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1/12/2011

《動向》雜誌專題:艾未未案樹欲靜風不止

專題:艾未未案樹欲靜風不止

目录: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16/t316toc/t316toc.html

文章链接(页面右侧):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16/t316-main.html

55

艾未未VS北京政府第三戰:淫穢門事件
□我喂喂

57

網上挺艾的裸照潮
大陸□李天天

58

「砸場」效應在持續擴散
──歲末的尾巴與正在崛起的一代
□威廉姆斯

60

王仲夏:一角錢債主的「未來國父」
□磨 礪

王仲夏:一角錢債主的「未來國父」

借據:茲收到王仲夏先生借與錢款壹角

  立據人今莫名債台高築幸蒙德士仁人義膽俠肝恩助敝人力渡黑暗共尋正義特誓知恩必報毫釐俱返

  今恐人心不古 立據一紙 付與債主恩公存證

  恐口無憑 憑此為據 是據以證 證據立誠 右給債主人 

  立據人 艾未未

  請相信你的眼睛,這的確是一張具有民國范兒的借據,而且債務人從債權人那裡借得的錢款,也的確僅僅只有壹角。至於此借據上的債主王仲夏與立據人艾未未,則更是真實生活中的兩個大活人。

  艾未未是誰?想必讀者諸君人人皆知,所以對他就免去贅言了,然則其恩公王仲夏,大抵未必會有幾個讀者能知道其人。故此,在這裡有必要對其稍作簡單介紹:

  此公年方二十七,無業自由主義者,家住京城望京小區,《零八憲章》首批三百零三個聯署人中一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發起憲章運動而身陷囹圄後,此人製作了一批印有劉曉波頭像的T恤衫兜售與他人且不說,還親自穿了一件滿北京城肆無忌憚地遊蕩好幾天,故此,曾被當局大大地麻煩過。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的下午,中共雲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伍皓竄至中國人大新聞學院做講座時,一名青年男子冷不丁地走上台去,掏出六十張面值五毛錢的人民幣朝伍皓扔去,並對其大喊一聲:「伍皓,五毛!」,然後揚長而去。扔錢者,即是此人也。

  《零八憲章》問世後不久,現居毛利國的前中國人大學生自治會的流亡者大草蝦曾曰:「國父怎麼不可以是一群人呢?美國獨立後,先前的獨立宣言簽署者就都成為了未來美國的國父;依我看,未來中國的國父,就應當是今天的這批《零八憲章》簽署者,比如我的校友王仲夏,也可以被稱為王國父嘛。」於是,推特上,但凡只要一提到「國父」,人們就知道說的是王仲夏這傢夥。

  此番,當艾未未被北京稅務局無端找茬兒弄出來個天價罰款事件,海內外的艾未未支持者們聞訊後自發地掀起了「爭當艾未未的債主」網絡浪潮。當時,無業「國父」便不由分說向這位遭到卑鄙構陷的藝術家伸出了援手。於是,在那三萬名債主中,就有了這位持有借款憑據編號七九四的「一角錢的黃世仁」。

  「王國父」非但絲毫不以自己借款額微不足道而自慚形穢,相反,事後他還逢人便講:好歹我也是債主呀,一角錢少嗎?我還後悔當初太過於大方慷慨呢。其實借給丫一分錢,也是借呀!

  這話,一點都不錯。據艾未未稱:「一角錢真不算少,我還有一位一分錢的債主呢。」

  事實上,艾未未不僅不嫌「王國父」們借錢太摳門,而且還希望這樣摳門的債主越多越好,因為他在意的是人數,而非錢數。

  前兩天,一份設計精美考究的一角錢借據,從草場地二五八號發課工作室飛到了同為朝陽區的望京小區王仲夏的家中,彼時,「王國父」卻遊蕩到上海去等著圍觀從蘇格蘭跑來上海巡演的「後搖之王」mogwai樂隊。當他得知借據已被「楊白勞」如期送達到家後,立即委託朋友從其家中取出,然後專門快遞到了上海臨時住處。一角錢的債主畢竟也是艾未未的恩公喲!

  身為三萬分之一債主的「王國父」在推特上發推曰:「高智晟律師說在牢裡面他連名字都被警察以號碼代替了,這分明是剝奪公民尊嚴的做法嘛!反正都沒尊嚴了,與其被老共剝奪尊嚴,還不如被艾嬸兒剝奪了拉倒。這樣吧,以後大家就別呼我大名了,乾脆直接叫我『七九四號債主』好了。」

来源:http://www.chengmingmag.com/t316/select/316sel23.html

16/12/2011

时代周刊访艾未未:要有明确的游戏规则

【看中国记者魏锦华编译】

据美国时代周刊12月14日周三报道,12月12日,艾未未与时代周刊的Hannah Beech 和 Austin Ramzy坐在艾的工作室里,还有他的白猫一起做了专访。艾讲着一口很棒的英文,探讨了他的被关押,诗一般的推特,以及中国是否可以免于国际上的抗议和革命风暴的影响。以下为专访(黑体字为记者问)。

1981年你离开中国,没打算回去,但你回来了,为什么?


以前,我看到我的父亲和其他人批评(当局)、试图挣扎,但我自己还没有遭遇到。然后看到我们这一代人也被镇压。你就发现这个政权没有意愿告诉人们真相。一方面它很无情,另一方面它又那么软弱。

当你20多岁的时候,你意识到离开才能保护你的尊严,而不被这个大机器伤害。你看到过你这一代的人被毁。所有我决定离开。

在纽约住了12年,我36岁。我听了好多关于中国如何变了的消息。我父亲当时病了。我决定回到中国,最后尽尽孝心。

你1993年回来的。今天的中国和你离开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我觉得有两件事改变了中国。要生存,中国不得不对西方开放。否则它生存不了。这是在数百万人像今天的北韩一样饿死之后。一旦我们成为国际竞争的一部分,我们不得不遵从一些规则。这很痛苦,但我们必须这样。否则无法生存。但国内还是同样一部机器。没有司法程序,没有透明度。

另一件是互联网。他们意识到互联网对生存也很重要。也与生存相关。但要用它,他们不得不打开互联网。他们不可能完全审查上面的全部信息和知识。这两件事彻底地改变了这个国家的性质。

近些年,你把互联网和政治活动融合在一起,怎么发生的?

我是做建筑学的。要做建筑学,你就要与社会、政治和官僚打交道。做大工程是非常复杂的过程。你开始看这个社会,它如何运作。然后你就对它如何运作提出很多批评。

因为我做建筑学工作,新浪让我做个博客。我对他们说我没有电脑。我不会打字。他们说“没关系,很容易。我们可以帮你把它建起来。”开始时,我贴了我的早期艺术作品。只写了几篇文章。尽管写作是最令人钦佩的,但我以前没机会成为作家,因为我没有那方面的教育背景。于是我开始打字。我的第一篇博文就一句话,好象是“要表达你自己需要一个理由,但表达你自己就是理由。”

后来我写了很多。我真的很享受写作的时刻。人们会把我写的句子传开去。那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就像出膛的子弹。

你网上的工作越来越政治化,尤其你发起了对四川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校舍进行调查之后。

他们关闭了我的博客,因为我们每天都发布调查结果。我说好吧,如果政府不想要告诉真相,那么公民应该承担起行动的责任。那真是很有力量的。我们给人们看我们如何找到那些学生的名字,自愿者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们被捕了多少次,我们如何搜索的,所有的细节。

他们关闭博客的时候,我很伤心,因为我们对此无能为力。然后有个人说,“我给你开了个微博。”微博就是一句话—140个字,推特就像是诗,它丰富,真实,发自内心。它很对我的风格。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发了6万条,超过10万字。每天我至少花8小时在上面,有时24小时。

你被抓后一度沉默。那是怎样的情形?

首先他们让你知道什么也保护不了你,没有法律能保护你。他们给我举了刘少奇的例子。宪法也没能保护他,今天也没多大区别。然后他们说“我们要弄臭你。毁掉你的名气。我们要告诉人们你撒谎不诚实。”

你认为你的被释放是因为国际和国内的压力吗?

我认为这只能来自对我的支持,国际艺术界,政治界的,还有国内的(支持)。

11月份,你收到240万美元的税务罚款,中国公民开始给你捐款。后来,又有淫秽指控之说,对此,人们开始把自己的裸照上传到网上以示支持。你对国内民众对你的案子的反应感到吃惊吗?

我非常吃惊,我觉得那些搞我的人也非常吃惊。人们为新技术所鼓舞。它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这真的改变了政治情形的格局。过去,只有有权的才可以发声。现在任何人只要有清晰的思路或特别的理解都可以被认可。

阿拉伯之春发生的事情在这里有很大意义吗?或者中国处于不同的规则之下?

我认为中国的领导层企图告诉世界他们有另一套与你们不同的逻辑或价值观。当然,我不认为他们相信那一点。那只是他们不能面对真相和事实时的辩词。他们真的想要保持权力。同时,他们拒绝沟通。他们拒绝付出好意。他们拒绝付出真诚。那能持久吗?

有些中国人批评你宣扬的民主价值,认为那是西方的,不是普世的,中国有自己的发展道路。

我从不空洞的谈民主价值。我总是就具体的事件探讨。多少学生死亡了?他们的名字是什么?基本事实怎样?警察那天夜里是否真的打了我?一个人能不能有尊严的讲话?

那么,你希望在中国看到怎样的情形?

我们需要明确的游戏规则。我们需要尊重法律。如果你玩国际象棋,但走了两三步后,你可以改规则,别人怎么跟你玩?当然你会赢,但60年后,你下的还很糟,因为你从未遇到挑战。这是什么游戏?那样有趣吗?我肯定那些把我投入监狱的人他们有多累。这个游戏不对,但谁会说,“嗨,让我们公平的玩吧?”

第二,他们不能阻止人们自由交流,获取信息,表达自己。他们现在阻止这一切,那么这个国家不是该呆的地方。他们牺牲了几代人的机会。这是犯罪。

有些人争论中国不需要民主。


民主,对或错,已经被证实了。中国的做法还没有被证实。对我而言,这不是逻辑问题。它成功或失败都没有关系。你不能牺牲人民。我不能接受你可以牺牲别人的权利的现状。

你怎样度过你的每一天?还在创作艺术吗?

我是一名总是在寻找更多可能性的艺术家。我总是在试图扩展边界。艺术就是一个使用某一种特别形式或形状,或光线来交流的人的作品。生活经历当然教你如何成为一位艺术家。

我现在控制自己上网的时间,因为我要和律师谈话,跟借给我钱的人沟通。

下午,我和孩子到公园里锻炼。一周两次我到警察局听他们意见和批评。我在做一件2、3年前开始的作品-它需要很长时间完成。我很高兴他们从来没有阻止我创作艺术。

如果你有机会出国,你会出去吗?

我要评估,是呆在监狱好还是出国好?如果要走,要说再见。

你觉得出去后还能回来吗?

不仅如此。我恐怕会失去对现实的感觉。生活中有太多可以做的,活动人士不是我的首选。我觉得我会失去与这里的接触,我当然感觉欠这里的很多人。如果我可以做出努力,我会继续那样做的。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环球屎报骟人评:艾未未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

原文链接:http://opinion.huanqiu.com/roll/2011-12/2270431.html

作者:骟人评 环球屎报评论员

年底回望,2011年大概称得上是艾未未等中国“异见人士”收获的一年。艾未未虽然吃了官司,但在西方名声大振,各种奖项纷至沓来。近日刚出炉的美国《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评选,艾未未又名列第三。在刘晓波去年刚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艾未未又登上可与刘比肩的西方荣誉巅峰,这是在非西方名流中从未发生过的奇迹。

15/12/2011

《陽光時務》第9期封面和目錄

【封面:呼嘯村莊:烏坎的死亡與反抗】民選代表薛錦波的被拘押和「被死亡」,激化村莊的高度自治與官民對峙。村民們之間的聯結因為共同的土地利益受損,更在宗親關係上加了一層利益共同體關係,並在村內有智之士的指導下,將之引向合理、合法的政治訴求——民選政府、基層自治。
【封面:父亲薛锦波之死:薛健婉自述】烏坎村民選村代表、臨時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在被秘密抓捕後兩天,突然死亡。當地政府給出的死亡原因是「心源性猝死」。薛錦波的長女薛健婉2011年12月13日在家中接受記者採訪,談及父親從被抓到死亡的種種。她堅稱父親絕無心臟病史,而且發現父親屍體傷痕累累。「他們說沒有打我爸,但是我爸身上那麼多傷痕哪裏來的?」 薛健婉21歲,陸豐市金廂鎮中心小學教師,是薛家長女,薛家還有正在念書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

抗議者 年度風雲人物 《時代》頒給正在改變歷史的人

美國《時代》雜誌(Time)十四日宣布,二○一一年「年度風雲人物」(Person of the Year)獎項頒給「阿拉伯之春」、「占領華爾街」等全球各地的「抗議者」(The Protester),以表彰他們不惜生命危險、挺身改變世界、推動歷史前進的非凡勇氣。

巧合的是,歐洲議會也在十四日頒發今年度「沙卡洛夫獎」(Sakharov Prize),表揚五位參與阿拉伯之春的自由鬥士,五人分別來自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與敘利亞,共享殊榮與五萬歐元獎金。

《時代》雜誌總編輯史丹格爾在國家廣播公司(NBC)晨間節目《今日》(Today)宣布這項消息,他說:「抗議浪潮蔓延全球各地,這些人甘冒生命危險…我認為,他們把世界改變得更好。這些人正在改變歷史,而且也必將改寫未來的歷史。」

《時代》指出,從北非延燒至中東的「阿拉伯之春」,如滾雪球般在全球各地掀起前所未見的人民抗議浪潮。這股由人民自發性的力量,在墨西哥推動反毒梟抗議行動、在紐約掀起「占領華爾街」行動、在希臘吸引數萬民眾上街抗議緊縮措施、在印度掀起反貪瀆運動;連最近在俄羅斯,也有數萬人上街向普丁政權抗議選舉舞弊。

史丹格爾指出:「抗議者就算得到的回應是催淚瓦斯甚至子彈,他們也從不絕望。他們以身體力行來彰顯:個體行動足以引發集體、巨大的變化。」

《時代》也公布第二至第五名名單,第二名是運籌帷幄、率領美軍特種部隊成功獵殺頭號恐佈分子賓拉登的美國海軍上將麥克雷文(William McRaven);第三名是中國異議藝術家艾未未。

第四名是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籍眾議員萊恩(Paul Ryan),他因揭露美國政府國債問題的嚴重性而備受肯定。第五名則是英國威廉王子的嬌妻凱蒂王妃。史丹格爾笑說:「麥雷文逮到賓拉登,凱蒂則擄獲我們的心。」

source: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5/112011121500091.html

12/12/2011

2011年度“中国良心奖”颁奖词

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2011年度“中国良心奖”颁奖词

今天,2011年度的12月10日,既是中国《零八宪章》发布3周年的纪念日,也是《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3周年的纪念日。在这美丽庄严的日子,“我们大家”评委会经过民主投票决定将第二届“中国良心奖”郑重授予两位杰出的中国民主维权先锋——王荔蕻女士和刘沙沙女士!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近年来,王荔蕻女士以其高度的公民责任感和良知感,奋勇抗争在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最前线。无论是在邓玉娇事件、杨佳事件、结石宝宝事件、唐福珍事件、李淑莲事件还是“和平奖”事件中都有其慷慨奔忙的身影。尤其在福建“三网友”案件中,王荔蕻大姐以其卓越的智慧成功的组织了上千网友以街头“围观”的方式来争取“公平正义”,第一次将中国公民的维权抗争提上“讲人权”、“讲政治”的高度,为中国民主维权事业提供了难得的范例。最为宝贵的是王大姐的“不妥协”精神——既就是在黑云压城的2011年春天,她毅然顶着种种高压并拖着带病的身体前往河南从事维权活动,直到被执政当局逮捕入狱!

