瘦了24斤(12公斤)。在里边吃饭这些都没有问题,在里边就是完全精神紧张,没有精神上的自由。

记者:他现在还要去医院检查身体吗?需要吗?

路青:还没有,但是要去。

现年53岁的艾未未原来体重127公斤,据其家人透露,艾有高血压及糖尿病等,要靠药物控制。路青在丈夫被扣押的八十多天,一直担心艾未未的健康。

法广29日报道:浦志强:尚未发现发课公司逃税案与艾未未有何关联

浦志强:尚未发现发课公司逃税案与艾未未有何关联

法广 rfi 2011年 6月 29日 作者 杨眉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六月22日交保获释之后不到一周就收到北京市税务局的通知,要求他所在的发课公司缴纳欠税以及罚款总共190多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200多万元,通告书告知发课公司如果对上述数额有异议可以提出举行听证会,那么,发课公司将对此如何应对?


本台为此采访了发课公司的代理律师之一北京著名律师浦志强,浦志强在访谈中透露他们至今未能与发课公司的经理刘正刚与会计师胡明芬取得联系,确实,据网络消息来源透露,刘正刚在艾未未失踪的同时遭到绑架,之后又因在审讯过程中心脏病突发,而被转送到兰州武警医院,从此与外界失去联系。

29/06/2011

几篇最新的英文报道

Chinese authorities say artist owes back taxes | CNN
http://edition.cnn.com/2011/WORLD/asiapcf/06/29/china.weiwei.taxes/

How China silences its fiercest critics | Globalpost
http://www.globalpost.com/dispatch/news/regions/asia-pacific/china/110627/china-free-speech-ai-weiwei-hu-jia

China demands Ai Weiwei pay $1.85 million in taxes, fines | Reuters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1/06/28/us-china-artist-idUSTRE75L3U520110628

Ai Weiwei to Pay $1 Million in Tax Penalties, Chinese Art Scene Moves On
http://hyperallergic.com/27965/ai-studio-tax-penalty/

Martin Rowson on David Cameron's meeting with Wen Jiabao - cartoon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cartoon/2011/jun/27/cartoon-david-cameron-wen-jiabao

Web Ratings Disabled for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ilm
http://www.pcworld.com/businesscenter/article/230858/web_ratings_disabled_for_chinese_communist_party_film.html

感谢纽约的推友@dgatterdam

Ranch of Souls 心灵的牧场:艾未未谈网络、艺术与公民问责 (Youtube HD)

心灵的牧场::艾未未谈网络、艺术与公民问责

http://youtu.be/4d6ZoTJA6ZI



感谢两位艾老师。

德国之声:米勒朗读艾未未博文 提醒勿忘刘晓波

摘要:就在默克尔为欢迎温家宝而准备的国宴准时开席时候,艾未未被禁博客书朗诵会也在柏林文学屋准时开场。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在内的三位朗读者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呼吁德国政府明确指出中国的人权问题。

“ 媳妇路青说,好时是童子,乱时像个老干部, 影子有点像老毛。”当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读到艾未未的博文《昨晚去理发》里描述作者外貌的段落时,台下传来阵阵笑声。当读到关于六四的博文《让我们忘记》时,听众们又陷入了静静的沉思。赫塔·米勒读得很动情,观众听得很入迷,6月27日晚的柏林文学屋艾未未被禁博文选朗诵会上,近百个座位座无虚席。

一位从事摄影工作的听众知道艾未未作为艺术家的身份,也曾慕名去参观过柏林画廊里艾未未亲手制作的陶瓷艺术品"裙子"和木雕"树"。听完一个多小时的朗诵会后,他意犹未尽地说:"今天听读了他的书,他充满诗意的语言表达能力令人钦佩,从文中可以听出他是个经历了很多事情的人,同时也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艾未未艺术家朋友的评价与希望

德国一家出版社将于7月下旬出版艾未未的被禁博文文选集《不要对我有幻想》,出版社以及柏林文学屋之所以把朗诵会提前到温家宝访德之际,就是希望借此引起更多公众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同时在柏林和北京拥有私人画廊的亚历山大·奥克斯(Alexander Ochs)作为艾未未的老朋友也出席了本场朗诵会。他之前已经读到的一些博文,都是在他看来表面而浅显的英文版翻译,对于今天的德语版朗读会他评价道:“他的文章非常令人难忘,用词遣字十分精准就像他的艺术品一样,极具美感。而这些也渐渐证实了我的想法,艾未未毕竟只是个中国人,人们总是错误的估计了他在这里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艾未未就是在为他的同胞创作艺术,他的文章也只是为自己的国人而写。”

