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7/04/2011

【装聋作哑之7】人民网市场报:关于艺术品投资的对话 (2005)


关于艺术品投资的对话

人民网 市场报 本报记者 张然 2005年12月28日

  近来各拍卖行艺术品成交价格屡创新高,使艺术品成为投资领域的热门话题。据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04年全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今年将有更大突破。有人统计过,去年艺术品投资收益率高达16.1%,个别投资品种仅半年回报率竟高达80%,今年就更为强劲,不少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几个月翻了好几倍。为此,本报记者特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士,请他们就艺术品投资各抒己见———
  黄岩
  艺术品投资也有风险
  黄岩,从事绘画和雕塑,同时兼有策展人、画廊老板等多重身份。作品包括先锋绘画与雕塑等。在798、索家村、环铁等处开辟有MasterBit、影像地带、独生一代等空间(工作室或展场)。
  记者:现在从事艺术品投资的人越来越热,这对艺术的发展是否真正起到了推动作用?
  黄岩:推动作用不可小视。就我而言,我的艺术创作活动没有停止,反而是加快了。
  我认为,艺术品投资的兴盛,扶持了艺术家,促进了艺术家的成长。就拿我们创办画廊来说吧,它一可以发现和培养艺术家,许多艺术家就是通过这个阵地涌现出来的;二可以培植投资者的资源,成为许多投资者的桥梁,并培养潜在的投资力量。
  艺术品投资主要是两大市场,一级市场主要是画廊,它的作用主要在发现艺术家,培养艺术家。二级市场是拍卖行。现在,嘉德、中信、苏富比等拍卖行已经拍卖当代艺术品投资的份量正在增加。到今年为止约占拍卖品比例的5%—10%。
  记者:有人提出,像你一样,现在许多画家介入到将当代艺术商业化的工作中来,他们认为这种投资迟早会出问题,你除设立空间外,自己收藏吗?
  黄岩:当然也收藏啊。
  和传统投资一样,如果你把股票当作一个投资盘面,那么包括当代作品在内的艺术品市场的投资也是一个盘面。股票市场会涨会跌,艺术品投资当然也是。
  中国经济增长20多年,经济翻了多少番,而艺术收藏在整个经济增长中的比重所占的盘面相当小,增长比例与经济增长的比例也不相匹配。艺术品的终端在博物馆、收藏家那里,当经济继续增长,收入稳定之后,艺术品的收藏份额必然会与日俱增。比较一下美国等西方国家,他们在50年代,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当代艺术投资的份量也随之增长起来。
  艾未未
  投资艺术品是一种精神消费
  艾未未,涉足空间设计等艺术领域,工作涉及建筑、雕塑、绘画、家具、编书、策展等多方面,促进国内外收藏家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最早推动者之一。
  记者:人们常引用“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来描绘今天的艺术品投资背景,你是否也这样看的?
  艾未未:中国就大环境而言,确实迎来了盛世。对于收藏,国人从不陌生。从达官贵人,到文人雅士,再至商人,把艺术品当作风雅而收藏的历史非常长。现在又开始了,因为社会稳定,温饱之余,人们看重精神上的满足。投资艺术品,就是一种精神消费。
  记者:很早以前,当德国收藏家希客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时候,你发挥了桥梁作用,对扶持中青年画家的成长,推动中国当代艺术作了很重要的工作。那么,这些年来的这一波艺术投资,算不算是西方收藏家推动出来的呢?
  艾未未:其实,近百年来,买卖中国艺术品的活动都是外国人先动手了,国人才跟风。但这代替不了中国人自已的选择。现在,表面上也跟风,但与过去已经不同。不同在于,今日的收藏,它是基于另一个时代特性之上的投资。中国人在外国人面前的不平等已成过去,权势和金钱对艺术品的垄断程度已经不是过去那种样子。现在人们对艺术品的审美观念、欣赏习惯、文化标准与过去也不相同。今天的“有钱人”与过去的行事方式也是不一样的。可以看到的是,艺术品投资的方式也是当代的。我更愿意相信,中国人对待艺术品,依靠自身的判断,正在再次形成自己的习惯并日益成熟。
  赵树林
  当代艺术正成为艺术领域主流
  赵树林,当代艺术策划人。
  记者:你与当代艺术界的各类人接触密切,你所认知的当代艺术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赵树林:当代艺术在中国,培育期已经过去,从前两年起,已经开始了她的成长期。从岳敏君等人的作品在拍卖场上表现出来的劲头可以发现,当代艺术正在成为艺术领域的主流。艺术品投资中,当代艺术品的投资比例增长迅猛。这些就是信号。
  记者:艺术品投资需要一个很长的培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培育的内容应该包含哪些?
  赵树林:我认为首先是全民的艺术素质教育的培养。经济上去了,人们有钱了而且有闲了,这时候需要精神上的满足。当代艺术提供了新的艺术享受,人们审美的提高是当务之急。其次,经济飞速发展,政府应该把文化和国家的发展战略结合起来。当全球化在加强之际,包括如何在文化层面设立壁垒,这应该拿出应有的措施来,让它合法化。再次,政府应该从制度、公共设施、传播等层面支持当代艺术家的发展,保护他们的同时,引导他们遵守规则,使艺术家和艺术投资者在一个理性的轨道上,完善艺术品的创造与投资行为。

  吴冠中的《金色田野》在嘉德秋拍中拍出550万元


《市场报》 (2005年12月28日 第五版)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53/16511/1455713.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