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7/04/2011

司马南、王文围观艾未未(一 ~ 三)2011.4.09


“四月青年会客厅”司马南、王文:围观艾未未



【说明:2011年4月3日,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赴香港时被“带走”,一直下落不明。2011年4月9日,网络视频节目“四月青年会客厅”邀请了司马南、王文谈论艾未未被带走事件,主持人杨富江,分为三段视频在网上播出】


视频链接

(一) 艺术一反华,西方就追捧

(二) 艾未未如得逞,中国会更糟

(三) 抹黑中国美化西方,是某些媒体人的一贯作风


文字整理

( 一 ) 艺术一反华,西方就追捧

杨富江:中国智慧,全球视野。大家好!这里是“四月青年会客厅”。咱们今天主要来着重聊一个人,他叫艾未未。最近呢,有很多网友也是在关注他。今天上午呢,在百度的热词排行榜上“艾未未事件”稳居百度热词排行榜的前十名。那么,今天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也请来了两位,非常有声望、非常好玩的嘉宾。独立学者司马南老师,司马南老师您好!还有北京的媒体人王文老师,王老师您好!这个,司马南老师接触艾未未应该有些年头了吧?


司马南:对。


杨富江:在您眼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司马南:脸很大,头型很怪,胡子很长。早年间没名,在美国混,混了十几年没名堂。但是,2008年突然间声誉鹊起。声誉鹊起的原因呢,据说是奥运会的重要工程请他去了。


杨富江:这个重要工程指哪个?(插问)


司马南:~~但是,但是。艾未未自己跟外媒说:我不想给共产党添彩,我不干。嗨,你想不到这人啊不知道哪句话就能中彩。艾未未这样的言论一下子中了彩票,国外的那些个投注站,纷纷就给他大奖。于是乎艾未未就获得了巨大的声望。请你注意!2008年下半年至2009年上半年,半年多的时间里边,中国的媒体~~。《南方周末》关于艾未未的专题就有不下10篇之多。艾未未一下子就成了最人性的,最伟大的,最最有爱心的,最最有国际声望的,然后这样的大艺术家。所以,艾未未他这个脉络呀,就非常的耐人寻味。我说这些和现在我们讨论的现实拘留没关系。我只说从背景的角度我们理一理艾未未。发现这个大胡子,这么一个长相怪异的一个艺术家。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很多人都特别关注了?嗯,这里边是有微妙的底牌的,是有复杂的底色的,是有人为炒作的因素的。所以说,艾未未很像股市上的一个,一个,那什么~~,叫做妖股啊?叫妖股。你知道~~?你炒股吗?


杨富江:懂一点儿。


司马南:懂。懂一点儿啊。你知道妖股吗?


杨富江:就像刮着邪风似的~~


司马南:哎,不知道怎么一下就起来了。艾未未就起来了。所以艾未未最伟大的艺术成就,是在英国,英国出大钱搞了个什么东西?哎,搞了一大堆瓜子儿!(三人哄堂大笑)人做一大堆的瓜子,扔到地上。这叫神~马~玩~意~儿!但是,对不起,说这个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我们英国就有人愿意出钱。


杨富江:嗬!(激动状)我也能干了这事儿啊!


司马南:你能干就不行了。因为~~因为没有人准备包装你!(三人哈哈大笑)


王文:因为你没有大胡子。(再次大笑)


杨富江:所以这小子上来的路数不正啊!啊?!


王文:艾未未的知名度啊。我用三句话来概括,就所谓的他(一切)在自由派中比左派中要有名;所谓在欧美国家(不)所谓在国外要比在国内有名;所谓在欧美国家要比发展中国家要有名。所谓的他~~,他所谓的名声是什么啊?我想这三大特点,可以看出他的知名度到底在哪里?什么样的?到底背景怎么样?我们可以去~~。我有一件事还可以说明另外一个方面。有一次我在一个艺术展上见过他。见过他呢~~。我倒没有什么?我也没过去看,只不过是他的那个,围了一群人,一群人这个纷纷的,显得好像很仰慕他。那么,他留了个大胡子,最后我~~(不知此处说了什么)。“哎!那个人好像奥姆真理教的教主啊!”


杨富江:邪教嘛!