亚历山大•奥克斯对周三艾未未获释深感欣慰,虽然还没有和艾未未通话但已发去问候邮件。另外,他认为默克尔在马克思·利伯曼别墅(Max Liebermann Villa)宴请温家宝是颇具象征意义的因为:"利伯曼曾经是一位著名的印象派艺术大师,1933年他被迫辞去了美院院长和其他荣誉职务,隐居在自己的别墅里创作一些山水画以及照看自己的花园之至去世,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艾未未以后也只能创作风景画和看护花园。"

赫塔·米勒呼吁关注艾未未、勿忘刘晓波

在前东德出生长大,有着类似经历的作家克勒伯(Uwe Kolbe)和柏林艺术家比斯基(Nobert Biskey)也朗读了艾未未的节选作品。作为当晚压轴的赫塔·米勒在读完《沙尘静静地降落》、《此时此地》和《我准备好了》等7篇博文时,她情绪激动地呼吁说:"我希望再次提醒大家勿忘刘晓波!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被判刑11年。可惜最近的几个月基本没怎么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我担心他被渐渐遗忘。如果公众不再继续关注他的遭遇,他的境遇只会更糟。在中国服刑11年,就算能熬过去也相当于丢了半条命。刘晓波因为编写《零八宪章》而被捕入狱,(我听过)该宪章的朗读会,他的文章非常精彩,充分体现了他对政治和社会的理解及分析能力,人情味也很浓。晓波真的是一位才华横溢而又拥有高尚品质的知识分子。我们必须在关注艾未未等艺术家的同时也不忘时刻提及他。这样的人要坐11年的牢,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他并没有要发动革命,只是通过这个宪章希望中国成为一个尊重人权的国家。他在宪章中进行了缜密的理性分析,提出了将中国变成另外一种社会的措施。"

对于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的指控,赫塔·米勒也有自己的一番理解:"类似经济犯罪的指控,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专治集权国家的人来说应该并不陌生。他们在提到我的时候从来不提文学作品,只会给我冠上像贩卖毒品、从事妓女行业等所有一切违法的罪名。幸好我从来没有因此入狱。如果我真的被捕了,那他们所强调的罪名一定与事实不符。曾经有国家秘密警察说我是妓女、并与8个阿拉伯学生进行交易。我说我并不认识阿拉伯人,他们说,只要他们想说,我甚至可以认识20个阿拉伯人。我一直很害怕这样的污蔑。而现在在艾未未身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是这些集权国家惯用的伎俩,他们没胆量直接说我们侮辱了他们的政党,就会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我们的头上,以此模糊比如在中国关于共产党以及社会体制等内容的讨论焦点。"

作者:安静

责编:乐然

来源: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197620,00.html

何清涟:艾未未事件让西方社会放弃幻想

6月22日晚,中国著名艺术家维权人士艾未未在被关押八十一天之后,中共当局却出人意料的让他交保释放,北京为何突然改变态度,获释后艾未未也与往常大胆直言的作风不同,对媒体保持沉默,令人关注,为此《法国国际广播电台》6月26日电话连线采访旅居美国的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请她谈谈对艾未未获释的看法。

艾未未在北京机场被拘捕后,引发国际间对中国人权现状的关注。多个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通过外交途径与中共政府交涉,敦促中共当局停止任意拘押异议人士,但是都没有即时性的影响。对北京突然改变态度将艾未未释放,何清涟觉得,这只不过是中共政府重新启用当年和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人权外交的套路---就是打人质牌。

对于选择这个时间释放,何清涟提出三个看法:

第一呢,是过了所谓茉莉花革命的恐怖时期,就是对共产党来说没那么恐惧了,这是一点;

第二点,打散艾未未的团队、消减艾未未的行动能力,这个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第三个,何清涟觉得有几个外交因素要考量,就是最近温家宝访问欧洲,为了欧洲之行顺利一点,需要有好的环境,不想面临很多欧洲记者询问艾未未的问题,这是其一;其二呢,在美国方面,今年它的外交关系也不算是很轻松,尽管中国已经多方表态:中国不会挑战美国,中国军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中国在近几十年内赶超美国是一个神话,这样的话已经说了很多遍,是通过戴秉国还有上将陈炳德,包括其他高层官员,不断的放出这个话来。

此外,何清涟还分析,最近还发生了一件让中共政府很不爽的事,就是从2004年以来,在美国陆续上市的三百六十多家中国概念股,在美国已经成了财务欺诈的同义词,已经有几十家被停牌,一百三十多家被禁止交易,剩下的这些,据路透社消息,中国有关方面和这些公司正在想办法,不要受到这一百几十家的波及,希望还能够在美国继续生存下去;这些都是需要和美国这边好好谈的问题。