刘沙沙,一位中原大地的普通女儿,近年来却以其凌雪傲霜的抗争精神连续奋战在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第一线。自郭泉组党事件以来,近年发生的所有热点人权事件几乎都有刘沙沙呐喊抗争的身影。她不仅勇敢探望郭泉、上街宣传《零八宪章》、拉横幅声援公盟,而且曾率众怒砸聚源宾馆,以大无畏的精神勇气撕开了中国黑监狱侵犯人权的罪恶真相。尽管在这些维权活动中,刘沙沙被数度拘押并遭遇过多次绑架、殴打和伤害,但为人权事业而顽强战斗的精神始终激励着她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尤其是从今年夏秋以来,刘沙沙带头与众网友勇闯山东临沂,发起前赴后继、波澜壮阔的“围观东师古、探访陈光诚”活动,为2011年度的中国民主维权事业写下极为精彩的一页!

王荔蕻大姐曾在著名的《不做保证书》中公开宣布:“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我不能保证面对苦难时保持沉默”,刘沙沙女士也曾在《让大家慢慢习惯》一文中明确表明:“若要人尊重你的理想,你就必须为理想而战斗!”,她们是这样说的,她们更是这样做的,他们以自己的呐喊和抗争展示着自己作为中国公民的道德良知——她们是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光荣和骄傲,她们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良心”!

我们认为,民主,正成为浩浩荡荡的世界性潮流!


我们认为,人权,正成为引领人类文明的光辉旗帜!

中国的国情也决定了未来的十年必然是民主转型的十年,必然是人权抗争的十年!也因此,我们希望更多的中国公民、更多的中国青年勇敢的站起来,积极参与到中国民主维权事业当中——像王荔蕻那样、像刘沙沙那样,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做一个为民主理想而顽强“战斗”的人!

我们相信,伟大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必将在中华儿女的精诚奋斗中花开万里、果累云天!

“我们大家”评委会 2011-12-10 (来源:维权网)

原文链接

11/12/2011

胡佳国际人权日声明 Hu Jia's Message on Human Rights Day

女士们、先生们:

我在北京向各位致意。

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人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它又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日。这是属于全体人类和为人类争取和平者的荣耀之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日子对人类尊严有这种双重肯定的意义。

首先,请允许我以个人的真实经历做一个与诺贝尔和平奖有关的简单回顾。12月08日,是上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被捕三周年纪念日。这是北京今冬最冷的一天,我本要前往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上访者们聚集地带,准备为他们提供抵御寒冷和饥饿的帮助。但是中国北京的政治警察们封锁了我的出路,阻挡我前往上访村。为什么?我无法理解专制体制的思维方式,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警察把人道主义也当作他们的敌人,那更何况更高标准的人权呢。

8月9日,我在前往医院治疗时,在政治警察的跟踪监视下前往刘晓波的家探望刘霞。被刘霞家门外被负责软禁她的保安粗暴拦截。我要求对方提供阻拦我访友和限制刘霞自由的法律依据,很快负责管辖刘霞的警察们赶到,将我扣押六小时。这就是自由公民看望自由公民的后果。9月,警方给我提出了三条底线之一就有绝对阻止我再前往刘晓波的家探望刘霞。而作为亲历者,在这里我愿意向全世界任何政府机构、人权组织和新闻媒体提供证词,证明刘霞确实处于被非法拘禁的状态,过着没有自由的生活。甚至刘晓波的兄弟都无法与刘霞联系。中国的外交部关于刘霞的陈述皆属谎言。在中国,当一个人成为政治犯时,往往意味着他/她的父母、配偶和孩子也同时成为政治犯。应当对北京这些人权压制事件负直接责任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因为他们主导司法权和北京的地方行政权力。这些都被滥用于剥夺公民的政治权利和民主权利。

再向前追溯,2008年12月10日,中国政治警察一个月内第七次到监狱试图说服我,他们重申代表外交部、公安部和中共北京市委的意思,让我公开发表声明,拒绝萨哈罗夫人权奖的授予,拒绝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作为“回报”,我可以在两个月之内以保外就医的形式获得“自由”,同时将得到所获奖金额两倍的金钱“补偿”。在监狱中常常手铐脚镣加身的我,多么渴望拥有自由,回到父母、妻子和不到一岁的女儿身边。但这一切都不能以尊严为代价。我清楚,获奖和被提名的公民不是胡佳,而是这个国家所有争取政治权利并受到压制的公民们。人格无可交易,原则不能打破,道义没有退让的余地。这段过程可以反映出萨哈罗夫奖和诺贝尔和平奖给中国政府的道义压力,不论当局以什么方式表示轻蔑和反对,但他们实际上已经输了,他们很担忧这些奖项成为化开冻土的暖流。

2008年10月10日早晨,我突然从远离北京的天津潮白监狱,被押解到北京南部的北京市监狱。我母亲和妻子、孩子每月探视的距离缩短了三分之二,减轻了老人和孩子的劳累。一年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是由于我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而那一天获奖者将揭晓。在这里,我想让全世界知道,诺贝尔和平奖的被提名或获奖,给中国监狱中或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异见人士肯定会带来一定程度的保护,改善他们恶劣的生存条件。否则他们的境遇会更糟糕。在这里,我们可以期待刘晓波将来给大家讲述狱中与诺贝尔奖有关的经历。

刘晓波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入狱。三年来《零八宪章》有一万三千签署者,这相对于中国人口,只占十万分之一。这源于中国统治者给社会制造的恐怖以及在互联网络上封锁。我今年出狱不久也签署了《零八宪章》,而我妻子曾金燕是第一批签名人之一。签署时,我的感觉又回到了奥运会之前我们针对许多人权个案的签名行动。那时我们与晓波常常配合。但没有想到,温和理性的《零八宪章》,居然引发了对参与者刘晓波的牢狱报复。这其实不是针对他本人,而是要用他付出的牢狱代价来恐吓其他坚持倡导民主宪政的中国公民们。宪章中描绘了部分公民心中理想中国社会的蓝图,我们只是在重申普世价值。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有权提出他心目中的社会理想,而不应受到任何来自中国党卫政治警察的压力。我相信,零八宪章中所强调的那些普世价值,十年之内都会写进中国的宪法。并且依此实施宪政。

去年的12月10日,世界面对着空椅子,见证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大陆公民刘晓波先生。和平奖往往能成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大洲的共同骄傲。它终于来到了中国大陆,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悠久的专制帝国。感谢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选择中国异见人士。对于海内外若隐若现的争议,让我们回到自由至上的原则,事实是中国的每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公民都是无罪的,都应该立即无条件地获得自由,恢复名誉。如果你认为自己信仰正义和民主,那么我们就有道义责任为刘晓波和刘霞争取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自由生活和表达的权利。我们的对手是专制者的暴力机器,我们要抵抗和变革的是专制制度,而不是被这个体制压制的异见人士、维权者。当局不仅从我们的恐惧中获益,而且从我们彼此的漠视和攻讦中获益。在专制者眼中,我们都是异见者,都是一样要被它压制的对象。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人,所谓英雄,那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做了非凡的事而已。英雄往往是不断战胜自己的恐惧,坚持去争取自由的人。当我们准备批评别人时,请让我们先成为自己符合内心英雄的标准。面对暴政,我们的恐惧来自于我们一盘散沙的状态,而一盘散沙的状态更加剧着个体的恐惧。搁置理念和行为方式的分歧,接纳人性的弱点,当我们相互凝聚包容时,就形成对专制者的制衡和压力。在寒冷的政治冬季,让我们相互雪中送炭。

当诺贝尔和平奖的网站在中国都被封锁,中国人可以感到共产党的“北京墙”要阻隔什么。现在的中国,如同曾经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南非,且这里才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战场。这里有刘晓波,这里也有盲人陈光诚、艺术家艾未未、维权律师高智晟……更多的是那些在网络上、在现实中为公民权利奋战的亿万中国公民。中国的民主化,是世界议题,中国的民主化是对世界和平至关重要的保障。也唯有中国理性渐进的民主化,能让这个饱经战争和自相残杀的国家和平转型。

今天我们庆祝阿拉伯之春,同时我们更期待并准备着北京之春。再次感谢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选择中国。感谢世界对中国人争取自由的支持。

胡佳

---English Version---
Ladies and Gentlemen,

I send you greetings from Beijing.

Today, 10 December, is Human Rights Day, a day dedicated to the basis of freedom, justice and peace throughout the world. It is also the day that the Nobel Peace Prize is awarded. This day, which belongs to all of humanity, honours those all over the world who fight for peace. No other day has this double meaning, affirming the importance of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Firstly, allow me to give you a brief summary of my experience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Two days ago, 8 December, was the third anniversary of the arrest of Liu Xiaobo, the 2010 Nobel peace laureate. It was the coldest day of this winter so far in Beijing. I set off for the neighbourhood where petitioners and homeless people gather because I wanted to help them resist the cold and their hunger. But the Beijing political police arrested me on the way, preventing me from going to this “village.” Why? I still do not understand this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way of thinking.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police regards humanitarianism as its enemy. Not to speak of human rights.

While on my way to hospital to receive treatment on 9 August, I decided go to Liu Xiaobo’s home to visit his wife, Liu Xia, without the political police knowing. I was roughly intercepted by the guards who keep the home under surveillance. I asked them what legal grounds they had for preventing me from visiting friends and for restricting Liu Xia’s freedom. The police in charge of Liu Xia’s surveillance quickly arrived and held me for six hours. This is what happens when free citizens try to visit other free citizens. One of the three orders I received from the police in September was a total ban on going to Liu Xiaobo’s home to visit Liu Xia.

As a direct witness, I would hereby like to testify to all the government institutions throughout the world, to all the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and to all the media that Liu Xia is being detained in a completely illegal manner and is leading a life bereft of any freedom. Even Liu Xiaobo’s brother cannot contact her. All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statements about her situation are just lies.

When someone becomes a political prisoner in China, their parents, spouse and children become political prisoners as well. The people 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these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Beijing are Zhou Yongkang, a member of the party’s Politiburo Standing Committee, who runs the judicial system, and Liu Qi, the party’s Beijing municipal secretary, who is charge of governing the capital. They have abused their power in order to deprive citizens of their civic and democratic rights.

After visiting me in prison seven times in a month, the political police finally asked me on 10 December 2008, on behalf of the foreign ministry, public security ministry and the CCP’s Beijing municipal committee, to issue a public statement rejecting the 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 and rejecting my candidacy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In exchange, I would be released on bail within two months in order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and I would receive double the amount of money of the two prizes. In prison, often with my hands and feet manacled, I repeatedly felt the desire to recover my freedom and be reunited with my parents, wife and daughter, who was then less than a year old. But all this could not happen at the expense of human dignity.

I knew that this prize and this nomination did not concern me but all the Chinese citizens who fight for human rights and who, because of that, are stripped of their own civic rights. Human dignity is not for sale. Principles cannot be broken. Morality cannot be compromised. This shows the moral and judicial influence that the Sakharov Prize and Nobel Prize have 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gardless of its display of contempt and use of violence, it cannot win. The CCP’s leaders are very worried that these prizes could become a torrent of hot water on their frozen ground.

On the morning of 10 October 2008, I suddenly found myself being escorted from my cell in the distant Chao Bai prison in Tianjin to a prison in Beijing, on the south side of the city. The distance that my mother, wife and daughter had to travel for their monthly visits was cut by two thirds, reducing their fatigue. A year later, I learned that it was because I had been nominated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and because the 2008 winner had been announced that day.

I would like the world to know that being nominated for or being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provides an unquestionable degree of protection for imprisoned dissidents in China, for those whose individual freedoms have been illegally suppressed. It improves the poor conditions in which they are held. Without it, their situation would be much worse. Liu Xiaobo can be expected one day to testify to the effect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on his prison conditions.

Liu Xiaobo is in prison because he helped draft “Charter 08.” In the three years since its launch, 13,000 people have signed this charter – only one person out every 100,000 in China. This situation is a result of the terror and online censorship mechanisms that the Chinese leaders have imposed on Chinese society. I signed “Charter 08” shortly after my release earlier this year. My wife, Zeng Jinyan, was one of the first to sign it. At the moment of signing, I felt we were back in the era before the Olympic Games, where we signed many petitions about human rights issues. Back then, we often worked with Liu Xiaobo. I had not imagined that he would end up in prison as a reprisal for the charter.

In reality, Liu Xiaobo was not targeted personally. The CCP uses his jail sentence to intimidate all the other Chinese citizens who might continue to promote constitutional democracy. The charter describes the project for a Chinese society that is cherished by part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We are just reaffirming universal values. Everyone is China has the right to express their vision of an ideal society without being intimidat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police. I believe that the universal values outlined in Charter 08 will enter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within the next 10 years and will be implemented.

Last year, in December 2010, the world saw the empty chair when the Nobel Peace Prize was awarded to Mr. Liu Xiaobo, a citizen of mainland China. A Nobel Peace Prize can often be a source of collective pride for a nation, a country or even a continent. The prize had finally come to China, and biggest and oldest authoritarian empir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I thank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for choosing a Chinese dissident.

The controversies that have arisen here and there, within China and abroad, do not matter. What counts is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freedom. Every citizen accused of “inciting the overthrow of state authority” is innocent. They should be released immediately and unconditionally, and their good name should be rehabilitated. If we believe in justice and democracy, then we have a moral duty to Liu Xiaobo and Liu Xia to ensure that China becomes a land where the right to personal freedom and free speech prevails.

Our adversary is the violent machinery of tyrants. We must resist and change the authoritarian system instead of allowing it to crack down on dissidents and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authorities exploit our fear, our indifference and the grievances we hold against each other. In the eyes of the dictators, we are all targets for repression. There are no perfect human beings in the real world. Those we call heroes are just ordinary people doing extraordinary things. The hero is often someone who constantly has to overcome his own fears in order to keep fighting for freedom.

When we want to criticize others, let us first become the heroes of our own principles. In the face of tyranny, our fears stem from our own disagreements, which in turn exacerbate our fear. Let us put aside the differences in our views and in our behaviour and accept the weaknesses of human nature. When we join together and accept each other, we will form a counterweight to the autocratic pressures and we will restore the balance. During this icy political winter, let us reinforce our solidarity.

The Nobel Peace Prize website is blocked in China but the Chinese sense what the CCP’s “Beijing wall” wants to block. Like South Africa’s Apartheid regime in the past, China is now the world’s biggest democratic battleground. We have Liu Xiaobo, the blind civil rights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the artist Ai Weiwei, the human rights lawyer Gao Zhisheng and others. We also have the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Chinese citizens online and in the real world, who are fighting courageously for their civil rights. China’s democratization concerns the whole world. It is essential in order to guarantee world peace. China has undergone many wars and fratricidal conflicts. It is only by means of rational and progressive democratization that a peaceful transition will be achieved.

Today we celebrate the Arab Springs and we hope and prepare for the Beijing Spring. We thank the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again for having chosen China. And we thank the world for supporting the Chinese people in its struggle for freedom.