司马南:麻原彰晃!(三人大笑)


王文:这个是我的亲历,但我这么说,不代表我的看法。的确,我说了一个客观的事实。有人这么来看,有人这么在说,有人这么在表达。那么背后是怎么样的?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司马南:我跟这个,叫艾未未的人吃过饭。


杨富江:这还,不仅仅是见着过。


司马南:那,桌子上都是名流嘛。一块吃过饭,我觉着他没什么特别的见识。用,跟他非常熟的另外一个艺术家的话说,就说他是疯子!原来啊,他受到鼓励就开始折腾。这个人据说在美国也经常参加示威游行啊。反这个反那个。但,请注意!你查。我来之前专门让一个朋友,他的英文超好,英文搜索能力强到~~。就是艾未未在美国的十几年,虽然参加过,自称参加过,《南方周末》也报道他参加过很多的美国的各种各样的游行示威。但是,对不起。在美国英文主流媒体上,关于艾未未的记载几乎就没有。更没有把他当成什么伟大的艺术家!可是回到中国后,当艾未未坚定地喊出:“中国是不文明的国家,要终结中国专制统治”的时候。哈。好家伙!(激动状)艾未未一下子在西方爆得大名。


王文:对!


司马南:所以艾未未这个事件,他是政治的,要不然能想象~~,想象艾未未叫警察带走了。中国被警察带走的人太多了!每天得抓多少啊?流氓、小偷、嫖客,是吧?带走的太多了。哪个人能够一下子引起西方某些国家,某些政治势力,某些什么什么国际组织,一股脑的开始煽乎。


杨富江:声援。


司马南:说完了!完了!完了!中国人权状况恶化了,为什么呀?你看艾未未被带走,被带走的人多了。你知道艾未未什么原因被带走的嘛?我现在,今天下午,今天晚上。我要接受一个外国媒体的采访,我就想问他:你知道艾未未什么事儿嘛?你知道艾未未是嫖娼啊?是██啊?是吸毒啊?还是,这个刑事犯罪呢?你知道他什么事儿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艾未未被带走就是中国人权,这就叫中国人权状况恶化?我不知道王文兄怎么看这个事儿?


王文:对!的确。你看那个星期天发生这个事儿以后,结果不仅仅是西方媒体,西方的国家,国家的发言人。美国、法国、英国、德国的主要的西方外交部发言人全出来说。他不说法律是什么样的。但他们都说一句话:你要放人!哎。这个很有意思啊。你们不是法治国家吗?你么这些发言人肯定很懂法律。那你难道不问问法律程序怎样?不问问到底犯了什么罪?这个不管。他要的是放人。然后第二点,就是人权问题。这个逻辑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是很模糊的,是很蛮横的,是有他自己那种优越感存在的。如果你抓人就不对,那抓人之后,那你可以说很多啊。所以这种,让我们感觉非常可笑。


司马南:对啊。他不知道这个人什么原因被警察抓了。他上来就说:你放人!这就像一个~~,一个大人,法盲加文盲再加流氓。法盲加文盲再加流氓这仨门加一块的大人。听说自己的儿子在这儿遭遇不公正了。只要是儿子这点。你放人!要不然我就怎么样!所以,在今天的国际秩序当中,我们依然看到的是丛林法则。看到的是有人家,村长家的二楼装着一喇叭,全村都得听他的。他指手画脚惯了,居高临下惯了,牛皮哄哄惯了。他指手画脚,他要求你怎么样。但问题在于,今天的你我对中国的法治建设,对中国社会的了解。不是说你这样中国就会屈服你。那我请问,首先,你要证明他艾未未的人权,他怎么就凌驾于全国人民的人权之上呢?艾未未的人权是人权,中国人民这个集体的概念,这个就不是人权?你艾未未被带走了,不问任何是非曲直,具体事由,就叫放人,你这叫人权吗?还有,你如何证明美国、法国、德国、英国,所谓的西方发达国家。你们难道更关心,比中国共产党,比中国政府,比王文司马南更关心中国人民的人权?能证明嘛?我们当然知道你们历史上不讲人权,你们现在正在伊拉克,在阿富汗,在利比亚,在利比亚正在让利比亚人民看到——“人权”。所以我说呀,你艾未未这么一件事情啊。它折射出来各种各样的关于人权的一个一个的色块。就像艾未未的那个画一样。我们从不同的人就能从中解读出不同的主题来。