亚洲自由电台:岳路平反驳《新华社》挺艾遭打压 艺术总策划被撤


岳路平反驳《新华社》挺艾遭打压 本台独家透露艺术总策划被撤

亚洲自由电台 2011-06-28


西安美院的青年艺术家岳路平曾经批评新华社借他之名抹黑艾未未。岳路平星期二向本台透露,他原受邀担任第七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总策划,但艾未未事件之后整个局面改变,他被撤销了工作。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被失踪”期间,除了各国官员政要,人权团体发起各种声援及呼吁外,全球各地的艺术家也不断以行动表达对艾未未的支持。有艺术家拒绝在中国的展览,也有发起大游行,也有的以文字及创作来抗议中国政府的做法。

艾未未被带走调查期间,《新华社》发文章指摘他抄袭艺术家岳路平作品。而在西安美术学院任教师的岳路平当即发表声明,批评《新华社》用他的名字抹黑艾未未,他认为当局动用国家宣传机器,对未经定罪的艾进行攻击抹黑,是不公平的。

在艾未未释放后,岳路平上周六在博客发表文章表示:每一次,我们都以为强大的暴力最后会消灭弱小的主角,但是每一次,良心和正义总是通过非暴力的公众舆论击溃暴力。一次一次的相似剧情给我们暗示了一条真理:良心一定是最后的赢家。

明报6月29日报道:艾未未公司委律师促税务听证

艾未未公司委律师促税务听证


【明报专讯】内地维权艺术家艾未未所在的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正式委托北京律师浦志强、夏霖为其辩护,浦志强昨日对本报说,三日内将递交申请,要求税务部门召开听证会,解释对发课公司进行处罚的理由和程序是否正当。


追税1200万 艾非负责人拒签

浦志强证实他接受发课文化发展公司的委托,但强调该公司法人代表是艾妻路青,所以主要是与路青商谈。据自由亚洲报道,北京税务部门周一到艾未未工作室,要求他签字补交1200多万人民币税款,但艾指自己不是负责人而拒绝签字。

此外,曾批评新华社用其名字抹黑艾未未的青年艺术家岳路平,原被邀担任第七届中国宋庄文化艺术节总策划,但艾未未事件后遭撤职,“宋庄艺术节方面不断给我施加压力。我的声音是代表我个人,不代表任何组织,实际上等于他们要和我划清界线。”


28/06/2011

2011年6月28日发课公司涉税案最新情况


2011年6月28日发课公司涉税案及艾未未情况

(一)

有关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税案,发课公司今天已正式委托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浦志强、夏霖律师代理。(via @duyanpili ) http://goo.gl/eAC8V

(二)

发课公司今天仍然没有经理刘正刚和出纳胡明芬的消息。昨天发课公司刚刚通过朋友获悉刘正刚在审讯中突发心脏病被送医院抢救,大约在十几天前转送到兰州武警医院治疗,据悉属“遣回原籍,监视治疗” 。不许探视,不许对外联系,情况堪忧。

(图)网友寄给艾未未与路青的企鹅娃娃(附艾家地址)

艾未未家的地址是:

北京市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村258号
邮编100015

没办法到北京看望他的朋友就给他寄张明信片吧,写上你的支持与祝福,让邮递员和国宝也看到。

上次有朋友问我“念”的T-shirt哪里能有(说淘宝上搜不到),我觉得艾家可能有。现在他回来了,那就写信过去索要吧。

Jo's Eye设计:Love Ai Weiwei Wallpaper 壁纸

Love Ai Weiwei 壁纸 1920x1080

Jo's Eye这个二人设计组合给我们网站寄来设计的Love Ai Weiwei 壁纸。有三种分辨率提供下载:
1920x1080
1680x1050
1440x900

非常感谢这两位设计师。我们希望更多的中国艺术家和设计师们能够向本网站投作品。投递地址为:loveaiww+create4ai@gmail.com。这些作品将会送给艾未未本人。

“为艾创作”的作品展示页在这里:http://loveaiww.blogspot.com/p/create-for-ai.html

苹果日报:艾未未被追税连罚款 1200万

艾未未被追税连罚款 1200万
苹果日报 2011年6月28日

北京市税务局昨通知日前才获释的艾未未,要求他补缴税款及罚款合共1,2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艾拒绝在通知书上签名,并向探访他的朋友透露,公安声称已释放的两名发课公司职员,即设计师兼经理刘正刚及出纳胡明芬,至今仍联系不上,刘更在审讯期间突发心脏病,被送到兰州武警医院治疗,禁止与外界联系。


艾未未的母亲高瑛向本报记者证实,北京市两名税务人员由公安陪同,到艾未未的住所,知会他补缴税款近500多万元,以及700多万元的罚款。但艾说他不是发课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法人代表为艾妻路青),自己只是公司的一名设计员,不知道涉税情况,而较清楚公司运作的刘正刚及胡明芬仍未能联络,他不能无缘无故的签名。艾笑说:「就把我和路青一块带走吧,请便!」税务人员最后把通知书留下便离去。