Hu Jia

------

法广中文链接

“记者无国界”英文链接

09/12/2011

本网站访问者分布的世界地图和统计信息

Screen Shot 2011-12-09 at 10.34.36 PM


排在前10位的国家和地区以及它们相对的访问量
美国United States (US) 10,803
香港Hong Kong (HK) 2,139
台湾Taiwan (TW) 1,552
枫国Canada (CA) 1,328
日本Japan (JP) 1,281
中国China (CN) 1,069
澳洲Australia (AU) 981
英国United Kingdom (GB) 740
德国Germany (DE) 693
法国France (FR) 537

其中美国的访问遥遥领先,但有一部分是国内通过翻墙访问的。其次就是香港和台湾,显示了华人社会对艾未未的高度关注。尽管本网站一开始就被封锁,但是直接来自中国大陆的访问还是排到第六,这让人有些以外。如果没有网络封锁的话,访问量将很可能是第一,毕竟生活在大陆的人更会关心对改变他们的现实处境作出了巨大努力的人物。

以上数据仅供参考。2011年12月9日

08/12/2011

福建访民“法制宣传日”宣传:“爱未未就是爱自己”

官方两天前就在各报纸上刊登出:有关部门将于12月4日早上9点至11点在福州五一广场搞宣传法治活动。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官方自行将这个“法制宣传日”活动取消了,这让各路访民大失所望!

为此,络绎不绝的访民,兴致勃勃而来,又垂头丧气而去,但他们当中却有一批访民留了下来……

他们是福州本地访民,他们就像当年毛泽东宣扬长征那样――像播种机,像宣言书,像宣传队,向不时来到的访民和过往的行人,一遍遍宣传艾未未,宣传艾未未的思想,宣传艾未未的精神,宣传艾未未的博爱与坚强!

由于没有政府的宣传活动和警察的阻扰,这些原本准备向政府要司法的访民,还自行展开控诉台,各自控自自己的冤情,他们一边控诉自己的冤情,一边告诉访民和路人:艾未未是谁?艾未未为什么遭遇迫害?我们大家为什么要“爱未未”?

甚至在打道回府的路上,还一路举着“爱未未就是爱自己”和“抗议司法腐败、还我公平、还我正义、还我人权”等标语。

福建访民“法制宣传日”宣传:“爱未未就是爱自己”


福建访民“法制宣传日”宣传:“爱未未就是爱自己”

福建访民“法制宣传日”宣传:“爱未未就是爱自己”

07/12/2011

北京一日遊:從草場地到久敬莊(妙覺法師@miaojue12版,整理@wuyoulan)

根據作者@miaojue12推文匯總,題為@wuyoulan擅擬)

来源:http://bit.ly/sKzP1C

今天北京市局来了四辆警车,车里车外加起来有二十个警察,把我们围在艾婶家的门口,婶在门口神情冷峻,要好几分钟楞楞的站在门口,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言不发。他拿着手机一直在打电话,他的头影清晰地映在蓝色的铁门上。
屠夫 @tufuwugan 和朋友赶过来请我和田妈妈吃饭。压惊!刚送走。上推感恩。看到无题@wuti1971 的报告。大概经过就是这样。无题今天很勇敢冷静孝顺。我因为有无题壮胆,敢大声和警察宣讲佛法和因果。感恩 @hu_jia 一直和我连线,教我怎样应对笔录,让警察遵守程序

1,。无题 @wuti1971 敲开了未未的门。门开了,婶儿的身影和他家院子里的竹影一起探了出来。

2,与此同时,两个高大的警察横到在我们中间。招呼,微笑,带去的河南手工大馒头,窝窝头,凝重古典花梨木大佛珠,《中原纪事》,《血色年华》和《田喜回家》以及我上师亲自为未未加持过的护身咒都不能递到俺婶的手里。

3.俺婶无可奈何的就这样站在门内;两个警察横在门外。转眼间,又多了几辆警车,又多了十几个警察。一个国保模样的人走过来,大声训斥我们,仿佛这是他的家,而我们是冒昧的不受欢迎的访客。

4.婶被警察胁迫关上铁门。这是他的家,他甚至无法说一句:“这是我的客人,休得无礼。”我站在无题和她妈妈以及田喜妈妈的后面,留下了她们面对未未和警 察的背影。未未被几个高大的警察遮挡和切割的半边的头像以及在铁门上的才有的清晰的影像。铁一般的冰冷和无情笼罩切割着他。

5.一个和警察一样高大冷峻的影子和那满园的翠竹在重重的铁门里消失。门口的警察开始推搡我们上警车。因为有东师古的经验,不知道会被拉到什么地方的恐惧,我以有什么法律依据要带我们走,大声问他们是哪里的,要干什么。

北京一日遊:从草场地到久敬庄(作者@wuti1971 整理@wuyoulan)

( 根據作者@wuti1971推文整理,題目為我擅擬。@wuyoulan記。2011年12月4日法制宣傳日)

文章地址:http://bit.ly/vdpaZ7

草场地,久敬庄,北京一日游。回家了。刚才看大家的推文。感谢大家的关注。推特是个温暖的地方。我爱你们。

我大致叙述一下今天的经过。这些我都坦然对今天向我询问的警察说过了。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有外媒采用,可直接用。只要不歪曲原意即可!

1、我今天计划去未未家,就是因为心里太不平衡了。我转交借款的人都收到借据了,就我没收到。我告诉艳萍,我亲自去取。另外,也答应艳萍去帮忙干活。妈妈是个闷不住的人,我正好带她出去散散心,也帮忙干点活,至少算半个劳力吧。

2、昨晚正好妙觉说,田喜妈妈马上要回河南老家了,也想去看看未未。于是,我们相约在三元桥地铁口见,然后一起打车去草场地258。可怜我和妙觉两个路 盲,在草场地四周转了很久,在艳萍电话的指引下,才找到258。田喜妈妈和妙觉还带了自己蒸的馒头,一袋送给未未,一袋给我。

3、在未未家对面下车时,我就注意到路对面停着个警车,有一个警察站在车旁边,警觉地看向我们这边。我们四个走到未未家门口敲门,突然,有几个警察围过来。大约有七、八个。

4、我是没见过这架势的。如果不是带着妈妈,我就是受惊的小鸟。但因为有妈妈在,我反而镇定多了。我一再提醒他们,别吓着老人。大部分警察的态度尚可,只有一位看似长官的人态度较为恶劣。

5、妈妈和田喜妈妈站在未未家门口旁边。我和妙觉站在未未家门前。他们一再要求我和妙觉不要站在未未家门前,说我们站在人家家门口不应该。我和妙觉说,我们该不该站在人家家门前,只有主人有权利说。

06/12/2011

Book Review: Circle of Animals

“They're just like a toilet seat, or anything else,” says artist Ai Weiwei about the zodiac heads from the fountain of the Yuanming Yuan. It's an idealistic sentiment: the original heads, taken from the palace outside of Beijing in 1860 during the Second Opium War, have become powerful nationalistic symbols for many Chinese. In his 2010 sculptural work Circle of Animals/ Zodiac Heads, Ai recreates the twelve animal heads in two sets—one in monumental bronze for public display, another set in gold for museums. It's a complicated artistic act that carries with it a whole reservoir of cultural, political, aesthetic and personal associations, most of which are likely unfamiliar to many Westerners. The essays and interviews collected in the new book Circle of Animals edited by Susan Delson offer interesting insights into the rich and complicated symbolism of the heads and of Ai's work.

The years spanning from about 1840 to 1945, now known in China as “the century of national humiliation,” saw the nation suffering a long series of defeats and domination. One of the era's most powerful symbols is the Yuanming Yuan palace, now a ruin outside of Beijing, having been looted by British troops in 1860. Twelve bronze heads depicting the animals of the Chinese zodiac which decorated a fountain there have assumed nationalistic significance for many Chinese, in spite of the works' odd provenance (The heads were designed and made by an Italian Jesuit in the 18th century for the European-style gardens of an emperor fascinated by the West, and they are the type of object that would have most likely been reviled and destroyed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Nonetheless, the heads have come to symbolize both the cultural achievements of China's past and the humiliations which followed; the recovery and repatriation of the heads are seen as symbolic of China's recovery and renewed status as a formidable global power.

A dialogue with history is an essential component of Ai's work, and it's difficult to imagine having a complicated and informed perspective on this piece without the sort of background that the essays in Circle of Animals provide. The book is divided into three parts: the first is about the creation of Ai's Circle of Animals and the sculptures' place in the artist's body of work. The second (and perhaps most informative) is about the historical topics of the Chinese zodiac, the creation of the Yuanming Yuan, and the looting of the zodiac bronzes and the issues surrounding their possible repatriation. The final section deals briefly with recent (often turbulent) political events related to the appearance of the heads at auction.

The essays are far livelier and more engaging than one often encounters in such works of art criticism, perhaps a testament not just to the energy and informed intellect of the writers but to the specificity, humor, and richness of Ai's work. The accompanying photographs are precise and detailed (though one wishes for more photos of the remaining original works, perhaps all in one place as with the copies). The prints accompanying the middle section's historical accounts are lovely, as well: it's a handsome volume. One finishes it feeling not only more informed about the fascinating subject at hand but far more engaged with the work's complexities. That may be all that needs to be said in any book's favor.

原文链接

胡平:国际关注是帮倒忙吗----评陈敏文章《中国为什么不肯倾听》

11月15日《纽约时报》刊发了中国媒体人陈敏的文章《中国为什么不肯倾听》。陈敏批评美国政客在陈光诚事件上帮倒忙,因为中国政府为了维护其专制权力,不会在外部压力下做让步。

按照陈敏的观点,如果美国在例如中美人权对话等关门会谈中提出陈光诚的问题,效果可能还更好些。然而我敢说,在此之前,美国政府想必曾经多次以不公开的方式向中国方面提出过陈光诚的问题,但是都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正面回应。

陈敏认为,外部压力只会使中国政府死硬到底。按照这个逻辑,接下来,陈敏大概就该批评西方媒体了,因为西方媒体发表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消息,从而形成了舆论的压力。

记得在2007年山西黑窑事件曝光后,陈敏讲过这样一段话。

法广: 浦志强律师谈艾未未及发课公司税务案件

中国知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的当前处境,一直是西方舆论近期的关注焦点。根据法新社的报道,11月29日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被中国警方带走问话。同日,发课公司代理律师浦志强所在的华一律师事务所也接待了到访的警察。警方人员出示了证件,要求配合,并拍摄了事务所今年以来的账册。相关报道指出,艾未未的妻子路青也是发课公司的法人。针对以上情况,本台联系到生活在北京的浦志强律师。

RFI : 您觉得这个情况与艾未未的案件是否有关呢?

浦志强:“我不好判断这个事情。因为,我当时不在。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部门跟我提那件事。我们当时负责接待警察的所里同事也没能问出来一个所以然。因为,他们不说。他们说是侦查一个刑事案件的需要吧!那么,既然他们不说,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办法关心那么多。所以说,只要他的介绍信、身份和手续合法,大家配合一下,这是应该的。”

RFI : 按照程序,下一步您觉得会是怎样呢?

浦志强:“我没法判断这个事情。我不清楚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比如说,要侦查一个案件,这到底是谁的案件?侦查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但我个人觉得,侦查我的可能性或者说针对华一律师事务所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我们就是一个规模不大,影响力也不够大的这样一个律师事务所。跟北京市的一、两律师事务所,两万多律师的情形其实差不了很多。我们无非也是签合同,收钱做事。有些事情成功,有些事情做的让家属和当事人满意。就这样,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机构。其实,我们既不是北京律师改革的方向,也不应该是北京律师改革的对象。所以说,出了这种事情,当然他有一些麻烦。至少在工作,我们觉得有些累。但是,在我们不能够对此表达太多意见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也没什么好办法。遇上谁都需要面对。”

RFI : 哪您,或者您工作的律师事务所下一步将怎么应对?

浦志强:“我们并没有(觉)这件事需要我们主动处理什么。没有人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把账本复印走了。他们觉得认为这个事情足够能够分析问题了,那我觉得可能也就没事了。如果说,有些事情需要我们有针对性地做出什么解释,哪看是不是他们职权范围之内的。我们该不该解释和能不能解释得清楚。如果说什么事都没有,或者对我们是有进一步的举动,哪我觉得也要看到底是什么事吧。我不需要主动地跟谁去说明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RFI : 按照程序,有没有说警察搜去的材料,在多少时间里没有查出问题的话,需要归还呢?
浦志强:“它就是一个复印件。没有拿原件。我觉得还不还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如果说,真的基于侦查某个刑事案件的需要,哪这可能做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进入到某一个案件的卷宗里面去。假设需要我们对某些事情做出解释的话,哪我们就解释呗!如果说侦查一个别的刑事案件需要查我们的账本,我不知道我们给某个犯罪集团洗钱了,我看没这个可能。我们没有什么没有来由,飞来的钱。说老实话,我也没有太反应过来。我也没有太多的想这件事。”

RFI : 哪您觉得艾未未的案子未来走向会怎样发展呢?

浦志强:“艾未未有什么案件啊!艾未未好像没什么案件。没有人告诉他,他犯什么罪了。我们没有做艾未未的律师。我们做的是发课公司税务案件上的,关于税务的处罚听证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这个环节。”

RFI : 哪就发课公司呢?

浦志强:“发课公司是正常的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呗!因为发课公司不服这个事务的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

RFI : 路青她回来了没有?

浦志强:“她回来了,路青回来了。我们都通话了。”

RFI : 请问您还想补充些什么呢?

浦志强:“我没什么可说的,我本来也没什么想说的。行!好!再见”

RFI : 谢谢!再见。

05/12/2011

法广-艾未未:正因为艰难才有意义

法国媒体继续关注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最新一期的法国《快报》周刊刊登了该报对艾未未的专访,艾未未在访谈中介绍了他对中国同胞的看法以及他的未来打算。快报周刊这篇报道文章的标题是:艾未未:挑战北京的艺术。作者评论说,北京当局试图要这名胆大勇敢、故意挑衅的艺术家闭嘴,但是,当局对他打压得越厉害,支持艾未未的人便越多。

文章首先介绍了艾未未今年四月以来遭到拘押,之后又遭到各类指控的遭遇。艾未未向记者表示,他曾经也尝试过保持沉默,但是,当局却一再对他进行指控。他没有真正的意识到危险是什么,他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已经领教了这一套,尽管如此,他还是十分害怕,倒不是因为害怕当局警力强大或精神上强势,而是因为在中国,公民缺乏言论自由的司法保障,在这他父亲时代已经如此,六十年过去了,情况却依然如此。

艾未未:正因为艰难才有意义

当被问到他希望中国发生什么变化时,艾未未说,希望中国人的最起码的公民权能够得到尊重,比如说,言论自由。如果公民没有自由表达的权利,那么,中国人就不会有创造力,不会有想象力,中华民族也就会失去希望。另外,艾未未还强调说,司法独立是保障司法公正的必要条件,公检法不应该仅仅为少数利益集团服务,中国的司法公正连最起码的底线都没有尊重。

那中国的老百姓难道就不会提出疑问吗?艾未未回答说,中国人当然以各种方式向当局提出质疑。他们通过网络表达他们的支持和同情,他们以借款援助的方式来声援,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可以在没有任何解释的背景下使他的公民失踪,之后,又给他强加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那这个国家的老百姓还能怎么样呢?应该去监狱坐牢吗?