王文:这个~~,司马南先生的一番话,让我想起08年,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发生的一件事。得克萨斯州有一个达拉斯市,有个印地安纳人的博物馆。我在博物馆参观的时候,是美国的一个外交官陪我一起参观的。我当时一个,第一个反应就说,那个200年前的印地安人在美国的地位,不就有点像,在~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我说的~~,可不可以不恰当的比喻——西藏在中国。我说这是个民族融合问题。外交官说:“哎!你这个比喻很不错,但是我要告诉你,你们太仁慈了。你们应该像200年前我们对待印地安人一样。”这个人让我很吃惊。我说,我能报道你吗?他说:“这个开玩笑的。”所以这个让我感觉,深有体会。西方人对于人权,内心怎么想的?嘴上怎么说的?我们要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杨富江:他们的大棒政策是在骨子里的。


司马南:说的好,说的好。人权是个大棒,美国人操着棒子,看谁不顺眼就拿人权去打。但是看到这层还不够。美国的人权还不仅仅是大棒,它还是树叶。金庸的小说里边,最高的武功不是拿着刀枪棍棒,是拿一树叶儿,叫“摘叶飞花”。武功高强嘛!“嗖”,飞过去。所以美国人把人权运用的相当娴熟。他使摘叶飞花,找个事儿,然后就说你中国人权状况不好。中国的人权,30年来,60年来,到底好不好?中国人民的人权到底改善了没有?这个事情,有目共睹啊!你去看一下死亡啊,你去看死亡率啊。看我们吃什么?穿什么啊!你看我们造了多少房子啊,你看~~。羞耻啊!所以说,美国人拿着人权,摘叶飞花,来取我们的首级。这是美国的战略。问题在于,我们这个事情要看清楚。遗憾的是,美国人的大嘴、美国人的大棒、美国人的高压、以及美国人的摘叶飞花。遗憾的是我们一些脑子不清的人。还就被人家洗脑了。


王文:这个的确让人非常遗憾。我看了一下,艾未未这件事上来以后,在微博上。怎么样去力挺艾未未的人。我把他们分成三种人:第一种人呢,是部分被洗脑的网络屁民。他们不知道艾未未是谁,只知道,嘿!这个中国政府做了,我们就反对,我把他们称为“凡是原则”,新“两个凡是”。第一:凡是中国政府的我就支持(纠正:凡是中国政府的我们就反对),凡是美国政府的我们就支持。第二种:自由派的马甲。那些人他有一些逻辑,但他不敢用真名,在微博上用了一个马甲,就说怎么样怎么样。第三种:更有意思,叫外国水军。你看他的IP地址是来自外国的。这个正好跟一个月前,大概上个星期前,在英国报道了一条消息,美国网络司令部专门成立的一个,雇佣他们为外国的水军出现的。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巧合,这个我们的确一定要提高警惕。


杨富江:对。


司马南:在网络上面的,这种自由派的势力,拿着人家钱财,替人家消灾,特尽心、特敬业的那种网络水军以外。其实在我们媒体上,还有就是,老百姓通常说的“南方系”,以《南方周末》为代表的,这样一些个广东省委宣传部管的媒体。公然在这类事情上,旗帜鲜明的站在反体制的立场上。反体制,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那个体制。他讲的就是政治,所以,你看看关于艾未未的集中报道。所以,你看看关于“普世价值”的宣传。所以,你看看关于政治体制改革,他那个话里有话,那个很微妙啊。所以,艾未未这个事,不是一个人权问题!就是一个政治问题!


杨富江:它就是一种手段。


司马南:哎,它就是一种手段!比方说,你可以和任何一个耶鲁大学,耶鲁学派的法学家。我跟你谈谈,你们关注的、你们支持的、你们看好的、你们认为可以包装的、你们包装以后觉得影响力很大的——艾未未先生。他如果要触犯中国法律,到底可不可以传讯啊?你们看好的、你们支持的、你们给钱的、你们鼓噪包装的艾未未。如果能够触犯中国法律,可不可以用中国法律来拘捕啊?假如你们的回答是:YES。那你们现在闹什么?你们干嘛你,你们?(冷笑)


杨富江:另外,每个国家都~~~


司马南:艾未未凭什么就可以居高临下,他就有豁免权了?对不对。就算你艾未未有豁免权,我们收拾他又怎么了?你们洪博培跑到街上来打酱油,我们不也照样说嘛?是中国政府按着不让说。我发了两篇,那个博客文章,都被删了!哈哈,他不让你说。