49岁来自兰州的刘正刚, 4月9日在北京被四名着便装男子强行带走。高瑛表示,公安上周六指刘已获释,但艾打听后才略知刘的惨况。 《苹果》记者


27/06/2011

发课设计公司最新情况 Latest News from FAKE Design Company (2011-06-27)

下面是来自推特的一些消息(不同的来源,但请自行验证):

警方说胡明芬、刘正刚都释放了,实际上,现在这俩人连同家人都无法联系上。更令人揪心是,下午刚刚得知刘正刚原来并非释放回家,而是审讯中突发心脏病入院,到现在发课公司也无从得知他的病情和状况。

Police said Hu Mingfen and Liu Zhenggang were released. But in fact, nobody can get in touch with these two persons and their family members. More disturbingly, I learned just this afternoon that Liu Zhenggang was not originally released to go home, but he suffered a heart attack during the trial and then was hospitalized. Till now FAKE company has no way of knowing his illness and current condition.

发课公司设计师、经理刘正刚在被绑架后审讯过程中,突发心脏病紧急抢救,后转到兰州武警医院(日期不详),在公安机关的严密监视下治疗,禁止与外界联系、禁止透露任何消息,家属称,刘正刚之前并无任何心脏病史。直到现在,艾未未都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艾未未今天告诉我,他不是发课公司实际控制人,只是公司一设计人员,没有人给他看过财务报表,他也不知道涉税情况。清楚事件的刘正刚经理和会计胡明芬,到现在也无法联系上。而此刻税务机关却上门要他签字补交巨额税款,否则就法人路青“带走”,艾未未要他们请便,一块带走。

Ai Weiwei told me today that he was not the actual controller of FAKE DESIGN, but only a designer. Nobody had given him financial statements to read, and he was not aware of tax-related issues. The ones who are aware of these issues are manager Liu Zhenggang and accountant Hu Mingfen, who can not be reached at the moment. The tax authority came to ask Ai Weiwei to sign and pay huge amount of taxes, otherwise they will "take away" Lu Qing, the corporate representative of FAKE Design. Ai Weiwei asked them to go ahead and take himself too.

今天,北京市税务机关给“发课”公司发了告知书,通知“发课”公司补缴税款并接受罚款(按逃税额一点五倍处罚,税法规定最高可按五倍处罚,看来税务机关还是比较“仁慈”)。补缴的税款近五百万,处罚七百多万。

Today, the tax authority of Beijing send a notice to "FAKE Design" company, informing that the company should pay back taxes and accept a fine (1.5 times of tax ammount; the tax law allows five times as the maximum punishment; it seems that the tax authority is a bit "merciful"). The total tax payback is around 5 million and the amount of fine is more than 7 million.

张瑞作品 Rui's Work: Love Ai Weiwei

作者:张瑞
油画;规格:40厘米X40厘米
标题:Love Ai Weiwei

Author: ZHANG Rui
Oil Painting; Size: 40cm X 40cm
Title: Love Ai Weiwei

Love Ai Weiwei


Love Ai Weiwei


注:这是艺术青年张瑞特意为我们网站订做的作品。非常感谢瑞。她的推特帐号是@rz1999
Note: This is a work devoted to our website by young artist Zhang Rui. Many thanks to Rui. Her twitter id is: @rz1999.

胡佳归来



曾金燕:极其漫长的一天,说不完的话。大家不要来找我们,进不来的。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在慢慢地重新认识社会,安排他的生活和工作。我想再无需我代言了。附上昨傍晚的一张照片,感谢!http://bit.ly/jYCAGm

BBC:英艺术家对艾未未获释感到“振奋”

英艺术家对艾未未获释感到“振奋”

BBC 2011年6月2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32

艾未未被中国当局拘押,在英国引发艺术家的声讨。

知名的英国雕塑家卡普尔表示,艾未未获假释令他振奋,但是呼吁继续努力,保障艾未未的自由。

为了抗议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被拘押而在上个星期宣布取消北京展览的阿尼诗•卡普尔说,他认为艾未未是被迫认罪。

卡普尔说,他不相信艾未未会逃税,他也不相信中国当局是因为艾未未认罪或者是艾未未患有慢性疾病才释放艾未未。

卡普尔形容这些是“标准的借口”。

卡普尔向《泰晤士报》表示,“我们必须继续发出噪音、我们一定要让他们感到刺耳”,他呼吁所有的艺术家拒绝到中国展览作品。

英国艺术家佩里和特纳奖得主德勒尔也对艾未未获释发表了意见。

佩里形容艾未未获释是个好消息、德勒尔则表示,他认为中国当局让艾未未假释,只是“讨好西方”,他觉得“中国一定是利用艾未未的家庭和儿子向他施压”。

原文链接:http://goo.gl/QssHf

BBC 艾未未获假释 国际社会做出反应

艾未未获假释 国际社会做出反应

BBC 中文网 2011年6月22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2:49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获得假释后,一些国家和组织立刻做出反应。