当记者问艾未未是否还有时间从事艺术创作时,艾未未回答说,他目前并没有重点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都会丰富他的世界观,因此也会酝酿出新的艺术形式,如果他有创作的欲望,他的作品一定会以一种崭新的形式出现,因为,世界在改变,此一时,彼一时,他从未把艺术与他的个人抗争区别开来。最后,记者问艾未未是否有意离开中国,艾未未回答说,他不愿意抛弃那些支持他的中国的年轻人们,不愿意抛弃那些既不能一走了之又没有任何话语权的中国人。他将继续留在中国,除非当局使他的生活变得令人实在难于忍受。他说,真因为艰难,所以才有意义。

艾未未:不离开中国是因为舍不得年轻人

《快报周刊》的文章评论说,艾未未是北京政权的眼中钉,手中刺,他不仅在中国国内网络拥有成千上万的支持者,而且在海外艺术界也赫赫有名,今年四月他被失踪之后,伦敦的泰特博物馆打出了巨大的声援横幅,要求释放艾未未,这对一个正在国际舞台寻求改善自己形象的中国来说,简直是当头一击。不过,艾未未的例子也从反面说明了尽管艾未未在国际上知名度极高,尽管他的头像刊登在《新闻周刊》的首页,这并不能够保证艾未未免遭北京政府的打压,艾未未对此应该深有体会。

最后,就如何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中国人支持他这一问题,艾未未回答说,这是因为他大声地说出了大家都不敢说的心里话,而且作为艺术家,他又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大家的心声,所以他才会获得如此高的知名度,艾未未最后调侃说,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党,这都是党的光荣。

04/12/2011

草场地258门口的警察


妙觉说:未未开门,让我们进去;警察挡住我们,不让我们进去。goo.gl/A2xB2

博讯快讯:河南艾滋病感染维权者田喜和母亲,妙觉法师,网友无题和母亲,今天上午前往艺术家艾未未位于草场地的居所探望艾未未,在艾未未开门准备迎客时,十几名守候在门外的警察将访客强行拉上警车,审问并做笔录后,目前已送至久敬庄。
is.gd/cyYHYT

艾马哥

China Ai Weiwei by IsaacMao
China Ai Weiwei, a photo by IsaacMao on Flickr.

五毛国五毛抬僵尸

五毛国五毛抬僵尸 by IsaacMao
五毛国五毛抬僵尸, a photo by IsaacMao on Flickr.

03/12/2011

法广- 王克平:艾未未是当今艺术潮流的领军人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戏剧性的遭遇看来还远没有结束,在无辜失踪八十多天之后,艾未未又被判决在两周内交纳巨额罚款,在网友自发掀起捐款风潮援助艾未未交纳罚金之后,当局又指控艾未未非法在网上传播淫秽物品,这才又激起网友纷纷在网上张贴裸照,向官方集体公开自首。近日,中国官媒在攻击艾未未个人私生活的同时,又对艾未未的艺术作品发动了攻击,环球时报日前刊登评论文章,标题为“中国艺术不能只是西方的佐餐”,此前也有中国艺评人批评艾未未的作品是“中国艺术的悲哀”。

艾未未刚刚被英国著名的艺术观察杂志列为本年度全球最有影响的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又多次在欧洲重要的博物馆展出,艾未未作为艺术家获得全球艺术界的公认显然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西方是否真的如某些人所言重政治轻艺术?现代艺术作品的评论向来是一个引发争议的话题,对艾未未的作品褒贬不一本来无可厚非,艾未未的作品究竟只能是“西方的陪衬”,还是完全可以与西方艺术家一比高低?

为此,我们请法国著名的华裔雕刻家,艾未未三十多年来的老朋友,王克平先生谈谈他对艾未未的作品以及艾未未的遭遇的看法。

法广:王先生,您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同艾未未等人一同参与了"星星美展"之后,同艾未未一直保持友好的来往,是艾未未几十年来的老朋友。您在一次访谈中曾经介绍说,十几年前,艾未未曾经在北京劝您回国发展,您当时回答说,您不太适应国内的政治气氛,当时,艾未未就劝您说,要搞艺术不要搞政治,今天再回首往事,你能够理解艾未未目前的所作所为吗?

王克平:我完全理解,因为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们越来越难以忍耐这种专制制度,如果你不想同流合污,如果你想为自己或者为更多的人做一些事情,你肯定会走到这一步。

法广:有人批评艾未未批评政府的目的是为了出名,以此捞取资本,获得国际知名度,您怎么看?

王克平:出名和捞取资本,这本身无可厚非。艺术家都想出名。关键要看出名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出名之后为了对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这又有什么可谴责的呢?出名之后,你发出的声音会有更大的影响,对社会也能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

法广:您怎么理解为什么艾未未会一下子一举成名的?

王克平:我觉得艾未未并不是民运人士,一举成名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他的艺术,他的作品在国际上许多重要的大博物馆展出,而且还获得好评,这是十分罕见的。其实这才是国家应该支持的所谓的"中国的软实力".如今艾未未之所以成为全球知名的共产国家的异议人士,全是公安机关给他捧场的结果.我跟艾未未所走的艺术道路不同,在艺术创作上我们两人常常互相讥讽. 我一直不喜欢当今流行的观念艺术装置艺术,主要是其中有水平有个人性的作品太少.前两年我去草场地在他的工作室见到他刚开始制作的一堆瓷瓜子时,惊喜万分,马上预言展览必定轰动!我抓了两大把艾瓜子揣在口袋里,艾未未说你抓了我好几百块钱呀,我说岂止,多得多!艾未未走的是当今世界流行的潮流,前期的作品有一些可以看出有他人的影响,这几乎是所有艺术家探索时期的正常现象,但是,他在这个潮流的后面很快冲到了前排,而且有大手笔大成就,成为这个潮流的领军人.

法广: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近日刊登评论文章,批评艾未未的作品有一个通病,就是“宏大叙事”,说椅子一定要1千张(2007年卡塞尔),书包一定要6千个(2009年慕尼黑),葵花籽一定要一亿颗(2010年伦敦),茶一定要三吨(2011年柏林)才行,越 是在质量上欠缺,就越是在数量上做文章。您怎么看?

王克平:数字其实只是一个代号.艾未未是从一些很普通的物体出发,翻手为云,点石成金,这些物体通过数目形成一定的规模,这种规模就形成一种气势,一种独特的视觉效果,看起来简单,做成很不容易,做得绝妙那就更难啦。他从非常简单的逻辑出发,积少成多,以数量的改变导致质量的改变,他把那么简单渺小的东西,做出一定的规模,这就很有远见,很有想象力。他的许多作品实际上就是一些非常平常的东西,把它改变了用途,改变了位置,用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一下就成为了艺术。近年来,艾未未开始关注社会问题,他很擅于小题大做,歪打正着,切中时弊,甚至连逼债举债都给艺术化,戏剧化,从行为艺术的角度来看,艾未未做得非同寻常,令全世界注目赞叹!

法广:环球时报的文章还批评艾未未的作品是在玩民俗,使用中国元素,您不觉得这正是他作品的成功所在吗?

王克平:只要作品新奇,使用什么元素都可以。实际上,艾未未的创作元素是多种多样的,他在西方生活过,他体验过中国和西方的文化,最主要的是他有他自己的发现。做一件漂亮的东西或者一件巨大的东西,这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要有自己的创造,自己的发现,自己的语言。

法广:环球时报的评论还说,即使艾未未在西方人眼中是“最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西方也永远贴着“中国艺术家”的标签,没有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家成为西方主流美术馆的长期收藏对象,可以与西方本土当代艺术家平起平坐,成为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您作为一个生活在法国的中国雕刻家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克平:我觉得这些说法十分可笑。因为艾未未不仅是中国的最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出色的艺术家之一,两者并不茅盾。他是中国艺术家,但他不是做中国艺术。中国艺术家与中国艺术是两个概念。被称为中国艺术家并不可耻,被称为做中国艺术那才是下级。个人性的艺术都是好的,民族性的艺术都是差的。首先要有个人性,才会有真正的的民族性,排除个人性,强调民族性是所有专制体制的一贯手段。中国当代艺术家中能够在西方最高层次的博物馆举办个人展览,而且还引起广泛的好评,这是非常难得的。艾未未能够一步登天,中国几十年没有出现这样的有世界影响的艺术家了。为什么当代艺术大师之中少有中国人,原因很简单,专制摧残了几代中华儿女,今日新芽要在焦土上伸展。连自己的国家把艺术家不当人才对待,那就不要先去谴责外国人了。爱国的人士呀,何必把"西方主流美术馆的长期收藏"做为艺术家的衡量标准,本人无一件作品被大博物馆长期陈列,但本人仍自信是世界艺术史上的一流的雕刻家。本人作品已经独树一帜,再无闲心去与他人平起平坐。在真艺术的领域是无竞争的,不是商场也不是奥运会,只有个人之分,无高低之别,苹果与香蕉孰优孰劣?再有,艾未未的一些做品是展厅所无法容纳的,有口皆碑,甚嚣尘上,才是神品。

法广:您在法国艺术界一定有不少的交往,有没有听到法国的一些艺术家对艾未未的一些看法?

王克平:何止艺术界,艾未未的大名在巴黎几乎家喻户晓。很多人多惊叹地问我,你认识艾未未呀?我说,过去我还是他的老大哥,但现在他已远远在我之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艾未未也确实是很会操控舆论,可以说,是中国政府帮了艾未未的大忙,给艾未未做了多少免费的大广告,关于艾未未的国际大新闻,几乎都是出自中国警察之手,艾未未则见风使舵坐享其成。艾未未的逼债举债的行为艺术,就是一个精彩的小说和电影题材,肯定在历史上永远流传下去,而一旦具有戏剧性,那就会拐着弯地演义啦!艾未未的连续剧还在演着,好戏不断。我以前搞过戏剧,写过剧本,最难的是如何收场。这出大活戏如何收场,是喜剧还是悲剧难以预料,我估计深居中南海的导演们也是骑虎难下。在强大冷酷的专政机器下,艾未未可能会头破血流,还好文明古国历来不以成败论英雄。艾未未关押期间,我曾说他是一个活烈士。如今艾未未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现在我再送他一个挽联:生当人杰,死亦鬼雄。

「辛卯借款」

「爭當艾未未債主」公民行動
(大陸)冉 生
「爭當艾未未債主」公民行動

公元二○一一年末,兲朝舉國上下無論男女老幼紛然借銀給一個胖子贖身,史稱「辛卯借款」。

──中文推友@yueyeke

幾年前,艾未未的新浪博客還活著,當他異想天開地通過其博客募集一千零一個中國公民參與他獻給卡塞爾文獻展的一件作品,並把他們帶到遙遠的格林兄弟童話的老家免費觀光一周之時,他心裡非常清楚,他在創造一個藝術史與現實生活的雙重「童話」;事實上,他那件作品的名稱就是《童話》。今天,當他一不留神變成了「國家的敵人」,並被莫須有地處罰一千五百二十二萬元天價「偷稅」罰款之後,由他的推友們發起的「爭當艾未未的債主」公民行動,卻使得他由一個「童話」的作者,變成了一個「神話」的主人公。

「辛卯借款」是眾人譜寫的神話

十一月二日,艾未未的助手劉豔萍在推特上發出消息稱:

维权网:上海21名“债主”北京探望艾未未遭阻止

(维权网信息员岳玉珊报道)2011年11月30日下午,上海部分在京访民(鲁俊、王扣玛、董国菁、朱金娣、毛恒凤、金月花、韩忠明、卫玉华、沈金宝、顾永红、奚国珍、陈建芳、孙洪琴、韩秀兰、金妹珍、谢金华、申琴芳、朱海琴、周菊仙、顾学琴、李彩娣等21人),前往艾未未的住地草场地258号探望艾未未,艾家大门紧闭,门口停着几辆黑色轿车,上海访民刚走到艾家门口,黑色轿车上下来几个人不让他们进入艾家,更用粗暴形式驱赶他们离开,有人拿出相机想拍照,他们上来就抢,金月花的像机被他们抢坏。

大家和他们据理力争,可能是外面的争吵声惊动了院内的人这时从艾家出来一位女士,上海访民告诉她:“我们是来自上海的艾未未的“债主”,是来探望艾未未的。”女士就请这些“债主”进屋,但那些不明身份之人拦在前面阻止大家不让进屋,这时艾未未本人亲自出来了,艾未未问明情况后,请这些“债主”进屋,向那些人打了招呼才让他们进去,首先上海的“债主”们向艾未未问好,关心他的身体,更关心他所“欠下”的“债务”。同时转达了冯正虎先生对艾未未关注。艾未未也表示对冯正虎先生失踪的关注!

大家都明白此处不便久留,不愿给艾未未添麻烦,便与他握手吿别,艾未未先生风趣的说:“你们既然来了,我们之间都是‘嫌疑人’,‘嫌疑人’看望‘嫌疑人’都是朋友……大家一起合影照个像留念,……”。

此时此境大家亲如一家人,感慨万千,有叙说不完的话,但又不得不离开!

来源: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1/12/21.html


艾债主感言纪录

@Jani632:
昨晚收到艾未未借據之後,老豆苦口婆心​​說了句“以後唔好掣,呢啲嘢比較敏感”。剛又讀到焦國標一句:“要知道,親情對言論自由的扼殺,比中宣部所做的更深重廣大。不要怪別人不讓你說,不給你自由,剋扣、勒索你自由的首先是你的家人朋友。”真的是擲地有聲又觸目驚心的一句

@1260181701:
收到借据002471号,感谢精美的借据,感谢蛋炒饭,感谢挡中央。孔三妈滚蛋----!俺婶要保重。 最小债主- http://pic.twitter.com/xLvwKEoF

@shdxd:
今天下午,因为借钱给艾未未 @aww 的事,被喝茶,约半个小时。

@A_nothing: @aiww 睡了没,艾胖子,这德国的债主,借条你寄吗?我家有面墙可等着它裱起来,好让我一岁小孩从这张借据开始学汉字,永远记住你欠的债。 --------德国斯图加特阿无

02/12/2011

德国之声: "艾未未税案"代理律师所被调查

11月29日,为"艾未未税案"担任辩护律师的浦志强、夏霖所在的华一律师事务所,被北京警方突查帐目。外界普遍质疑北京警方扩大对艾未未的打压范围。

11月29日,北京公安局丰台警方,到位于朝阳区的华一律师事务所,调查该所帐目,警方拍摄了华一律所的帐册等。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外界普遍质疑浦志强、夏霖因代理"艾未未税案"受到牵连。

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8年,是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设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总部设在北京朝阳区,在广州设有分所。浦志强和夏霖都为该律所的合伙人。两位律师为中国知名的律师,浦志强曾为四川作家谭作人涉嫌"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代理律师;夏霖曾代理轰动一时的"崔英杰杀城管案"和"邓玉娇案"。今年7月份,两位律师被北京发课文化公司聘请成为"税案"的代理律师。

德国之声就此先是与北京公安局新闻处取得联系,他们听到记者报出媒体名称,立即挂断电话;后德国之声打通北京丰台区公安局的电话,他们表示:"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全局办案机构很多。",该局新闻办也拒绝回应。

德国之声向浦志强了解当时的情况,他表示警方对其律所检查时,他当时并未在场,他也拒绝披露详情:"他们只是来看看,说是来调查,不是针对我们,至少没说是针对我们。"

"办案程序很荒唐"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刘晓原对德国之声表示,这个案件就法律程序来说,北京警方涉嫌违规。

"从法律上来说,即使是律师事务所有什么问题,即使是因为该律师代理艾未未的案件而被调查,从法律上来应该由朝阳区公安局对他们调查,因为华一律所的注册地在朝阳,发课文化公司也在朝阳,为什么丰台区来查,没有理由;另外要查财务问题,应该有由税务部门,为什么是公安局来查?这难免让人联想到是因为他们代理了税案。如果是因税案报复,这样的办案程序很荒唐。"

"失踪和年检是和艾未未有关系的"

刘晓原早前曾与艾未未合作。他向德国之声介绍,他目前所在的旗鉴律师事务所,就在年检问题上受到过北京朝阳区司法局刁难。本应该在六月底结束的年检,司法局以各种理由拖延,五个月过去,律所年检仍未通过。在今年的4月14日,刘晓原还曾被迫失踪五天时间。刘晓原表示"他们明确说了,我的年检和以前的失踪是和艾未未有关系的。"

刘晓原近年曾为多起"敏感案件"担任代理律师,包括轰动一时的杨佳弑警案、福建三网友案、贵州何胜凯杀法警案及及近期的"王荔蕻案"等。今年4月份,艾未未被中国当局限制自由,刘晓原也多次为其呼吁。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569984,00.html

01/12/2011

艾债主日报简讯(11月30日):已书写借据3515份,发出借据3000份

截止11月30日,已经书写借据3515份,发出借据3000份,还有3569封电子邮件及5256封被系统归入垃圾箱的邮件等待处理。

到草场地帮忙的管饭。

今天是世界爱滋病日:高耀潔在哪裡?