杨富江:管理员通知你~~


王文: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中国人的确很含蓄的。中国30多年来,一直十分有耐心,希望获得西方人的理解,美国人的理解。但是我发觉,现在他们越发展越焦躁,他们越焦虑,反而变本加厉的来抹黑你。这个让人很受不了。那你美国怎么样呢?我来举两个简单的例子。第一个例子,以警察为例吧。很多人说我们警察多,“维稳”之类的。在美国,每千人里边有3.25个警察。而中国每千人只有一个多的警察。也就是说平均在美国的警察数量多于中国的三倍。


杨富江:警察数量多,但人口基数也大啊。算比例。


王文:所以反映了什么呢?为什么美国需要那么多警察呢?第二、还有一个蛮有意思的,大家可以搜一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一下网络,2003年6月17号,美国报道了一条新闻,这条新闻就是美国的联邦大法院通过了一条法案,通过了一条什么法案呢?叫做“秘密逮捕的法案”。这个秘密逮捕的法案就是说,如果因为国家安全原因,美国可以秘密逮捕某些人,另外,还不许公布这些人的名字。这个是个确凿的证据。大家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所以我们理解的美国,我们理解的西方,我们理解的美国的所谓人权,实际上是分裂的。我们某种程度上,我们~~~,一方面现实中的美国人权,的的确确让人很寒心。我去美国好几次。我有一次开会,在美国呆过很长一段时间。有一次,跟美国外交官开会。我告诉他,中国这么多年,中国政府实际上已经发展的很好了。你们应该,再换一只眼睛看中国,应该多报道一些正面的。结果这个时候,那里也有一些报业老总,还有一些外国媒体,美国外交官也在场,他没怎么说,立刻把我打住了,说:“我们这里没有人关心你们中国人什么事儿。你不要说这些,你也不要为美国辩护,你也可以说我们有人权问题,美国的人权的先进性和它的原则。”我当时拍案而起,说我回去吧,我不参加这次大会了。所以在场边也是有很多这种事发生的。所以,我在我的博客上,也曾经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就是这个让你非常难以接受,实际上他是某种抑制的手段,抑制你,说出他反对的,他的很多话。这是一种潜规则,一种政治正确。


司马南:说就不行。


杨富江:对,说就不行。


司马南:刚才王文举的几个例子来说,美国他通过这样的法律,以国家安全的原因,可以秘密逮捕这个人。


杨富江:那跟国民党干的事儿差不多嘛。


司马南:并且不许公开报道,不允许公开报道。


王文:这个确凿的证据。确凿,确凿。


司马南:美国的法律规定,美国人可以这么干。那么,中国仅仅是对一个,对一个人(艾)啊?我们依照中国的法律来传讯,或者是拘捕。这本来就是中国的法律,就是在中国的土地上,这本身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啊。何来中国人权状况恶化?对比你美国的这种法律,我觉得中国人太仁慈了。是吧?那么这种事情。美国人打招呼、施压、抗议。中国政府,到现在为止中国政府没有,关于外交部发言人说过话。我们打碎了牙,自己往肚子里咽。


王文:有可能今天下午,外交部发言人会(发言)。


司马南:今天下午有可能会吧。


杨富江:我们老实惯了。


(二) 艾未未如得逞,中国会更糟

杨富江:好,关于艾未未这个人呢。我想现在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是跟着走。骂政府把他带走了。其实,艾未未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的标签。他这次被带走是一个亮点。但他这个人本身,你比如说:拍裸照啊、或者这个搞人体艺术啊、或者说鸟巢都是他设计的、很多~~。据司马南老师知道,您觉得他可笑的标签有哪些?

司马南:它不在标签。你爱怎么可笑怎么可笑,你爱怎么裸照你怎么裸照。问题在于,你有你创作的自由,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呢,也必须强调依法治国。对不对?

杨富江:框框!