欧盟外交事务最高专员阿什顿周三(22日)对中国当局假释艾未未的消息表示欢迎,同时批评中国当局逮捕艾未未的做法。

阿什顿办公室发表声明说,“艾未未的案子引起广泛关注。上周在北京举行的欧盟中国人权对话中也提到这个案子。”

欧洲议会主席布泽克进一步对中国当局提出批评。他强调,艾未未的被捕是没有理由的,也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他说,这是中国当局最近对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见人士进行全面镇压最典型的例子。

非法软禁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亚太区副主任贝凯玲表示,艾未未获假释是重要的一步,但是现实是艾未未没有受到指控却受到长期拘留,这违反了中国的法律程序。

贝凯玲强调,艾未未必须获得全部自由,不应该受到非法软禁。中国许多人士在被强行拘留获释后都受到软禁。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星期三(6月22日)发表英文电讯稿说,遭到监禁的中国著名异见艺术家艾未未已经获得假释。

新华社援引北京市公安局的话说,艾未未获得假释是因为“认罪态度良好和身患慢性疾病”。
北京警方说,“艾未未多次表示愿意支付他所逃掉的税款。”

艾未未在回家时对等候他的记者们表示感谢,但是他说,根据假释条件,他不能再多说。

舆论分析说,艾未未获得假释与中国总理即将访问欧洲3国有关。温家宝将于周五(24日)开始对匈牙利、英国和德国进行正式访问。他不希望欧洲媒体、政界、人权组织和艺术团体不断举行抗议,给他的欧洲之行罩上阴影。

震惊和憎恶

亚洲自由电台:艾未未本台独家采访:感谢香港各界声援支持

艾未未本台独家采访:感谢香港各界声援支持
2011-06-24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取保候审后,各国及团体对他获有限度的自由持续提出许多批评及呼吁。艾未未星期五藉本台表达对香港各界支持与声援的感谢。

图片:艾未未与媒体短暂会面并表示,不能接受采访,便回屋(微博/记者心语)

北京维权艺术家艾未未星期三深夜获取保候审,并回到他在北京的住所。艾未未强调目前不能接受传媒访问,又透露当局禁止他在网上等发表意见,作为换取自由的条件。
艾未未自从今年四月初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带走后,香港各界持续以不同形式发出对他的呼吁及对北京当局的抗议。香港各地出现艾未未涂鸦作品,艺术家拿椅子到中联办门口静坐抗议,也发起大游行及艺术展。今年的六四烛光晚会中,艾未未的照片及头像也不断出现,释放艾未未的口号更是不绝于耳…对于这种种的关怀及支持,艾未未星期五藉本台表示对香港的感谢。他说:“我非常感动,香港是华人世界非常有良知的一个社会,我很感动,包括每一个人的每一点,这不仅仅是为我,而是为一种信念,社会应该走向更加合理,更加人性,九死一生,我也不能说太多,因为我不能接受采访,还是有必要表示敬意,表示感谢。”

26/06/2011

新唐人采访艾未未妈:81天折磨 媒体让我不孤独

艾未未妈:81天折磨 媒体让我不孤独

一生最痛苦的时候 不知何时是尽头 见到艾未未像梦一样
新唐人电视 www.ntdtv.com 2011-6-25 22:23

新唐人2011年6月25日讯】(新唐人记者梁欣采访报导)北京艺术家艾未未22号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获得取保候审回到家中,虽然艾未未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他仍然特别藉由媒体表达了对各界的感谢之意。25号本台记者透过电话采访了艾未未78岁的母亲高瑛,她讲述了在艾未未被当局带走期间,焦虑的母亲的心历过程。这81天的折磨是一生最痛苦的时候,不知何时是尽头,但是媒体让她感觉不孤独。


录音链接:艾未未妈:一生中最痛苦的 81天

记者:请谈一下将要如何面对后续,因为艾未未还要面当局标志的罪名,请选择您可以谈的,谢谢..

艾妈:我跟你说吧,我要说的话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说的,我觉得我说的都是正确的,我也没什么顾虑,因为,我对各种媒体都不认识,不了解的,但是我相信所有的媒体都应该是有正义感的。所以说我觉得,艾未未我的儿子的事情发生以后,说实在的众多的媒体,给这个事件都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觉得,我真的感觉我不孤独了。我觉得有那么多伸张正义的一些媒体,我就是感到欣慰;因为,在那个时候我找不到政府,也没有人来理我,但是我失去了儿子,要找儿子我找不着,所以呢,只有各种媒体给我送来一些信息,我看到了,媒体对我儿子那种伸张正义的那些各种形式的、传递声音,我听到了;还有那么多人,能够对我儿子这一次的打压提出抗议、要求释放,我觉得我不孤独。