黃泓翔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 公共管理碩士)
責任主編:張心華

高耀洁 40x50cm 2010
(张瑞作品)

前言:此為「中國民間防愛第一人」高耀潔老師從紐約發信請苦勞網特約記者周富美代為轉投的文章,以下是高老師的來信:

小美,作者是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今年8月考入美国哥大,(来我处有7个学生,他们自行迭出这个24岁的小孩写的)你看着办吧,发的越多越好,他还没有在报纸上发过文。若能发在报纸上,你寄来一张,作为小黄的处女作,我明天看病不写了,我代他谢谢!!!!!!!!!!!!

剛剛和朋友探望了病中的高耀潔老奶奶,這位當年感動中國的「中國民間防愛第一人」,在這2011年世界愛滋病日即將來臨之際,孤零零地住在紐約曼哈頓上西區一處不起眼的建築中,離哥倫比亞大學不遠。有各界包括美國政府的援助,有一些學生的照顧,如今高奶奶的物質生活條件不算太糟糕。但是按照她自己的話,身體是越來越不行了。文革時失去了大半個的胃,現在只能喝疙瘩湯度日,還面臨著血栓等問題,曾讓飽學的她引以為傲的腦子和記憶力,也不如從前了。這一切,仿佛是要逼我們去瞪大眼睛看著這個世界。英雄,已經八十多了。

高潔的靈魂

這是高奶奶送留學生們的自傳的名字,也確實是她人格的寫照。在昏黃的燈光下,我們回到了中原的艾滋村,回到了一幕幕人與豬一起睡的老畫面,回歸了活人和死人一起存在的空間和時間。

出生於富人之家,飽讀詩書的她,正做著婦科大夫,卻毅然踏入了「中原血禍」,揭露陽光下的黑暗,為那些因賣血輸血而得愛滋病的人呐喊。走進艾滋村,跟愛滋病人同吃同住,縱是醫生,有幾個人做得到?數十年如一日,「你政府官員的面子再重要,也重要不過人命。」她與地方權貴鬥爭,容不得生命面前的謊言。縱然經過了百般折磨,千種不幸,直到前些年,她還在防艾的最前線戰鬥。給我們看的,是2002年的照片,上面蔓延著斑駁的苦難。而那苦難一直在延續,無論是當年激昂喧嘩的,或者是而今靜默哽咽的。

而最為珍貴的,除了堅毅的品格,大概要屬她的靈魂了吧,是的,除了「高潔」,無其他可形容。

「人們給我的錢,我要省著花。」五美元一副的眼鏡,守護著最清澈的瞳孔。

「我準備把家電什麼都賣掉,活不了多久了,把之前搜集的材料照片都出成書,給人們留下來。」散去了千金,消去了物欲,她什麼也不打算帶走,一心想要留下更多。

写一手好字的网友在艾未未工作室帮忙

艾未未工作室:fakesheji@gmail.com

纪录片:艾未未: Never Sorry (导演: Alison Klayman) 参与16部美国纪录片的首映-圣丹斯国际电影节

http://www.sundance.org/press-center/release/2012-festival-program-announcement/

圣丹斯国际电影节 January 19-29, 2012.

U.S. DOCUMENTARY COMPETITION
The world premieres of 16 American documentary films.

Ai Weiwei: Never Sorry / U.S.A., China (Director: Alison Klayman) — Renowned Chinese artist and activist Ai Weiwei has garnered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as much for his ambitious artwork as his political provocations and increasingly public clashes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Atomic States of America / U.S.A. (Directors: Don Argott, Sheena M. Joyce) — In 2010, the United States announced construction of the first new nuclear power plant in more than 32 years. A year later, a 9.0 magnitude earthquake struck the Fukushima Power Plant in Japan sparking a fierce debate in the U.S. over the safety and viability of nuclear power.

Chasing Ice / U.S.A. (Director: Jeff Orlowski) — Science, spectacle and human passion mix in this stunningly cinematic portrait as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grapher James Balog captures time-lapse photography of glaciers over several years providing tangible visual evidence of climate change.

30/11/2011

邝飚作品:蛋疼哥

邝飚老师画的蛋疼哥 by jiruan

https://twitter.com/#!/remonwangxt/status/141825341227417600/photo/1

卫报: 中国警方传唤艾未未的妻子(英文)

中国警方传唤艾未未的妻子
路青被警方盘问三个小时后获准离开警察局。艾未未称他的两名助手最近也受到警方审问。

Chinese police question Ai Weiwei's wife
Lu Qing released after three hours of questioning, according to the artist and activist

美国之音采访艾未未:“当权力机构不惜一切地来残害无辜的人时,事情的性质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化”

采访录音下载:mp3

中国知名异见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路青星期二(11月29日)下午被北京警方带走问讯三个小时。警方说,她涉嫌犯罪并限制她在近期出境。

艾未未工作室的助手刘艳萍29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当天下午2点,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4位人员携带传唤证通知书到草场地258号(艾未未住所兼工作室所在地),要求路青立即前往辖区的南皋派出所。通知书上并未写传唤事由。路青是艾未未所在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

*成犯罪嫌疑人*

北京时间下午近六点时,艾未未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路青在被警方问讯了三个小时后已经回到家中。

艾未未说,警方首次告知路青她是犯罪嫌疑人,但拒绝说明她涉嫌犯了什么罪。 艾未未说:“他们问讯的内容当然还跟以前我在里面被抓的时候的有些内容是相近的,比如我们曾经邀请过100个国际建筑师到内蒙古做建筑的时候,有一些他们的外汇的兑换问题。”

*被限制出境*

艾未未说,警方询问路青是否参与了这件事,但路青其实并不涉及公司的财务问题。 艾未未认为这件事本身并不能够构成犯罪,警方的做法是另有目的。

艾未未说:“最后落到一个最重要的点是,他们说你最近不能出境。实际上路青本来是计划去台北的。我觉得由于最近马英九去看了我台北的展览以后,使他们非常紧张,让路青不能出境。他们没有别的理由,只能够用她是犯罪嫌疑人的这样一个说法。”

艾未未说,在三个小时的审讯中,路青被迫坐在一个审讯犯人的铁椅子上,椅子是可以被锁起来的,完全是审讯暴力犯人的那种。他说,警方的态度也非常不礼貌,对路青说:我们是可以把你铐起来的,但今天不铐你。

美国之音致电南皋派出所,但派出所民警表示不知情,也拒绝回应任何问题。

*欠税问题暂搁置*

艾未未说,当局现在已经不再提及发课公司的欠税问题,因为在发课公司按照要求,把854万元的税款及滞纳金打入税务部门的的帐户后,目前这个案子已经进入相关程序。他说,现在当局只有开始找其它理由,除了为限制路青出行外,也是为了告知外界他还涉及其它问题,因此不能解除对他的监视居住。

艾未未说,他从事艺术工作和参与政治和他的家人其实是不相干的,但现在他们也被无端的牵扯进来。他说,当权力机构不惜一切地来残害无辜的人时,事情的性质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化。艾未未说,这不仅仅是不尊重事实,而且是编织罪行,这是令人恐怖的事情。

*公平正义理想不会变*

谈到当局的做法是否会影响到他本人今后的行为和言论时,艾未未说:“我想总是会有影响的吧。每一个人都是有情感的,也是一个肉体的动物,但是我觉得无论怎么样影响,都不会改变我们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一个基本的理想。”

一个多星期前,艾未未工作室的摄影师赵赵也被警方传唤,理由是涉嫌在网上传播淫秽照片。艾未未说,他的另一名助手日前也收到警方传唤。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129-ai-weiwei-wife-134664158.html

美国之音:艾未未名列2011世界百名思想家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在其12月号的最新一期中,推出了今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名思想人物排行榜。中国大胆敢言的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名列第18位。<外交政策>用一句话点出艾未未不同凡响之处:“即使在被中共投入监狱之后仍敢于挑战中国共产党。”

<外交政策>在简短的介绍中说,艾未未今年8月5号在推特网上的一句问候,是他被秘密扣押三个月后首次公开出声,也是对中国当局下令他保持沉默的公然挑战。

身为着名中国革命诗人、在文革中被迫流放的艾青之子,艾未未被<外交政策>杂志称继承了敢于发表异议的基因。艾未未一直对中国政府的民主和人权状况公开提出尖锐批评,尤其是他调查揭露2008年四川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校舍所隐藏的政府腐败和掩盖真相的问题,令当局恼火,以至在今年4月3日被秘密关押两个多月,如今被处以巨额税务罚款,并面临当局对他裸体艺术作品提出的指摘。

<外交政策>认为,艾未未的遭遇代表了中国自今年春天以来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就是在没有任何说明的情况下被中共政府秘密扣押的人权活动人士、律师、艺术家以及其他异议人士的人数剧增。如今艾未未以公然违反要他噤声的释放条件而正与当局在这个问题上展开较量。

与艾未未同时进入今年百名思想家排行榜的还有中国法学家贺卫方和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两人并列第19位。<外交政策>认为,前者公开大胆批评中国法律制度,后者在体制内倡导缓慢而稳步转向民主的改变,他们代表着中国仍保持改革的希望。

今年早些时候,艾未未还被美国<时代周刊>杂志评选为“2011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百名人物”之一。<艺术评论> 杂志还将艾未未列为 2011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

29/11/2011

Yahoo!奇摩新聞-艾未未:妻禁出境與台北展有關

(中央社台北29日電)香港媒體報導,大陸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妻子路青今天下午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傳喚,問話3小時後獲釋,但被勒令禁止出境。BBC說,艾未未研判,這可能與她有意到台灣出席一項活動有關。

英國廣播公司 (BBC)中文網引用艾未未的談話表示,路青的身份從證人變成了「犯罪嫌疑人」,不准離境。

艾未未告訴BBC,路青問警方她涉嫌犯什麼罪,警察回答說,這個要保密,不能告訴她。
據艾未未判斷,路青這次被傳訊和禁止離境,可能與她原本計劃前往台灣出席艾未未的一個作品展覽有關。「他們曾經要求她不要去,現在可能是要找一個正式的理由。」

路青原申請11月2日至11日來台灣,計畫參觀台北市立美術館「艾未未˙缺席」展覽。

香港商業電台網則轉述路青的話指出,公安懷疑她涉及一宗刑事案件,勒令她禁止出境。

她說,4名公安人員下午2時攜帶傳喚通知書,到艾未未位於北京草場地的工作室,要求她立即前往派出所。公安在派出所查問有關艾未未主管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公司,及內蒙鄂爾多斯市項目的財政詳情。

另外據香港電台網稍早的報導,路青被帶到警察局前曾告訴艾未未,這是正常的問話,「公安的態度客氣」,但不清楚意圖。

據了解,路青上一次被公安帶走,是艾未未今年4月初被拘捕當天。艾未未在被拘捕81天後交保,但當局指他偷稅漏稅,要求他繳付1500萬人民幣的罰款。1001129

BBC中文网-艾未未:妻子路青成“犯罪嫌疑人”

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被北京公安当局传讯后告知,她的身份从证人变成了“犯罪嫌疑人”,不准离境。
路青周二(11月29日)被北京公安传讯了三个小时,被问及家庭成员,个人情况以及所在公司在建和正在设计的项目。

艾未未告诉BBC中文网,路青问警方她涉嫌什么犯罪,警察回答说,这个保密,不能告诉她。
据艾未未判断,路青本次被传讯和禁止离境可能与她原计划最近前往台湾出席艾未未在台湾的一个作品展览有关。
艾未未说:“他们曾经要求她不要去,现在可能是要找一个正式的理由。”
缺席

艾未未的作品展「缺席」,自10月29日在台北市立美术馆举行。
台湾总统马英九上周前往观看该展览,并针对中国大陆的人权发表讲话。
今年四月初,艾未未为筹画此展原拟绕道香港、赴台北洽谈细节,但出发之际在北京遭逮捕、拘禁,直到六月才获释。
艾未未目前仍然处于交保候审状态,故无法前往台湾出席该展。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ese_news/2011/11/111129_aiweiwei_wife_questioning.shtml

路青出来了 Lu Qing is out

@duyanpili
今天下午2点,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4位人员携带传唤证通知书(未写传唤事由)到草场地258号,要求路青立即前往辖区的南皋派出所。路青现仍在南皋派出所。

下午5点多,路青出来了。

路青称对方给她做了一份询问笔录,…在笔录上,她身份变为犯罪嫌疑人,而不是证人,对方身份是北京公安朝阳分局。要她近期尽量不要离开北京.路青问公安她涉嫌何罪名,对方称现在不能告诉她。

luqing is out by jiruan

Twitter : Search - luqing is out

艾债主汇报:今天借据已经写到 2800啦,发出2232份~

向债主汇报,今天借据已经写到  2800啦,发出2232份~ @aiww by duyanpili
艾婶 @aiww羡慕妒忌:这字写的太好了

人間異語:裸體喝咖啡 聲援艾未未

Q:為什麼在這咖啡廳,辦裸體喝咖啡的活動?
A:從去年開始,我們幾個朋友有空就在網上號召,來這裸體喝咖啡,這是第四次了。每次人數不一定,有時只有兩個,大家想脫就脫,不脫也沒關係;有人則脫一半;有人脫了,又穿回去,看自己高興,大家吃東西、聊天,很輕鬆。

Q:咖啡廳老闆為何答應你們這樣做?
A:老闆很開放,我們第一次問他「可以裸體喝咖啡嗎?」他想了兩秒說「好,應該沒關係。」我們就脫了。

別用負面眼光看待
會這樣做,是覺得天體營就是釋放壓力,徹底放鬆,可是我參加過的有些天體營實在都太嚴肅了。他們很熱血在推廣天體營,每次聚會都有很多規劃,討論怎麼招收會員、怎樣才是有禮貌的行為,很像開會,其實很不放鬆、生活化,天體營其實是很生活化的。

Q:這次目的是聲援中國異議藝術家艾未未?
A:對我們來說,裸體就是有趣好玩,只是最近看到艾未未跟4個女生拍裸照上傳網路,被中國政府視為色情威脅,很多網友拍裸照聲援,我就跟朋友說,我們也順便來拍照支持一下。說實話,艾未未的主張主要是批評中國政府,我沒有多大興趣,只是覺得他做的事都很詼諧,作品很可愛,可是這麼溫和的人,用這麼幽默的方式表達主張,竟被冠上色情,我很不能接受。
我們看歐美很多色情藝術裸照,表現都在挑戰所謂色情的界線,艾未未做的根本還未挑戰到那個界線,那個照片以台灣眼光來看,根本跟色情一點關係都沒有,連這種照片都被打壓,如果我們還同意,那以後裸體範圍會被縮得更小。

Q:店內客人來來去去,沒人覺得奇怪?
A:這裡就像學校宿舍或社團,來的都是認識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同質性很高,大家常接觸社會跟性別議題,對這活動都能接受。
每個人第一次進來遇上我們裸體,都會先左右張望,今天發生什麼事?接著跑去問櫃檯,然後會想「我是要看不看?是要坐他們近一點,還是遠一點?」第二次後,大家習慣,就沒人問了。

Q:有人闖進來,怎麼辦?
A:附近有個阿伯常來喝咖啡,有次來看我們脫,就問櫃檯我們在做什麼?櫃檯說「他們是藝術家。」阿伯喔了一聲,繼續喝咖啡。只是玻璃門還是要貼一下,避免外面人看到。
我們每次辦,都有網友找好友一起來嘗試,有人脫了很高興的跑來跑去;有人回去在臉書上寫,從沒看過男生生殖器或女生胸部,這是最真實的性教育;有人則說感動的想哭。但重點是別用負面眼光看裸體。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来源: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850263/IssueID/20111129

艾裸裸照片达到169张 Our Love is Naked Ai

照片在此:http://awfannude.blogspot.com/

北京公安局有能力分清楚什么是淫秽照片了吗?让世界笑掉大牙?