司马南:我们温家宝总理,敬爱的温家宝总理讲过:法大于天呐。对不对?法比天都大。那这个法大于天~~艾未未~~。我们的法就不能规制他一下啊?用我们的网络语言,我们就不能格式化你一下?艾未未,就要凌驾于中国的法律之上。何道理之有?艾未未凌驾于中国法律之上,如果不能被中国法律格式化一下。那些个国际组织,还有那几个正在,联合国军正在炸的那几个小国的外交官,就给中国政府施压。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嘛?艾未未他爱怎么标怎么标,我不感兴趣。比方说“葵花籽大王”啊、比方说“傻子瓜子”啊、比方说裸照啊、比方说大胡子啊、比方说艾青之子啊。你爱怎么着怎么着。都不关心!我比较关注的是什么?从2008年开始,艾未未突然大讲价值,你知道。近十年来,我对中国的政治哲学感兴趣。我刚出了本书叫《民主胡同四十条》讲的都是政策性。讲的都是我对某些人的所谓的普世价值的高压政策的不满。我认为中国应当有自己的文化自信,自己的体制自信。也就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这个积木搭了60年。我们对这个体制应当有自信,这就是28年武装斗争,而后60年艰辛努力。最后13亿人才有了这样的地位,有了现在这样的日子。固然,我们有很多不满意。骂娘是允许的,骂娘是应该的。主人骂娘,不满意。但是你说要推倒积木重来,这不行!涉及到两个问题:第一、巨大的浪费,巨大的创伤,承受不起。第二、我们还得讲点法律嘛。对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艾未未讲价值呢。那是虚晃一招。他讲什么理论呢?他懂什么理论呢?他假装讲理论讲普世价值,但是话题一转,艾未未最响亮的,西方听着最悦耳的口号、最享受的口号,就是艾未未说要结束中国共产党的独裁专制,结束中国的独裁。所以艾未未这话要成立的话,那你这话是违反宪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让说啊。最新的宪法——54年的那一部宪法。宪法之上的宪法“共同纲领”,中国共产党领导是既定前提。艾未未有想法可以,你公开到处宣传,以此为标志,当然你就是违法啊!


杨富江:危害国家安全罪。


司马南:这得,这得具体说。这得具体说。但是艾未未这样的主张是违反宪法原则的。温家宝同志首先不同意哦。(笑)


王文:艾未未这个现象啊。他折射了一种过去的20到30年中的一种畸形的艺术成名的发展道路。我可以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可以到那个纽约的市中心,那个中央公园(Center Park)里面走一走。那个中央公园里,站着在80年代90年代流浪到美国的一些流浪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呢,走过去你可能会,可能会有一种幻觉,以为你走在上海或北京的某个公园里面。因为,你边上的那些卖5美元一张画,10美元一个小艺术品的一些小艺术家。(哎,对!素描啊和一些小艺术品。)都是中国的艺术家。那些人有的来自上海,有的来自南方,但也有北方的艺术家。我可以相信,是不是有可能艾先生也可能在那里呆过,(对,确实。)但更有意思的是,我对艺术的了解。我可以简单的把它分为。艺术——实际上有些人靠上半身创作,有些人是靠下半身创作。但是很多对于艾未未不了解的人,可能没有看过他的那些裸照。他那是一种下半身创作的产品。那叫艺术吗?如果那也叫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你只要不要脸,不要下半身,就可以成为艺术家。


杨富江:咱们仨也可以!(笑)


司马南:简单的说,假如一个人,他逮着机会就把衣服脱了,或者穿着衣服出去,然后一边跑着一边脱,在天安门广场跑N次。那这个是行为艺术啊。


杨富江:是啊。


司马南:跟艾未未这个标准很接近啊。这个东西,关于艺术的东西。我还是建议。我们不谈,好吧?艺术问题,我们不去评论是非,艾未未他是以艺术家的面目在社会上活动的。但是和艾未未引人关注和艺术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以前把所有的地方都脱了,所有的部位都折腾了、然后都露了、都展现了、都毫发毕现了,也没成大艺术家啊。但是他说:“终结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中国是黑暗的、独裁的政府。”于是乎,他就成了大艺术家。这不耐人寻味吗?所以艾未未,他是以艺术家的面貌来做政治家。做政治家我不反对,但是你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原则。这不行!我在网络上,我曾经讲过这样的话。我说如果有人要███████领导,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那好,一个老革命讲过一个特实在的话——你拿3000万人头来换。有一个我的朋友在南方报系工作。他说:“司马南,你这话太给力了。你这是威胁什么什么人。”我说:“我谁也没威胁。”我只是在重复一个老革命的话,陈述!中国今天社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有赖于前28年的武装斗争,是打出来的江山。所以你又要玩着艺术、又要想着大名、又要拿着巨资、又要国外媒体、组织和政府的策应。然后一下子就把中国共产党给推翻了?这事儿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他们这些人有很大的迷惑性,迷惑在哪儿啊|?他们说中国今天很多问题。当然,我们不掩饰问题啊。看看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不是谈了大量的问题嘛?我们温家宝总理说起话来,满脸的沧桑。那就是因为,面对问题我们要解决问题。问题在于假如,假如我们就按照艾未未的方式,让他来改造中国,那中国只会更乱!我们的人权状况只会更差!所以,艾未未他们这些人。他们的那种政治主张,是正好迎合了西方某些势力。所以,西方反过来包装他。说到底,就是这么一个烂货。说句不好说的。