艾妈:因为,他自从抓进去到他出来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公检法的或抓他的人、单位告诉我,我儿子在哪里,为什么这样关(押)着他?为什么不放他?关他的理由是什么?我都不清楚,我只是听各种,尤其是这个官方的媒体吹风,一会说这个,一会说那个,弄得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但是我心中有数的,我认为我儿子他所作、所为他是正确的,他是为老百姓说话的,他是维权的,他不是为我们家讨什么公道而是为老百姓讨公道,所以导致了最后关进了监狱。那么,现在,22号他出来了,也是我们期待的一天吧,没想到会这么快,但我思想还是有准备的;我觉得也许是无休止的等待,但是有一个信心,就是他总会把他放出来的;放出来我就知道那他有说话的机会,是吧?所以呢,突然的放出来呢,让我觉得像一个梦似的,开始我都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呀,因为老是吹风嘛!各种风吹来吹去的。但是,我觉得呢既然很多的媒体;官方新华网没发出来以前,那些新闻媒体就知道了,就打进来电话问我;他们肯定会有一些内部的传递信息吧,我呢也觉得有可能是真的,但是,毕竟不是官方的声音呀,这也不可信吧!当我见到我儿子了,我才相信了,这事是真的,要出来了,我很高兴;我相信所有的,主持正义的媒体呀,还有他的朋友呀,还有跟随他的这些所谓粉丝呀、 网友呀,都是非常高兴的,有很多生动的故事,他们比我更激动,

征求志愿者“为冉翻译”

2011年2月24日,四川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冉云飞实施刑拘。3月28日,冉云飞夫人王伟女士称,当天上午她收到成都市公安局对冉云飞正式批捕的通知,该局于2011年3月25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冉云飞实施逮捕,现关押于都江堰。

推友@kRiZcPEc发起了“为冉翻译”的项目。现征全球征募志愿翻译者。和“为艾翻译”不同的是,这是从中文翻译到英文,目的是让世界更好认识这位“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之一的冉云飞。希望这样的努力能够唤起更多人对这位遭受“文字狱”的异议人士的关注和保护。推友@kRiZcPEc是“为艾翻译”的一位主要参与者,具有优秀的翻译能力和无比的热情。

她从冉云飞的495篇文章中选了33篇, 另加冉匪语录: http://goo.gl/V1y3p

通过参与,您可以锻炼自己的翻译能力以及和其他人进行网络协作的能力。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能够让人知道良知不灭,传递希望的火种。有意者请发邮件到:trans.ranyf@gmail.com。

如果您担心翻译这位“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作者的作品可能会涉嫌“翻译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请到推特上咨询我们的刘晓原大律师(@liu_xiaoyuan)。据可靠消息,目前获得这种罪名的人在世界范围还真没有,但谁也不能保证将来有木有,因为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法律不是您的挡箭牌。不过如果因此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那也许值得一试。

爱艾未未
2011年06月26日

荷兰艺术家 Lia Harkes 声援艾未未的投影视频作品:如何出来 HOW TO GET OUT Free Ai Wei Wei

荷兰艺术家 Lia Harkes 将游动挣扎的鱼、 “草泥马挡中央“艾未未头像动画投影在在艺术馆窗玻璃上,声援艾未未。

如何出来 HOW TO GET OUT


感谢@lihlii提供信息

环球时报社评(6.24):西方总想给中国法院“批条子”

社评:西方总想给中国法院“批条子”
环球时报 2011-06-24 16:06

摘要:西方对艾未未案的态度,是赤裸裸的政治干预。他们在打断中国围绕法律建设社会秩序的努力,他们试图在中国法院的上空,升起西方意识形态的旗帜。他们希望中国的法官背诵美国及欧洲的政治文件,而不是中国的法典。他们很想有在关键时刻向中国法官“批条子”的权威。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原文链接:http://goo.gl/4TRHG


推特上的评论:
@yechcc 不要脸,“批条子这种事”分明是TG特色,还好意思说别人
@Emiweg 土鳖

呼吁艾未未释放的又一个签名 AVAAZ.org

Screen shot 2011-06-26 at 12.43.46 PM by jiruan

上图是到目前为止的截图。有13万2425个签名,仅次于Change.org征集到的签名。

该签名地址:https://secure.avaaz.org/en/artists_for_ai_weiwei/

译者:有关2011年6月24日艾未未取保候审的外媒/博客评论综述


核心提示:以下是译者们综合了七家外媒上或中国观察者博客上对艾未未取保候审的评论摘要,均为节译,点击原文链接可查看原文全文。
【图:艾未未位于草场地的工作室兼住宅门口贴上了他的支持者们制作的海报,《纽约时报》配图】