28/11/2011

台湾艺术家裸演“一虎八奶”声援艾未未(无图)

来源:看中国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30931

世界许多国家都有以裸体进行抗议的活动,台湾的“集会游行法”并未针对裸体艺术表演做出规范,何宗勋告诉美国之音,他在2005、2006年时策划一系列的裸体抗议活动,并未受到台湾政府的阻扰。高雄师范大学的女学生徐敏思,在11月20号刚刚表演了裸体行为艺术,呼吁台湾政府重视古迹”逍遥园”的维护。

美国之音:马英九参观艾未未美术展 引起掌声和嘘声

台湾总统11月25日前往台北市立美术馆观赏由台北市政府举办的《艾未未.缺席》美术展,并发表讲话。艾未未的朋友贝岭和一家报纸给予高度肯定。而两位民进党立法委员说这不过是出于选举考虑。
马英九总统在参观展览后说,艾未未是艺术家,艺术家应有表达其艺术观点的自由,这是台湾重要的核心价值。马英九还表示,他一向关心中国大陆的人权,从六四事件至今,从未缺席相关活动,多次提出人权呼吁,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的人权保障越接近,距离就能更接近。

*马英九先于蔡英文而参观*

熟悉艾未未的中国作家贝岭曾在伴随艾未未展览举行的研讨会上讲述了这位艺术家的故事。贝岭在几天前通过台湾总统府人员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竞选办公室邀请马英九、蔡英文和他一起参观艾未未美术展。

他说:“总统府幕僚那边并没有直接回馈给我。蔡英文女士的办公室说他们很有兴趣,但他们要试着安排一个时间。”

*声援艾未未 回应怨言*
贝岭认为马英九此举十分有意义。他说:“我想这对中国的维权运动或者艾未未的状况是一种非常好的声援。”

11月28日号外:(原)北京地税局长涉贪1500万元今日受审

本网站提示:
2011年4月8日下午3点,北京地税局及北京市公安部门到发课公司财务室,查抄了2005年至2010年的所有财务会计资料、合同和公章等物品,期间首次向发课公司出具《税务检查通知书》和《询问通知书》,要求公司法人代表路青4月12日前往北京地税局接受询问。
问题:是不是北京地税局头子被抓,地税局穷了找艾婶要钱呢?

一下转载自:http://news.163.com/11/1128/02/7JTP533Q00014AED.html

网易核心提示:7月20日,北京市地税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纪平涉嫌贪污1047万元和受贿435万元,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11月28日,王纪平案将在一中院开庭审理。其律师称,检方指控的1047万元贪污款,王纪平本人并没有见到,因此针对贪污指控,将做无罪辩护。


1948年8月出生。

1974年复员后,在海淀区一副食店当售货员。

1977年后,曾任海淀区副食品公司团委书记、党委委员、海淀区委财贸部副部长、海淀区副区长、区长。

1994年1月至2001年8月,任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

2001年9月调任市地税局局长。

2008年11月,任市政协经济界委员。

“王纪平案”追踪

本报讯 7月20日,北京市地税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纪平涉嫌贪污1047万元和受贿435万元,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

艺术银行: 中国当代艺术是什么?对话艾未未

关键是中国艺术家你自己踏实不踏实。有几个敢拍胸膛说踏实的。

艾未未,爱未来,哎,喂喂,卡塞尔童话的营造者,一亿颗下落不明的陶瓷瓜子,黑皮书,不合作方式……我们尝试从这一连串关键词中堆砌出一个胖子的形状,然后在那个著名的院子里晒晒太阳合个影甩手发上微博,看望下那条十四岁的狗“丹尼”,在充斥“当代艺术”“系统”的谈话中过掉一个上午。这是我们出发前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想法。事实也确实“像数字一样的精确”。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几个编辑和洋摄影师就已经坐在草场地的小酒馆里喝着燕京啤酒,就着冰镇的太阳淡定地聊……

采访艾未未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复杂的文化基因和多重身份总是会混淆你的视听。时代特征和国际化的生存状态所造就的差异性也不可小觑。在这个充斥谣言和辟谣后信息时代,对艾未未的解读也注定是一个考验知识经验的过程。但值得庆幸的是无论是作为“艾粉”又或者是谨慎的阴谋论持有者,交流的过程都应该是愉悦的。“听听艾未未怎么说艺术”也就成了我们反复权衡过滤后剩下的唯一一个问题。

一切都不谈,先富起来再说。那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年一些艺术家也富起来了,富得令人发指,但富起来以后呢?

27/11/2011

英国卫报采访艾未未:“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翻译者 @wangzhongxia)

艾未未: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新闻原址: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2011/nov/26/ai-weiwei-china-situation-quite-bad?

翻译者:王仲夏 @wangzhongxia
来源:https://plus.google.com/112006624794949802483/posts/PSjLBMFAD6s

副标题:政府对他的骚扰越多,艾未未越是在中国成为一种反抗标志。但他还能维持公开发言的状态多久呢? 图注: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在说话。每次我讲话,我都会想,有多少被忽视的声音在那里没有人听。艾未未说。

警方安装在艾未未工作室青绿色大门上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络绎不绝的访客;记者、祝福者、艺术群体。从81天的监禁释放出来已经5个月了,再加上最近两星期的超乎寻常的公众支持,艾未未开始预期新的境遇。“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那也是当局想制造的一种感觉,不光是给我,也给整个社会制造的一种感觉;给任何一个持不同观点的人。”他补充到。

就在几年前这位著名的中国艺术家是一位在国际国内艺术领域有着稳固地位的卓越人物;当然那时他就具有争议和擅长挑衅,但仍然被接受和尊重,得以参与设计鸟巢体育场,并被中国的国家媒体所报道。后来他坦率的观点和公开的活动使之与当局之间冲突不断,这种紧张关系在今年的监禁中达到高潮。对艾未未的监禁也是中国当局对活动人士、律师和异见分子的广泛镇压的一部分,这次的大镇压使得几十人被监禁,更多的人被骚扰、威胁或者其他方式限制。对很多人来说,他成为了中国人权的脸面:更像是一个象征,而不是一个人。

“政府消失他,接着加之身上诸多罪名,当局希望通过这些事实释放给其他活动人士一个信号:即使你很有名,

德国明镜周刊采访艾未未:“我有愧” (翻译者:@bullshit_i)

德国明镜周刊采访 “我有愧”: http://www.spiegel.de/spiegel/0,1518,799019-2,00.html (德文)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world/0,1518,799302,00.html (英文)

翻译者:@bullshit_i (叫我狗屎哥就好) 好久没写过中文了,不少表达可能很糟糕,各位看官多抱歉了, BTW, 挺@aiww !

首发地址:

艾未未:
part 1:
'Shame on Me'
‘我有愧’
The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speaks about the changes in his life since the end of his detention in June and shows himself moved and surprised by a new culture of protest in his country.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谈自6月底被释放后他的变化, 以及他对他的祖国新近流行的抗议热潮的感动以及惊讶.
SPIEGEL: Last week you made a €970,000 ($1.3 million) payment to the bank account of the Chinese tax authorities. You consider it to be a kind of guarantee, a deposit. Do they consider it to be an admission of guilt?
S:上周你支付了97万欧元(130万美金)给中国税务机构。 你把这当作是一种保证,一个存款。他们是否把这当作是一种犯罪/反抗的代价呢?
Ai: I cannot speak for them. But I can tell you a lot about the pressure from the tax bureau and the police department on me. They really, really wanted us to pay. They tried to push us hard. They said: Pay something, you should understand. But they did not tell me what I should understand.
A: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受到了来自税务局和警察局极大的压力。他们是真的想叫我交这笔钱。他们是这样说的: 你买单后就会懂的,但是他们却不告诉我会懂些什么.
SPIEGEL: So the fact that you finally paid is a kind of victory for them?
S:所以基于你付钱了的这个事实,他们把这当成了一次胜利吗?
Ai: Well, it was desirable for them but we had no choice. They said: If you don't pay, we will bring your case to the public security office, and then you will be facing criminal charges. By law you have to pay first, and then you can make an appeal.
A: 恩,这确实是他们所想的,但是我们别无他法。他们这样说的:如果你不交钱,我们将把你的这个案子交给公安部,然后你将受到起诉. 按照法律,你必须得先交钱,然后你才可以上诉。

26/11/2011

25/11/2011

艾债主日报(11月25日):借据制作过程

第一步:写借据
写借据。@aiww

第二步:盖章:公平正义
盖章:公平正义; @aiww

第三步:贴票,再盖一次章
贴票,再盖一次章 @aiww

债主借据已经开始发送。如果你还没有和艾未未工作室联系,请选择下列之一方式:

填写下列调查表格:
http://goo.gl/R0nO5

或者

发送信息到fakesheji@gmail.com:
1.方式(如银行转帐、邮局、支付宝等)
2.流水号(如记得)
3.时间;
4.姓名 ;
5.金额
6.电话
7.电子邮箱
8.推特或微博号
9.邮递地址
(最好附上转账截图)

24/11/2011

锦涛在全国文代会作代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出席)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作家艺术家

来源:http://www.stdaily.com/kjrb/content/2011-11/23/content_384611.htm
新华社北京11月22日电 (记者徐京跃张宗堂)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作家艺术家,伟大的人民期盼伟大的文艺作品。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22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认清时代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吹响时代前进号角,创作生产更多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奋力开创文艺发展新局面,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贡献智慧和力量。
党和国家领导人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出席开幕式。

變態辣椒:娛樂精神無遠弗屆

来源:http://www.isunaffairs.com/?p=1393


編者按:變態辣椒畫「楊白勞」艾未未,糅合了各種好玩的元素——鴨梨、草泥馬、儲蓄罐,把歡樂的心情表露無遺。躺在病榻上的辣椒兄,手裏還攢著債主手寫的借條,最後一口氣也在向艾未未討債。這種歡樂祥和的氣氛,完全不是大難臨頭的感覺。借錢給艾未未,讓網友們有機會、有能力、低風險地對有關部門說不。老艾在畫裏笑得慈眉善目,大派葵花籽兒;反而是只見其背脊不見其正臉的「有關部門」的「有關人員」,見此情狀卻難掩倉惶,最後乾脆逃之夭夭。此地無銀,欠人的究竟是老艾還是他們,欠人的是錢還是比錢更重要的公義,究竟是誰要來還這筆債,各人心中自有答案。娛樂精神無遠弗屆。



《卫报》艾未未面临“色情”调查,众多粉丝变身”爱裸裸“

核心提示:中国警方盘查艾和裸女图片的拍摄者,于是网上出现了裸体图片作为机智的回应。

原文:Ai Weiwei supporters strip off as artist faces 'porn' investigation
作者:Tania Branigan
发表:2011年11月2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大白"翻译
来源: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23.html


当艺术家艾未未"被"失踪的时候,他的支持者在网上不断奔走呼吁。当中国政府给艾未未150万英镑的税收罚单时,他们甚至寄钱给他帮他支付罚款。现在,他因为涉嫌传播色情图片而面临着政府的调查――他的仰慕者因为这件事主动拍摄裸照。

在艾未未声明说政府已经审问了他的摄影师之后(这名摄影师为他拍摄了一张"一个艺术家和四名裸女"的照片),网友们开始把他们的裸照发布到推特上。

23/11/2011

Pranking the Global Times: Ai Weiwei and a lesson in propaganda 恶作剧环球时报-艾未未和宣传的教训

Pranking the Global Times: Ai Weiwei and a lesson in propaganda

来源

The Global Times is a state-run tabloid with a reputation for nationalism and feisty rhetoric. But today, it posted an editorial describing the rules of online civility. The outer limits of good taste, apparently, stop at the personal cell phone number of Editor-in-Chief Hu Xijin.

Ai Weiwei, artist provocateur and critic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n Sunday publicly posted Hu's digits along with others he deemed emblematic of the "wu mao" -- 50 cents, the amount allegedly paid to Chinese state propaganda operatives for each online posting.

The Global Times did not think this was funny. In a column headlined "Lack of ethics is ruining Chinese Web," the paper said of Ai that: "he should be cautious about his behavior, by invading the privacy of his criticizers because of criticism against him, he negated the expectations of those around him."

To get a sense of how strange the experience of reading propaganda in China can be , let's pare this down. We'll put aside discussion of the censorship regime used to choke domestic access to corners of the Internet that don't meet with Beijing's approval. We also will not delve into past Global Times editorials that attacked Ai. Nor will we contemplate the $2.4 million tax bill handed to him by Chinese authorities.