杨富江:他就是一个棋子。你以为西方人就真的待见你吗?是吧?


王文:过去的20年里,凡是贴上反中国,反共产党的老外就喜欢。所以你看文学贴上了反共产党的,所以他们造就了一个高行健。活动家贴上了一个反共产党的,他们就有了一个刘晓波。学术上反共产党的,他们就有了一个章家敦。还有艺术、宗教~~(哎,对对,就有了达赖。)然后现在就有了艺术等等。这不是一个惊人的巧合。所有的网友也好,所有的普通老百姓也好,都要从这个巧合中,悟出自己的道理。我觉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以,但我们要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司马南:他是这样。还有一个判断。他们喊出很多口号,你看外边拆迁了吧?你看城管打人了吧?你看那个贪官又飙车了吧?(富二代撞人了吧。)网民就很愤怒了吧。不错,共产党天天在解决问题。问题是存在的,但是怎么解决呢?怎么解决呢?使用艾未未他们的方式去解决吗?大家都脱了上街?一万个瓜子撒满地?还是高喊一个终结中国共产党统治,然后中国社会就一片澄明啦?只会变得更乱!所以,我们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问题。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来解决问题,这恐怕是绝大多数老白姓都能够认同的这样一个比较中庸的办法。艾未未的那一套方式如果实行,那好,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嘛。


杨富江:搞运动嘛!


司马南:是啊。


王文:是啊。非常粗糙、非常无理、非常蛮横~~


杨富江:老百姓在乎的还是日子过得稳定不稳定。


王文:是的。其实我们看,为什么我刚才说网络上的很多所谓的挺艾者。他的脑海是分裂的,他的思维是分裂的。他们构想中的一个中国,主要是构想中的中国是被西方某些人利用的,现实生活完全是分裂的。你会发现很多,的确有很多的贪官。但我们会发觉。我们也有很多的公务员朋友,我们有很多的公务员亲戚,你会发现他们很,每天都加班加点的,拿的也不多,薪水拿的也不多,几千块钱吧。大多数的公务员都在非常努力的工作,绝大多数人。说警察,你看我们~~有时候我开车出去,我也会非常感慨,下雪天的在疏导一些交通,炎热的夏天也是在疏导交通。交警不容易,警察也都不容易。我觉得中国这个,过去我们都说地大物博的,现在我们突然觉得中国资源紧张、人口众多、土地也相对狭小。这么一个国家,每一个在这个国家,国度里边生活的人,都不容易,都挺不容易的。不管你那些高层、中层还是老百姓,都挺不容易的。但在这个不容易的情况下,我们该互相理解,而不是要打乱,打乱以后谁来建设呢|?


杨富江:遭罪的还不是老百姓嘛?


王文|:“亡亦百姓苦,兴亦百姓苦”。这是古人曾经教过我们的话。


杨:对,对。


司马南:现在呢,是这样。有些人以艾未未为代表的人。把中国定位为一个封建专制的国家,黑暗的共产党专政、独裁。所以他们致力于要推翻这个政权。那就改变了中国的国体和政体啊。如果能改变的更好的中国。我觉得未见得不可以。但问题在于,13亿人,我们在如此资源贫瘠得这么厉害的情况下,我们在这个虎狼环伺的世界上,我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陈立60周年,民族往上走的这么一个坎上。我听你大胡子艾未未的,我跟你上街闹街头政治。中国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凭什么呀?你可能小孩一听你,脑子跟你一热。反正我,我这样的50岁的小老头。我呀,我凭常识,我就判断出艾未未,你小子可以脱裤子搞你的裸体艺术。但是,你那个政治是不靠谱的。更何况你拿着国外的钱干这个事儿!不明不白啊!对不对?


杨富江:你是真为了什么?


