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7/04/2011

岳路平: 司马南越少,中国越真;司马南越少,中国越善;司马南越少,中国越公正

司马南越少,中国越真;司马南越少,中国越善;司马南越少,中国越公正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f8e67f0100qrvz.html

司马南先生在我的博文《诚惶诚“孔”》评论:“岳路平先生,您的所谓“和解”很深刻很世故:第一,无非无缘无故恶心司马南为小人;第二厚颜挺AWW犯罪嫌疑人;第三,故作无意状陷当局不义作清醒的糊涂人;第四,假装抖机灵卖弄小聪明装好人。您在以不站队的方式站队,以和解的方式构陷别人,以超然的态度把玩龌龊,以乏自信的内心取无肝胆的卑鄙。”

我看完之后,惊出一身冷汗:持有这种语气、见识的人,居然长期盘踞国内各传媒的大量时间,占用如此多的社会资源,以“打假”来引导公众的“真假观”,实际上混淆了公众的真假观,破坏定义真假的制度秩序,实在是误国误民。

是媒体完全丧失了判断力,还是我们的舆论土壤只能滋养出这样的怪异植物?



感谢司马南的评论,让我对你产生新一轮的兴趣:兴趣不在“你”,而在“我们的环境为什么会如此偏爱你?”

在网上随意看了几段司马南打假的视频,才恍然大悟:原来,司马南批A,跟他批李一道长等使用的是一个套路:1,某些风向已经强烈暗示出某人要倒;2,司马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即将倒下之人落井下石,斩获点击率,强取豪夺媒体资源;

这样的一笔生意的确没有风险呀,“风向”已经暗示了此时“落井下石”毫无风险;“风向”也保证了此时“落井下石”绝对“正确”。
在这种屡屡得手的对“风向”的超级捕食能力的激励下,让司马南很快产生一种幻觉:“落井下石事业其实可以应用到各行各业中,哪怕我完全不懂那个专业。”

是谁给了司马南这个胆子,敢于让他如此“跨学科”落井下石?是“风向”;是谁在纵容这个人越来越肆无忌惮?是媒体。
这几乎酿成了我国这个时代的一大悲剧:我们这个社会的真假观,居然控制在司马南这类人的手里!
惊出一身冷汗之后,我反复思量,得出以下几条结论:

l 因为不相信大学里的真假观,所以开始有人(通过媒体)相信司马南的真假观;因为不相信道观庙堂的道德观,所以开始有人(通过媒体)相信司马南的道德观。因为不相信法院的公正性,所以开始有人(通过媒体)相信司马南的正义观。

l 在知识殿堂,和司马南的业余知识之间,一部分老百姓选择相信司马南,不是司马南的错,是大学的悲哀,是真理的悲哀。

l 在惩恶的殿堂,和司马南的业余法律知识之间,一部分老百姓选择相信司马南,不是司马南的错,是司法的悲哀。

l 在扬善的庙堂,和司马南的业余道德之间,一部分老百姓选择相信司马南,不是司马南的错,是道德的悲哀。

l 在艺术,和司马南的蹩脚艺术观之间,一部分老百姓选择相信司马南,不是司马南的错,是中国艺术的悲哀。

至于司马南对我的评论,我认为完全不值一驳,浪费我的文字。附上相关链接,读者自由判断:


一,
二,《再真些,再善些,再爱些。
三,《司马南像小丑,不是他的问题。
四,视频《岳路平谈A事件(一):A是否抄袭?
五,视频《岳路平谈A事件(二):中国需要建设性批评
六,《一一和解
七,《诚惶诚“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