Instead, bear in mind just this one fact: Ai Weiwei was earlier this year held in an undisclosed location for 81 days. He simply disappeared into the hands of state security for almost three months. You'll have to remember it, because as the Global Times complains that Ai's posting of peoples' phone numbers made "them suffer from many prank calls," it does not once acknowledge his confinement:


相反的,我们只需记住这样一个事实:艾未未在今年早些时候被关押在一处未透露的地方81天。他消失在国保的手中几乎三个月。你必须记得,因为当环球时报抱怨艾公布电话搞得“他们遭受很多恶作剧电话的骚扰”,这个报纸并没有一次提到艾的监禁:(下面是环球时报英文报到的原文)

艾债主日报(11月23日):借据开始寄了。

借据开始寄了。 by jiruan

twitter.com/#!/aiww/status/139015838085816320/photo/1

艾未未语:“一笔一画写,十多道工序。做事要公正,借欠有诚信。”


艾未未借据:“立据人今莫名债台高筑,幸蒙德士仁人义胆侠肝恩助敝人力度黑暗,共寻正义。特誓知恩必报毫厘俱返。今恐人心不古,立据一纸,付与债主恩公存证。恐口无凭,凭此为据,是据以证,证据立诚。”

20/11/2011

Hyperallergic.com: 我们需要艾未未 (图片)

来源:http://hyperallergic.com/40669/ai-weiwei-on-chinese-social-media/






#艾裸裸 照片几张

点击“阅读全文”显示图片。更多照片见
http://awfannude.blogspot.com/view/flipcard
以及推特搜索:http://goo.gl/WynFW


我们的艾赤裸裸 #艾裸裸 活动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艾未未/2011/1118/
北京警方指称艾未未照片涉嫌网络色情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艾未未/2011/0421/
110421-苹果动新闻-一虎八奶裸女(原图地址

goo.gl/oNykQ 111118-RFA-北京警方指称艾未未照片涉嫌网络色情.mp3 如果说税务案当局还可以通过欺诈和五毛狗混淆视听方式来泼粪,那么所谓淫秽色情裸照案则明目张胆公开了当局的构陷行为,是黑帮当局的自杀行为。
42分钟前
bimawen Free Man

欲之罪,何患无辞! @lihlii: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部副总监何亮亮: 未未 不是已经被淘汰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再淘汰他一次呢?用裸体照来淘汰,我想也就是一种打压吧。
3分钟前
lihlii lihlii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部副总监何亮亮: 未未 不是已经被淘汰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再淘汰他一次呢?用裸体照来淘汰,我想也就是一种打压吧。 - 这话说得太幽默了。
43分钟前

lihlii lihlii
goo.gl/oNykQ 111118-RFA-北京警方指称艾未未照片涉嫌网络色情.mp3
45分钟前

德国之声:艾未未被指"色情",网民"爱裸裸"

11月17日,艾未未工作室成员赵赵被北京德胜门公安局问讯,称他为艾未未与四名女网友拍摄的一张照片涉嫌 "传播淫秽物品",还威胁他会追究涉及人员的刑事责任。

被警方称之为"一虎八奶"图的照片,是艾未未与四名女网友合拍的裸体照,今年初该照片传至网络时,即出现不同解读,时过近十个月。北京警方在"发课税案"进展之时,重提此事,引网民出现多种猜测。大多网民认为,北京警方在不断找借口,意在彻底打压艾未未。

如同北京地税向艾未未开出高额罚单之后,网民自发的"借艾债"行动,目前多位网民同时发起"爱裸裸、爱自由、爱未来"行动,上传各种裸体照片,以表示对艾未未的声援和支持。网络多位网友同时贴上标签"我的裸体我作主"、"我的艾赤裸裸""淫者见淫"等。

至19日,已经有数十位中国网友在网络上上传了各种自拍裸照,包括知名的新媒体人北风、艺术家吴玉仁、阿昌、公民报道者佐拉等人。也有网民在照片中加入时下网民关注的社会元素,如陈光诚、谭作人、黑头套、草泥马、债主等。

"北京警方将照片定性为淫秽照片"

据赵赵向德国之声介绍,17日上午北京德北京德胜门公安局(北京治安总队)对赵赵进行了问讯:"他们问我'一虎八奶的'照片是不是你拍的?我说'是',他们说这是淫秽照片,我问他们哪里淫秽?他们说我们已经定性为这张照片为淫秽照片,我们是来调查事情的经过,在哪里拍的?什么时候放到网上的?他们说这几天还会和我联系,他们说是刚接到上级指令。"

赵赵认为此事应该为北京警方针对他而为,赵赵曾参与艾未未工作室多部纪录片的拍摄,如纪录"杨佳事件"的《一个孤僻的人》、《老妈蹄花》等,在4月3日艾未未被抓捕和6月22日艾未未被释放回家后,赵赵也曾接到北京警方警告"不要再与艾未未合作"。赵赵16日前往北京地税拍摄艾未未及律师等人完成税款抵押担保过程时,曾受到干扰。

"最淫秽的是掩盖每个生命特征和表达的集团"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艾未未,他表示,在网络时代中,公民用行动展示与当权者审美的巨大差异:"这是一个让人心动和行动的年代,裸照涉及人的基本的自由,对人的生命最原始状态的一种喜爱、欣赏或眷恋,不管怎样,裸照是世界上最正当的事情,当一个管理层或集团让人们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羞愧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得出自己的态度,羞愧的不是裸露,不是将美展示给他人的、不是重新定义美把美还给每个人的个体,而是试图去掩盖属于每个生命的特征和每一次关于生命特征的表达。这件事才是世界上最淫秽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发生在我们裸或不裸的每一秒钟。"

另据发课公司代理律师浦志强今天对外公开发表了对“发课税案”的初步分析意见,指北京警方有“超越职权”违法办案之嫌,北京市税务机关行政行为合法性缺失,他表示发课公司将择日提起行政复议。

作者:吴雨

责编:严严

来源: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543929,00.html

19/11/2011

浦志强:就“发课税案”的初步意见

浦志强:就“发课税案”的初步意见

受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发课公司”或“发课”)委托,我们为该公司涉税事务(下称“发课税案”或“税案”)提供法律服务。经对“案发”背景、关联的事实的初步了解,经向艾未未、文涛、刘正刚、胡明芬、张劲松等“被失踪者”了解情况,现根据发课公司要求,提出分析意见如下:

一、警方对艾未未等5人的关押,有“超越职权”违法办案之嫌。

2011年4月3日上午,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首都国际机场出境前被警方带走,直到6月22日艾未未被“取保候审”返回家中,家属没有收到任何官方告知手续,无法知悉他的涉嫌罪名,被采取何种强制措施及被羁押何处。

@aiww重返推特的欢乐(视频)

昨天晚上艾未未@aiww在推特上恢复了今年四月以来第一次和推友的沟通,推特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下面这个视频记录了这个事件的部分。



地址:http://youtu.be/NpmaECUB89s
请选择480p以获得更清晰的字体。

关于税务案的中英文报道 来自 @freeaiww

转载自:http://freeaiweiwei.org/
感谢这个网站的持续不懈的整理。

18/11/2011

艾债主日报(11月18日):艾债主们对借据的建议 #ai1001

昨天开始的艾债主调查:您想如何获得艾未未的借据?中,我们已经收到了158个回复,其中84%来自国内,其余来自国外。30%的人希望得到电子借据,13%人能够自己取,55%希望能够得到邮寄的借据(其中的大部分还希望附加瓜子)。
艾债主是怎么想的
还有好多人热情地给出了他们/她们的想法和建议。如下:

http://goo.gl/MsDOo

艾未未工作室的人说如果债主们看到了借据的样子,应该会想要一份纸质的版本的。在此本网如下建议:每张借据都有艾未未的亲笔签名和画押,并进行扫描和编号,提供债主们几种选择:
1,邮寄纸质借据
2,电邮发送扫描借据(原始借据保留在艾未未处,允许债主以后取)
3,到草场地自取

即便是快递,也有丢失(包括神奇失踪)的可能性,所以对每张借据制作扫描版不失为一种保险的办法。

需要对此发言的债主请参与本调查(链接:http://goo.gl/b6Bp8)。

17/11/2011

艾债主调查中部分债主的留言

您的推特ID(可选) 您有什么建议吗?(可选)


  • xiaocao07 节俭可敬,浪费可耻。省下借据邮费,可做更多公益!如果邮寄借据并瓜子,千万使用邮费到付方式。艾未未带头节俭,给公民社会创造精神财富。
  • @sandraljh 电子就好,环保省事又迅捷
  • @davidshen84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去草场亲自取瓜子 :)
  • @xuqiusheng 建议选择到付。
  • yingming 有瓜子更好,没有也行,快递费可收件人自付
  • elviseno 给个电子版就好,要签名!
  • edfang5256 快递费到付
  • rui 自己取,最环保,还可以见艾婶。
  • @freedomandlaw 快递借据本身也可作为行为艺术的一部分,大家应该基本都不在乎快递费先付还是后付。如果下载,艾未未的签名,借款人的名字等等都存在问题。电子签名本身也存在法律问题。我还是希望能够收到实实在在的借据。何必在如何寄送的细枝末节上纠结呢,工作室如果经济紧张,快递到付完全没有问题。
  • @majunspace 降低成本,玩这个游戏需要资金
  • XUYANGCHU "可以根据每人的选择行事。如果有人选择电子借据,就给他发电子借据。如果选择邮寄就给他邮寄。"
  • @asanant "快递费由债主自付。
  • 我觉得以实物寄出,意义大于电子文件。"
  • @liunono 还是寄我纸质的好了,支持货到付款,邮费我承担!
  • @freedomandlaw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是电子的借据。还会有一个问题,大家想必都要打印出来,不是所有的债主都有打印机,这意味着还要出去打印,有可能还要做公交或自己驾车出去,还有时间成本。那个更合算呢?所以快递就得了。
  • shouliang 邮费可到付婶
  • http://twitter.com/#!/buyaolian 借据不能少,借款不用还。。。。。嫌邮费贵,愿意自付邮费。。。
  • @sjl198654 如果希望得到瓜子的建议邮寄 货到付款, 毕竟大家还是很希望得到老艾的亲笔签名的,瓜子也很有纪念意义,为了减少老艾的压力还是货到支付邮费为好,分摊到个人的邮费就很少了,这种方法可行,易于大家接受。如果已经有瓜子的,或者希望得到电子拮据的就省了邮费。仅供参考。
  • hu_jia 多种方式并举。不是很着急先睹为快的,有在京或来京便利的,可以自取。不是很在意纸质留存纪念的,可以接收电子版(图片)收据。经济宽裕的可以选择到付。像访民那样集体参与的,可以寄给一个上访村附近的联系人,请他们到哪里取。
  • oooofred 到付吧。三万多邮费好多钱呢。不能能艾婶儿破费了。感谢!
  • storefisk "要邮寄,要亲笔,我要留着当传家宝。
  • 邮费就到付,做债主还是要摆一下阔。"
  • zhefuchen 邮费一定要到付!!!!
  • cybersnoopy 快递到国内,邮资自付的比较好。我想债主不会在意那几十块的邮费的。
  • 邮寄借据,由收件人支付邮费。
  • cyantreeguo "我的建议是:快递,到付这样就不用艾未未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费用了,也符合这次借款的行为特征"
  • caohuan01 期待新的活动。
  • majinshan "要解决成本,把钱用在刀刃上,我们还有很多的困难需要去克服需要义工吗"
  • Lean_Ann 建议选择快递费到付,谁选择要纸质借据谁自己承担快递费,工作室那边也不会有很大的经济压力。
  • junelight 支持邮费到付,否则艾神损失太大,真的要散尽家财了。海外的债主可从借出的本金中扣除。很多债主事先声明不要艾神还本金,包括我本人在内,艾神可以在税案告一段落后用那些钱成立一个公益基金。
  • 我可选择到付。
  • @resselling 可以一个城市发一封啊,又不是很沉,还可以给推友找一个聚会的好由头,当然了,我还求过艾百劳的体毛的
  • @whqhm 鉴于邮费太贵,可以一个城市打包邮寄到某人。然后其他人去TA那里领取。不知可否
  • kongchengji 邮费到付
  • zhangzhonghencj 我觉得大部分人还是愿意自负邮费的。
  • edfang5256 月底上门27号,或者下月1号
  • cuiyunxin 可以选择到付方式,以便于节约成本
  • lacykuang 先统计一下大家的意见,如果邮寄借据成本真的太高的话,就改为电子借据好了.(瓜子并非必须附加)
  • @youlinj 邮寄借据(附加瓜子)快递费到付吧
  • lihlii "愿意上门取的就给纸质借据。
  • 想要瓜子的自然连借据一起邮递了。
  • 但是那样送瓜子也是一大笔钱呀。如果能把这笔钱用在更紧迫的方面就好了。
  • 借钱送瓜子也有些被扣非法集资罪名的担忧,比如所谓”实物回报引诱“。"
  • happyfan 我其实可以不要借据,每一分钱还是给艾神打狼用。
  • susuyi 可以先发电子借据,有机会去艾婶那自己去~~
  • jamesfg88 愿意自己付邮费
  • yelaihonghuang 艾未未,挺住。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身边!
  • @hjings 瓜子嘛,我觉得算了,以后有机会遇见艾白劳再跟他要上一两颗珍藏起来
  • yelaihonghuang 艾未未,挺住。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身边!
  • coolalien 邮费到付就好了,俺要婶儿的签名。
  • cppgohan 电子滴就好
  • direct3d 艾婶要不先给俺电邮个图过过瘾。实体版明年五月俺去北京取。
  • @freezai 我自己付邮费。不过我也像另外要一份电子的行么?"艾神,感谢您为中国人做的事情。只有唤醒更多的人,中国才有希望。您有担当,有作为,不象档中央里有的人虽然道貌岸然,但暗地里却男盗女娼。"
  • sfchoi8964 以簡便節約為原則,主要是透明、公開、公平、公正,方便核實調查追認確證,保持聯絡、大眾一心,團結為重,互相支援。


感谢各位的建议。

艾债主调查:您想如何获得艾未未的借据?
本调查链接:http://goo.gl/b6Bp8

艾债主调查:您想如何获得艾未未的借据?

本调查链接:http://goo.gl/b6Bp8

16/11/2011

德国之声:"艾未未们"会被淘汰吗?

继11月7日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署名"单仁平"的评论文章"艾未未借钱还税搞得太戏剧性"后,11月16日,该报再次发表"单仁平"文章"'艾未未们'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指"北京发课公司税案中,借钱给艾未未的三万名网友只是中国十三亿人口中的少数人,西方支持艾未未和借钱网友们,从而在中国社会形成一些围绕他们的小圈子",而"他们被从这个大进程中淘汰,才是真正的社会潮流。"

两篇评论文章相关的焦点事件皆指向"北京发课公司税案",据悉最新进展情况为,11月16日上午,发课公司在北京地税局要求的最后期限之前,办理了纳税担保手续,依照中国法律获得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权,发课公司将适时提起行政复议。

"我被祖国淘汰了"成网络最新流行语

该文章见诸网络后,网民反响热烈,"我被祖国淘汰了"也迅即成为网络最新流行语。多位网友表示"很荣幸被淘汰。"

知名律师刘晓原说:"这个'们'里包括我吗?如'艾未未们'被逃汰,这个社会也快完了,三万多人借款给艾未未替发课缴罚税,何错之有?《环球时报》及其主编胡锡进指责'艾未未们'会被社会淘汰依据何在?"

维权人士胡佳表示:"这个中国有'艾未未们',也有'胡锡进们'。作为艾未未们,我们把这文章立此存照。看看是艾未未们被淘汰,还是胡锡进们被淘汰?"

北京自由评论人殷德义发表评论:"《环球时报》说为艾未未捐款的是少数,我很希望《环球时报》的胡锡进也发起一次捐款,试探一下民意。"

中国新媒体人北风认为:"这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跟美帝国主义必将灭亡一个意思。""

媒体人贾葭发表读环球时报感言:"祖国一向在淘汰人民。人民一向在扯祖国后腿。"

北京发课文化公司聘请的代理税务师杜延林对此文也公开发表文章至网络,他表示:"单先生说快速发展的中国永远有一股反向的力量,而且他们总是把人民对立面的位置说成是'代表人民'的。这个我同意,那些反对改革开放,反对政治文明,反对普世价值的'三妈'们,那些一贯以'二加一代表'自居的既得利益者,才是中国的噩运。而呼唤法制与公正的"艾未未们",恰恰是这个社会的脊梁!"