司马南:这个还有一个问题,“民主”这个词儿呢。经常被他们挂在嘴上。好像民主这个东西可以一下子解决很多问题,别忘了!中国共产党就是闹民主起家的。中国今天这样的模式,就是民主,就是老百姓民主之后自治的具体模式。民主,你讲理念的时候呀,大家听着这个道理太通顺了。但是任何美妙的理念都要落实到现实中来。中国今天的现实政治,就是民主的一个结果。这个你要说,我不满意。你告诉我怎么办?他们就说:一人一票。一人一票就注定是一个好的结果吗?一人一票的国家多了,乱的地方还少嘛?


王文:还有一点,说到民主派。前段时间也发生了一个,一位杨姓的~~~。


司马南:杨恒均!自个儿玩消失。


王文:然后告诉人“我是被人带走的,我很危险。”这个时侯,西方媒体一炒作,又把这个事情炒起来了。结果,玩这个也没玩成。最后玩砸了。最后把自己给暴露了,说是澳大利亚人,把身份给暴露了。所以,你们看很多在鼓励人们上街,搞街头政治去斗争的那些人,往往背后是有一些背景的。这个是蛮有意思的。如果,我们再想想这个。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很多时候你会发觉。我做媒体的,我见过很多,我也不能说去攻击他。或者怎么样。但我讲一些自己身边的事儿。一位现在非常著名的自由派领袖。我不说他的名字了。


司马南:某人!


王文:是,某人。那么一次我们在这个,他的微博有好几十万,大概有七、八十万的粉丝。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学术讨论会,讨论中国民主问题,他受到了两个北大博士生的反对。认为他说的不靠谱,过于激进。这是一非常小规模的十二、三个人的一个学术讨论会。结果他就勃然大怒,指着两位北大博士生的鼻子骂。然后就到微博上,就说:“北大的博士生就是想当官啊!一开口就是想当官。”这是真事,我相信有些网友知道这个事,这个人是谁?你们下去查一下吧。而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悖论。你不说想民主吗?


杨富江:人家反对你你就想强压、高压。


司马南:用专制的方式来讲民主,只允许他讲。他讲的那个民主就是按照美国模式的那个民主。你要讲民主还有其他样儿的,那他就跟你过不去。比方说刚才说的那个杨恒均,这老兄可逗了。你是外国人,你倒是回来跟中国人客气点儿。他也知道,他外国人的身份暴露了,天天来骂共产党,话都不好讲。所以呢?他很长时间隐瞒自己是澳大利亚人的真实身份的事实。回来呢,大言不惭逢人便讲:“我是中国公民,我爱国!”我买了一本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他的一本书。这本书(只是)买来看看。这个人呢,他不是一个搞文字的人。但是很喜欢卖弄,所有的卖弄都是一个基本的逻辑。说我骂美国人,我骂美国签证官,我骂美国,美国人都是混蛋!他以骂美国人始,而后呢,把这个话题调整到骂中国。美国是好的,中国是不好的。美国是人权的,中国是违反人权的。美国是民主的,中国是不民主的。基本上每篇文章都这种东西。还有,他玩消失之后呢。另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儿,在网上被揭露出来。这个杨恒均啊,他那个博客不是自己弄的,他有一个团队在干这个活儿。


杨富江:博客管理者。


司马南:这个“博客管理者”是什么人呢?是小秘书?是几个人的班子?博客管理者是澳大利亚人还是美国人,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像杨恒均这样的在网上的兴风作浪者。这个网路是个好东西,也能把他们的面目揭开了。我们揭开一层,奥,你是外国人啊!你跟中国人说话稍微客气点儿好不好?对不对?奥,你后边还有一个团队啊?团队你还假装你自己辛苦写东西啊?所以,我们不是说你不可以有团队。我们不是说你加入外籍就怎么着,而是因为你撒谎。克林顿,当然是你摸了不该摸得的地方,希拉里跟你急了。但是我们不是希拉里,美国国民也不是希拉里,那为什么国民跟你急呢?因为你在国会作证撒谎了!你说你发誓,我跟尊敬的莱温斯基小姐,绝对没有超越同事的那种关系。后来发现,那不是呀!你手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嘛。对不对?所以,杨恒均也一样。你公然撒谎、反复撒谎、天天撒谎、逢人便谎。你要我相信你的人格?你有什么人格要我相信?凭什么我们要相信你这种人的人格啊? (完)

【资料整理者:@php378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