①孔杰荣 Responds to Ai Weiwei’s release (译注:这可能是最早发表的关于艾未未取保候审的评论,加之孔杰荣教授的影响力,使得这篇评论成为媒体和博客上讨论同一事件的起点,多人引述过这篇文章中的观点,但是它却遭遇了404障碍,具体原因不明,链接为google快照地址。)

取保候审是中国政府在了结有争议的案件时,通过和嫌犯达成某种交易而让双方都“有面子”的转圜的处理方式,这个案子应该就是这么处理的。

艾被“取保候审”与法制无关,却与中国当局所喜的不受约束地扭曲法律的伎俩有关。这种结果说明国际公共舆论造成的压力加上强大的国内的人际关系,即使对于一个如艾未未一样敢于史无前例地对中共公开竖中指的人来说,也是一剂威力巨大的合成解毒剂。毫无疑问,艾的明星天赋、他特殊的家庭背景和全球艺术圈对他的支持都是促使他获释的重要帮助。

②华尔街日报《中国实时报》Why Ai Weiwei Was Let Go 为什么艾未未被释放 墨儒思

艾未未被释放不是象表面上那样因为屈从于国家压力,而是因为国内政治。艾被监禁和释放是未来数年内谁可以在北京执掌大权的政治斗争的直接表现。

无论是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还是在南海问题上,中国都显示出他们对“国际形象”毫不在意,更愿意强硬对待,而不是姑息纵容“国际压力”。

艾未未可能行为高调,但他只是中国政治这盘大棋中的一粒小棋子。棋还在下,输赢还未见分晓。是希望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为公民提供法律保护,政府可以有“忠诚的反对派”的右派会赢呢?还是希望回到社会主义价值观,不惜发动大规模群众运动的左派会赢?还是当前掌权的中间派会占上风?中间派们认为中国需要被监管,并很大程度上不害怕世界其他地方对它的看法。

艾未未忘记了全世界的社交媒体也不能保护他不受拘押,而他能重获自由也许是因为每天要镇压100多场社会骚乱的强硬派认为他已经牢牢记住了这一点。

③欧逸文 纽约客《中国来鸿》AI WEIWEI, DIPLOMACY, AND FREEDOM 艾未未、外交和自由

情势急转直下,艾未未在近期可能不会再被拘押,但是他也不能对外发表言论。国际的外交动作到底是有助于还是有害于他的被释放?这个问题可能会被研究很久,因为艾的案例实在罕见。简而言之,我认为公共压力在此处是有效的,但是中国的长期外交计算到底会出现什么接过如何还有待观察。

艾被释放也说明中国官员有足够的信心来处理这一被高度曝光的案件,避免进入一场无人能赢的对抗之中。

④Ariel Zirulnick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Ai Weiwei's release elicits calls for China to free more dissidents 艾未未被释放激起让中国释放更多异议者的呼声

有些新闻认为是温家宝即将对欧洲进行访问促使艾未未被释放,因为好几个欧洲国家和欧盟官员都批评中国逮捕了艾未未。

“他被取保候审可以看做是政府对如潮的批评所做反应的象征性举动,”国际大赦组织亚太地区副主任Catherine Baber说,“将为艾未未而发声的国际呼吁延伸到那些仍然被秘密关押,或被控犯了颠覆罪的活动家们至关重要。”

当全球热议艾未未被释放的同时,中国的审查机构则在努力删除所有关于艾的讨论。CNN的新闻在播放这一段的时候黑屏,新浪微博上如“释放”、“AWW”、“胖子”、“爱未来”甚至“回家”这样的词都成了禁搜词。

⑤纽约时报 Now Free, a Chinese Dissident Muzzles Himself 中国的牛虻虽然被释放,但失声了

在介绍了艾未未重获自由的代价是他同意自我噤声之后,这篇报道又援引了高智晟、刘霞的案例说明一个中国公民,甚至只是一位中国异议人士的家人是多么容易被强制噤声,接着又提到赵连海也遭遇同样困境,但是在艾未未被捕后他还是打破了沉默,不过中间仍有反复,比如他曾说过他感谢政府等话。而陈光诚即使是在刑满释放后在软禁状态仍被严重打伤。江苏的民间环保人士吴立红在被释放后,仍然被要求不能上网或接受采访,他也无法找到工作,靠自己种菜为生。

文章最后说,一些人权倡议者即使欢庆艾未未在周四被释放,仍然担心政府已经成功地让最富盛名的“中国良心”哑巴了。浦志强律师说:“政治势力可以轻易地让某个人闭嘴。但是这么做只说明了它的心虚和不自信。这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法律体系的失败。”

⑥中国见红博客 Ai Weiwei is Not Free – What we learned about China from his imprisonment

艾未未并没有获得自由,他只是从不为人知的监狱转到了人们知道的监狱——他的家中。同时,这也不是中国人权的转折点,仍然有超过100名的活动家被拘押,许多人被控“颠覆罪”,如刘晓波。

最重要的是,要驳斥所谓国际压力帮助艾未未获得保释的说法,四天后胡锦涛就要与苏丹的奥马尔・巴希尔见面,如果他连与犯下了达尔富尔种族灭绝罪的通缉犯见面都心无芥蒂的话,他们又怎么会在乎你们对小小的中国艺术家的失踪表达的不满?