目前旅居荷兰的评论人立里就此向德国之声发表评论,他认为在中国当局严密封锁信息的情况下,大部分来自国内的三万名网友成为坚守社会公义的代表,他们会是中国未来的希望:"用他们自己祖师爷毛泽东的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共当年在南湖开会的时候,有三万人吗?是不是他们因此就应该被社会淘汰呢!"

"三万人站的这边不是强权的一边"

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中国知名学者、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她表示三万名给艾未未借钱的网友,从绝对数量上并不算一个很大的数字,但此事的意义和价值不能数字为考量标准。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多人真名实姓的站出来,这不是一个人数的问题,而是让我们看到有这么多人,作为公民和艾未未站在一起,而且是在艾未未处境非常困难艰辛的情况下,从这个意义上,艾未未的支持者是一个绝对多数。我们也要看到在一个人遭受明显的政治迫害的时候,有多少人敢公开和他站在一起?从1949年以来没有过这种纪录,从历史上看,这个数量是不得了的数字,他们站的这边不是强权一边。"

"《环球时报》要的是法律还是践踏法制的潮流?"

针对文章中提到的"这少数人将会被淘汰"一说,艾晓明认为:"那就取决于中国的方向是什么。如果中国社会走向集权和专制,再往这个方向走的话,这三万人命运未可知,但我相信这三万人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中国社会中人们不允许走向专制和集权的方向,当三万人站出来时也表明了这样的态度,当要把艾未未这样一个为公共利益疾呼的人置于死地,三万人说'不可以这么做'。艾未未的处境也说明了,一个人要坚持公民的立场和态度是多么不容易,三万人一定要保护艾未未,一定要和他守望相助。是由于这个社会不能丧失底线。《环球时报》讲潮流,你要的是法制的潮流,还是践踏法制的潮流?"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535461,00.html

也说潮流 --对《环球时报》单仁平文章的解读

也说潮流
----------对《环球时报》单仁平文章的解读

发课税案代理税务师 杜延林

有一种动物,挺让人恶心,但你拿它没办法,生命力极强,我们叫它打不死的小强。看了《环球时报》单仁平先生的文章,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小强的顽强身影。前几天本人就单先生文章所犯的低级知识性错误进行了不厌其烦的纠正,但今天看了《环球时报》单先生的《“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顿时有一种要找块豆腐撞死的感觉!单先生非但没有领会在下的好意,好好学习一下税法,反而变本加厉地继续犯着更加低级弱智的错误。单先生开篇四个字 “借钱还税”就又说错了!首先,我们说“还”一般对应的前期行为是“借”,而税收本来就是国家的一种强制征收行为,何来“还”。其次,发课公司一直在强调并不认同税务局的处罚,认为从程序到实体都是不公开不公正的,发课公司之所以要对其中涉及税金及滞纳金的部分提供纳税担保,是为了进一步提起行政复议,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请注意,是提供了纳税担保而不是什么“还税”。

紧接着,单先生又煞有介事的替艾先生“希望”“借到”1500万元。这里我又要犯职业病,继续替单先生进行扫盲了。根据《税收征管法》的规定,“纳税人同税务机关在纳税上发生争议时,必须先依照税务机关的纳税决定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及滞纳金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因此,发课公司申请复议的前置条件是对其中税金及滞纳金部分(共计8454088.13元)进行缴纳或提供相应的纳税担保。发课公司只是为了取得进行行政复议的资格才“借钱”,所需金额为8454088.13元,多一分都没用!而截至目前(虽然还是有网友不断地寄钱),“借款”已经大大超过了担保所需金额。艾未未已与昨天拿到了税务局开具的“收据”,已与今天在本人的陪同下到税务局履行了纳税担保手续,但这并不妨碍单先生悲天悯人地替艾先生“可惜”!另外,艾先生并不是只把“多余”的部分退回去,而是把不“多余”的部分也退回去,这是艾先生本人的承诺,而不是像上次单先生替艾先生“承诺”的那样,“打赢”官司后“双倍”(several times:《环球时报》英文版)返还。

单先生说中国对政治有兴趣的人都知道艾未未,不知道他或者记不住他的都是中国老百姓们。单先生继上次嘲笑了我们没有投票权后,继而更加傲慢的把中国“老百姓们”排斥在对“政治有兴趣”的人之外。看来单先生不仅缺乏税法知识,缺乏数学常识,还很不讲政治!一个把中国“老百姓们”排斥在政治之外的评论员,是如何学习“三个代表”的?这种言论又如何代表了“大多数”及“真大众”? 看来,中国“老百姓们”连兴趣得由单先生及《环球时报》来引导!

从艾未未联想到魏京生,那个被单先生称为“父亲”的早已被遗忘在美国的某个角落里的人,连西方记者都“懒得”报道的了,亏单先生提醒,要不我确实忘了!不过我要说的是,谁都在角落里,其实,艾先生也是在北京朝阳草场地村某角落里,每次打车司机都不太会走,但这又怎么样呢?当然,单先生是不会在角落里的,向来单先生都是敏感词中央的代言人,也只有高居庙堂的人才会得到单先生的敬仰!

单先生说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度,这个我认同,但单先生感慨对国家的感受很难统一我就不认同了。为什么感受要统一呢?你们把思想统一到中宣部,把幸福统一到CCTV,把舆论统一到新华社,还要霸道的把我们的感受和兴趣统一到《环球时报》?对于那些感受没有统一到单先生及《环球时报》那里的人和事,在单先生看来都是对“大方向”的扰乱。这个“大方向”自然和中国“老百姓们”无关了,因为他们对政治不感兴趣,这“大方向”如同“真大众”一样,还得“单先生们”来把握!

单先生说快速发展的中国永远有一股反向的力量,而且他们总是把人民对立面的位置说成是“代表人民”的。这个我同意,那些反对改革开放,反对政治文明,反对普世价值的“三妈”们,那些一贯以“二加一代表”自居的既得利益者,才是中国的噩运。而呼唤法制与公正的“艾未未们”,恰恰是这个社会的脊梁!

虽然单先生可以把双倍翻译成“several times”,虽然单先生永远搞不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之间的区别,虽然单先生永远是一副死猪不怕烫的嘴脸自说自话,单先生依然可以总是很自信地代表“社会潮流”去淘汰这个淘汰那个,并偶尔说一两句大而还当的人话:真正的民意是压不住的!

来源: https://profiles.google.com/109888383268745065867/posts/GbZ3gdFNmLk

投票:艾未未应该成为2011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吗?

Screen shot 2011-11-16 at 5.34.44 PM

投票地址:http://goo.gl/gHlGG

目前老艾排在第15位:

Screen shot 2011-11-16 at 5.45.19 PM

艾债主公告:艾未未和担保金凭证

老艾和纳税担保金凭证

纳税担保金凭证

纳税担保金

借债人

另来自艾未未工作室消息:艾婶 @aiww 古香古色,精致绝伦的亲笔签名借据已经制作好啦,先生女士债主们快将你的信息发送到fakesheji@gmail.com: 姓名,性别,汇款途径(如邮政、paypal),金额,交易号,邮寄地址,电话。如有推号或微博号、汇款凭证请附上噢~

杜延林对发课公司税案纳税担保的说明

对发课公司税案纳税担保的说明

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对发课公司下达的《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不管从程序上还是从实体上都是不公正的,是无法接受的,发课公司决定依法提起行政复议并视复议结果决定是否向人民法院起诉。《税收征管法》规定“纳税人同税务机关在纳税上发生争议时,必须先依照税务机关的纳税决定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及滞纳金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因此,发课公司申请复议的前置条件是对其中税金及滞纳金部分(共计8454088.13元)进行缴纳或提供相应的纳税担保。

按照《纳税担保试行办法》的规定,经税务机关同意或确认,纳税人或其他自然人、法人、经济组织可以以保证、抵押、质押的方式,为纳税人应当缴纳的税款及滞纳金提供担保。最初艾未未的母亲高瑛及弟弟艾丹决定以共有房产“艾青故居”进行抵押,为发课公司提供纳税担保,但通过与房产交易中心沟通得知,抵押权人只能是个人或金融机构,税务局不是合法的抵押权人。发课公司将此情况告诉税务局,提出既然国家税务总局出台了《纳税担保试行办法》,应有具体的实施办法。税务局表示具体落实有困难。

11月9日地税局再次通知发课公司,尽快按照《纳税担保试行办法》选择保证、抵押或质押的任一方式提供纳税担保。此时,海内外对艾未未鼎力相助,在短短数天内汇来款项达数百万元,我们想到可以用此款项进行存单质押担保,解燃眉之急。11月11日,地税局表示同意并答应向银行咨询办理质押相关事宜,同时,建议我们采用另一种质押方式,即将担保金转入税务局在银行开立的税务代保管资金账户进行纳税担保,我们认为,采用权利凭证之一的存单进行质押,更安全可靠,未采纳这一建议。

11月14日上午,我们备好存单前往地税局履行质押担保手续时,地税局电话告知,按照银行的相关规定,税务机关同样不能做权利凭证的质押权人,无法办理存单质押手续。我们认为,既然地税局给我们下达了可以选择抵押质押方式进行纳税担保的通知,就有义务去积极行政,来促成我们的纳税担保,至于税务部门与其它部门的规定是否有冲突,应该由税务部门请示上级部门去协调解决。我们当日向地税局提交了《纳税担保事项告知书》,重申了我们的立场。

11月15日上午,地税局答复,国家税务总局的《纳税担保试行办法》确实存在问题,但法规的完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目前唯一的担保方式是将纳税担保金汇入税务局在银行开立的税务代保管资金账户,这同样是一种质押担保方式,并在细节上进行了沟通,承诺将以艾未未个人的名义存入款项并向艾未未本人开具收款收据,一旦到账即履行担保手续。比起由第三方监督保管的权利凭证质押方式来,税务代保管资金账户质押担保方式安全性较差(毕竟由税务局直接管理),但考虑到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及中国人民银行曾联合下达《税务代保管资金账户管理办法》予以规范,更为重要的是离15天期限只有一天,如不办理将丧失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机会和权利。无奈之下,我们同意采取“代保管资金”的担保方式,于同日中午在税务师及地税局相关人员的陪同下,由艾未未本人去银行办理了转账手续并于当日下午取得了地税局开具的税务带保管资金专用收据。

纳税担保与径直缴纳税款滞纳金及罚款有本质的区别,几经让步最后艾未未以第三方的名义为发课公司提供纳税担保,而不是直接缴纳税款,正是因为我们无法认可对发课公司的税务处理处罚,我们不能失去进一步进行法律维权的机会,辜负三万多网友的期望,我们将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以对法律最大程度的尊重,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去向公众澄清事实,并希望税务机关以同样的姿态体现出对法律起码的尊重,公正公平的进行行政复议,还发课公司一个公道。

发课公司税案聘请会计师 注册会计师 杜延林

2011年11月15日

来源:https://plus.google.com/u/0/106372800511710859472/posts/SPCAPoRj7pU

环球屎报:“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

单仁平

“借钱还税”的艾未未近日对外媒称,有3万人共“借给他”140万美元(约合880万元人民币)。外媒还援引艾未未支持者的话称,这是在“官方压制”下实现的,响应者比向红十字会捐款“热烈”得多。看来艾未未很愿意让外界相信,他得到的支持是“中国全社会的”。

3万人,这个数字大吗?中国有13亿人,新浪微博用户据称超过1亿!艾未未希望“借到”1500万元,如今收到的款项刚刚“过半”。如果来款大大超过1500万,“借款人”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艾未未一边喊“谢”一边把多余的钱再退回去,那么这一次的“政治行为艺术”该是多么完美。可惜,艾未未不得不向世界证明,虽然只借到一半钱,但这些钱是如何的“多”。

艾未未是西方世界全力支持的“持不同政见”的符号。中国对政治有兴趣的人都知道他。不知道他或者记不住他的中国老百姓们,第一个原因是对他这套政治对抗游戏不感兴趣。

西方支持过中国的许多“持不同政见者”。西方舆论曾广泛称某人是“中国民主之父”。那位“父亲”目前就在美国的某个角落里,搞一些西方记者都懒得报道的“小动作”。

那是一个长长的,大多是被遗忘者的名单,艾未未是有新鲜感的加入者。西方支持艾未未和那个名单上的其他人,从而在中国社会形成一些围绕他们的小圈子。艾未未等切不可以为,小圈子没有扩大到全社会,完全是由于“政府的压制”。真正的民意是压不住的。30年来,“艾未未们”一拨拨冒头,然后陨落,中国崛起却逆着他们的预言不断成形。他们被从这个大进程中淘汰,才是真正的社会潮流。

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度,芸芸众生的故事把这个国家撑得满满的,对国家的感受很难统一。中国的大方向有无数扰乱因素,每一个单独的扰乱既容易被互联网时代放大成“时代征兆”,又更容易被更多更大的征兆淹没。艾未未的真正市场在国外,为避免在中国被淹没,他需要不停做出些被议论纷纷的事。

必须说,如果没有外国势力鼎力支持,艾未未“什么也不是”。中国现实环境对艾未未行为的抑制,实际上是对外部力量借艾未未推搡中国的反作用力。艾未未只是自愿做了西方撬动中国的一个支点。

当然,艾未未及“艾未未们”未必真的没有机会,中国政府如果犯巨大的错误,如果中国社会在境外舆论的鼓动下失去判断力,未来就很难说。其实,“艾未未们”的前途,是和中国的噩运挂钩的。

还是“艾未未们”的运气别太好吧。让他们的出现,成为“盛世”中国的警醒。就像上文所说,快速发展的中国永远有一股反向力量,而且他们总是把人民对立面的位置说成是“代表人民”的。这样的力量虽从未坐大,却也从未断流。中国的隐忧是永恒的。

不知道那3万个借钱给艾未未的人有多少来自中国境内和境外。希望其中的中国人都确实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是追随一个煽情的口号。▲(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来源:http://news.sina.com.cn/pl/2011-11-16/081823473741.shtml

文章在新浪上的评分:1.23(最高5),67个踩,0个顶。

环球屎报:“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 在新浪上的评分 Screen shot 2011-11-16 at 6.28.44 PM

15/11/2011

德国之声:艾未未已交保证金

艾未未已交保证金

据德新社报道,围绕与税务当局所要求的巨额补税争议,艺术家艾未未已交纳一笔保证金。在一度出现纠葛后,这位对政府持批评立场的艺术家周二(11月15日)向北京税务局的一个账号支付了总额为845万元人民币(约值79万欧元)。艾未未对德新社表示,交保证金是要求当局对他的补税案重新审议的前提。在谈到重新审议的机会有多大时,艾未未表示,"我们不抱大的希望"。北京税务局要求艾未未补税及罚款总额为1500万元。现年54岁的艾未未指出,在今年早些时候被关押81天后,这是当局迫使他沉默的又一种尝试手段。今天所交的保证金来自他的约3万名支持者。不过,艾未未已经表明,他将把钱如数奉还,以免当局给他安上非法集资的罪名。

http://bit.ly/sW8oM3

老艾拿出一箱钱

老艾拿出一筐钱 by jiruan

来源:http://lockerz.com/s/156354239

这里没有末路,你从不曾孤独。#ai1001

千千万万的人,通过艾神,沟通着属于自己的真实和未来。#ai1001

Via Flickr:


谢谢!

参与见证神奇的爱神之借款艺术 #ai1001

Via Flickr:
支持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