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8/04/2011

【装聋作哑之12】时尚先生:年度时尚先生30人--艾未未(2008)


2008年度时尚先生30人--艾未未

艾未未(图片版权:《时尚先生》)

  艾未未 鸟巢,不妥协的思考者

  艾未未:当代艺术家,著名诗人艾青之子。曾在美国、日本、瑞典、德国、韩国、意大利、瑞士、比利时、威尼斯等多个国家举办个人艺术展。2008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项目设计方案中标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设计公司的中方项目顾问。

  艾未未在草场地的住所很难找。在他自己设计的清一色的水泥中要找到他那间私宅,绝对是一件要花点功夫的事,在第三个路人为我们指了第三个不同方向之后,你不得不承认,他隐藏的很好。

  在围绕着他的诸多光环之外,艾未未衣着随意,肚子凸起,在采访中还不忘用相机拍摄我们——这些被他转化的被采访者。

  他所拥有的空间很大,阳光从两扇平行的巨大天窗上倾泻下来,整个房间明亮并且柔和。这是在日光灯下生活的人们眼中所忽略掉的奢侈。在这个归他所有的空间之外,在北京的四环路边上,鸟巢在所有的热闹过去之后,伫立着。随着这个一次性的盛会的结束,那些奢侈的梦幻般的灯光也不再亮起,这个建筑开始沉没在空虚里,唯一能接近它的,只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观光者。
  但是对艾未未来说,鸟巢已经是幸运的。 当初参加竞标的13个方案,鸟巢的方案排名第一。不客气地说,如果排名第二的方案被采用,其结果该是多么的不幸。 艾未未是鸟巢项目H&D的中方顾问,这让艾未未有机会作为一个特例存在的建筑上留下痕迹。比如说鸟巢的马鞍形结构,比如说中国红的确定。不管这个建筑曾经或将要被用作什么,它是这个时代精神和力量碰撞的产物,艺术家,设计师,政府的权力,轧钢工人……每一个环节,缺一不可。

  艾未未只是看了开幕式中的一小段。他对这个容器中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做好了美学和设计上的工作,他看着这个建筑从无到有,方案不断地被改变,各方面的力量要均衡……最终这是一个舞台,一个急于向世界发声的舞台上的歌舞显然并不在设计师最初的考虑之内。

  艾未未的奥运其实在鸟巢交付使用的时候已经结束。那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关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其他事情,地震中的孩子或者一个北京青年的暴力。他希望的是,每个人在举国的兴奋之后,都能回过头来看看这些已经几乎不再作响的人和事情。它们在宏大的叙事背景下被淡化了,而可能它们恰恰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原貌,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在演出散场之后每个人都要走的夜路。

  时尚和现实是不可能分开的,中国有自己的时尚、中国人有今天的时尚。时尚跟当今人的人性诉求有最直接的关系,最感人的也正是这些。如果脱离了这些,只是一些衣服、扮相,就糟蹋了这个概念。什么样的人是真正潇洒的,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我不排斥时尚这个词,我不排斥任何的词,词是人来表述一种状态的捷径和方式,但是对每一个词来说,还是要看人具体添加了什么东西。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添加。像一个房子里面住着不同的人。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房子?它可以是一个监狱,可以是一个地震中倒塌了的房子,也可能是没有倒塌的房子。这里面有情感有信心也有人们的失望,这里面的含义是很多的。

  之前民族主义的那一拨人,现在再也没有人说话了,大家都在成长,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最不能让我忘记的人应该是汶川地震中失去了生命的孩子,你看到那些倒塌的校舍就会明白,他们的生命之短是来自于成人世界的麻木不仁。之后你看到每一个孩子的时候都会想到,他们的命运都可能是同样之短。一个社会失去鉴别能力的时候,谁来负这个代价?
  
对我来说最宝贵的就是生命有可能改变自我,改变自我的生存环境,当然,这也是对每一个人说的。

来源:http://eladies.sina.com.cn/s/2008/1203/1925800291.s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