⑦我看中国博客  ChinaGeeks Thoughts on Ai Weiwei’s Release: This is Not a “Victory”

在驳斥了很多人把艾的获释自动地归为“我们做到了”的自我表扬之后,博主说,我认为值得考虑的是艾未未因为获释,同时自我噤声,很可能围绕着他的推特建立起来的异议交流圈会就此解体,这样他是自由了,但失去了支持者,而且还封住了国际社会的口,让他们互拍肩膀而忘记了还有那么多在监狱里的异议者。

艾未未的获释可以看做是政府想要赢得主动的一招,至少可以转移部分的注意力,而被忽略的报道有着更深的含义:经济增速的降低、通货膨胀的增加、令人尴尬的腐败案曝光、独立人大参选人被打压、民间反腐网站被关闭、能源短缺、洪水泛滥、抗议、爆炸、骚乱……!噢!政府觉得“胖艺术家获释了!”成为报纸头条相当不错。

新华社(国际日报):艾未未案件折射西方一些人對中國司法的傲慢與偏見

評論:艾未未案件折射西方一些人對中國司法的傲慢與偏見

2011 六月 25 08:07:09 PDT 来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6月25日電 北京市公安機關22日宣佈依法對艾未未取保候審之後,一些西方組織和個人迫不及待地開始政治化的解讀,以有色眼光看待這起經濟犯罪案件,甚至將艾未未的依法取保候審歸因於中國政府迫於所謂“國際壓力”的結果。

這些批評中國法律制度的人並沒有以理性的法治思維來理解中國司法機關對案件的處理過程。或者說,他們長期的意識形態偏見遮蔽了自己的雙眼,以至於對事實視而不見。

北京市公安機關發佈的聲明說,對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依法進行偵查,已查明其實際控制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存在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等犯罪行為。鋻於艾未未認罪態度好、患有慢性疾病等原因,且其多次主動表示願意積極補繳稅款,現依法對艾未未取保候審。

聲明雖短,但事實清楚:艾未未是因為涉嫌經濟犯罪而接受調查,犯罪事實清楚。司法機關對其採取強制措施,是因為查證其犯罪行為的需要。認罪態度好和患有慢性疾病,是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審的法定條件。這也是司法機關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和實行人道主義的具體司法實踐。

中國是法治國家,對打擊犯罪既不會因為所謂外部因素而寬,亦不會因外部因素而嚴。寬嚴相濟是司法機關依法獨立行使司法權而作出的自主裁定。從艾未未的被監視居住到被取保候審都是依法行事,寬嚴適當。中國的司法制度也不會因所謂外部“施壓”而改變。

多年來,中國刑事法律制度改革越來越注重證據,越來越注重程序公正,其目的就是既依法打擊犯罪,又維護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

西方一些真正的專業法律人士在被問到如何評價一些敏感案件判決結果時,他們往往回答:我沒有坐在旁聽席上聽完所有的呈堂證供,無法得出公正的結論。

這是法治精神賦予法律人士應有的謹慎和理性。

但是以法治權威自居的一些西方人,在沒有掌握證據,沒有掌握事實,甚至對案情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卻對中國司法機關處理案件指手畫腳,橫加指責,甚至將公安機關依法採取的取保候審,說成是所謂其施壓的結果,確實讓人愕然。

這種傲慢和偏見是對中國司法主權的粗暴干涉與侮辱。這些人在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同時,也把自己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的面目,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完)

作者: 新華社

来源:http://www.chinesetoday.com/news/show/id/508517

国际日报简介:

《国际日报》创刊于1981年,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印刷发行站点,每天以52-80个版面的篇幅报道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动态,日发行量达60余万份以上。《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文汇报》美洲版随该报同步发行。为了更好的展示中国轻工业品牌的国际形象,扩大中国品牌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促进对外交流与合作,经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中外宣发函(2007)89号】批准,中国轻工业年鉴社与《国际日报》合作,在美国《国际日报》开辟中国轻工业专版,并成立了中国轻工业专版编辑部。

《国际日报》中国轻工业专版组织结构:
批准单位: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外宣传办公室
合作单位:美国《国际日报社》
中国轻工业年鉴社
采编单位:国际日报中国轻工业专版编辑部

完整介绍见互动百科词条:
http://www.hudong.com/wiki/%E5%9B%BD%E9%99%85%E6%97%A5%E6%8A%A5

没完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