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0/05/2011

【装聋作哑之50】金羊网:艾未未与舒勇关于“泡泡”的对话(2007)

艾未未与舒勇关于“泡泡”的对话
金羊网 2007-01-05

艾未未:从2000年开始,“泡泡”成为你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线索。你是喜欢它吹起来的瞬间还是破灭的瞬间,还是下一个连续?
舒勇:从无到有,然后瞬间又没了,然后又能持续。我觉得很神奇,所以特喜欢那种东西。因为它那种漂亮的、瞬间的。
艾未未:还折射着周围的,或者说溅上一两滴凉的水在脸,呵呵,对,突然很清新,有这种感觉:迷惑、清醒,迷惑、清醒。
舒勇:那种感觉特有意思,所以我就想,泡在我们心里是一种亚文化,每个人心里都有这种东西,无论是社会还是个人都有。
艾未未:但所有的泡泡都不持久。但一定永远有泡?
舒勇:永远存在。不管哪个年代,泡都会存在。然后我觉得社会上、每个人心里到处都是
艾未未:所以这个泡实际上跟美丽、跟瞬间、幻想跟死亡、跟消除是相关的。
舒勇:呵呵,是是。我觉得光吹泡泡可能不行,我想把它放大,也想把这个泡的概念放大,因为通过放大和传播的过程才能让这个泡变活了。因为仅仅是我一个人吹泡,仅仅是一个游戏的话,它可能没有办法成为一个活的东西。我希望激活泡的力量。
艾未未:这就是道家,“泡可泡,非常泡”,是吧?
舒勇:呵呵,对,很有意思。然后我就想以一切方式让泡跟大家发生关系,以一切的方式来放大传播泡。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就是我自己的梦想,就是说我想通过我自己,通过这些场景,通过参与建立一个自己的理解,对这个社会的理解。因为我觉得解读社会的方式很多人是用文字的,都是用历史或叙事性的方式来做的,我可能是用行为的方式来叙述这样一个社会的历史。其实我的每个作品都是跟社会息息相关的,这种息息相关是我用我的方式去见证或者去说明它的现象,最后它可能形成舒勇理解这个社会的一种方式。
艾未未:对。我不认为一张作品挂在美术馆就是成功的或者说一张作品在苏富比拍卖出去就是成功,我从来不会这样认为。那么我也不认为一个作品本身有什么好坏和评价之处,因为我觉得如果一个作品没有反映艺术家本身和社会的关系或精神状态的话,这个不具有涵义的。因为世界上的物质太多了,我们不需要另外制造,除非它对我们的生活品质有影响。

来源:http://goo.gl/OyUJ5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