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2/05/2011

苹果日报5月22日: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艾未未妻子称:我是公司法人代表 逃稅應找我

苹果日报 2011年5月22日报道

「我是公司法人代表 逃稅應找我」艾未未妻捨身頂罪救夫


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


【本報訊】「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說公司逃稅應該找我!」北京當局以經濟罪名政治強姦艾未未,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滿,她昨日挺身而出,表示願以法人之職為艾未未工作室所謂「鉅額逃稅」頂罪,呼籲當局釋放艾未未和其他被扣員工。內地律師指,以經濟罪名整治異見是中共慣用手法,但若艾未未「逃稅」罪成,將面臨最高七年監禁。中國組

艾未未被北京當局以經濟罪名政治強姦,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滿。《壹週刊》圖片

自從4月3日艾未未出事後一直保持低調、被艾家人形容為「膽子小、非常單純」的路青,昨日接受本報長途電話專訪時,以前所未聞堅定語氣,表達「捨身救夫」之願望。她直指,自從4月3日艾未未被帶走,之後當局又用非法方式帶走多名員工,「我作為公司法人代表,到現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更不用說法律手續」。她說,「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但從來沒人跟我說過,到底發生甚麼事,為甚麼要用這樣方式,對待我的公司?」「我是法人代表,如果公司有甚麼問題,應該我來負責,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員工家人求助無援

路青指,連艾未未在內,公司有四個人被關在裏邊,40多天沒有音訊,其中艾未未被關已49天。她呼籲當局放了他們:「我是公司法人,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被帶走,關在甚麼地方。」路青又指,公司被帶走的其他三人,情況可能比艾未未還慘,「他們的家人都跟我說,不知怎麼找人,連線索都沒有」。

談及艾未未,路青表示作為妻子迄今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他到底是甚麼情況,是被逮捕了?還是拘留?抑或是被監視居住」。她指,新華社說艾未未被監視居住,「法律規定監視居住應在家裏執行,艾未未在北京有家,為甚麼不讓他在家裏監視居住?這不是違法嗎?」

路青指,艾未未有高血壓要長期服藥,但當局一直拒家人給他送藥,顯然是另給他用藥,為安全着想,她曾要求當局告知改的是何藥,但一直不獲答覆。她呼籲依法辦事:「放了他,放了他們,我是公司法人,我會承擔公司所有法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被艾家形容為「膽子小」的路青,昨以前所未聞堅定語氣,表達「捨身救夫」之願望。

發課文化營業執照顯示,艾妻路青才是公司法人。

逃稅補交可免刑罰
新華社前日透露艾未未面臨兩項指控:「鉅額逃稅」和「故意毀滅會計憑證」,北京律師劉曉原指,根據內地刑法前者最高可判監七年,後者最高可判五年,但逃稅補交可免刑罰。他又指,以經濟罪名處罰政治人物是中共整治異見的慣用手法,本案的政治色彩路人皆知,故很難預料當局最終如何處理,「不排除各種可能性」。


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
2011年05月22日

【本報訊】「我媽媽今早接到姨媽從佳木斯打來的電話,說到艾未未和表弟張勁松被他們關了 40多天,兩個都快 80的老人,在電話兩頭大哭了一場!」艾未未的家姐高閣昨對本報講到艾家和張家兩代人的遭遇,令人聽後欷歔長嘆。

向姐姐說對不起

高閣指,當局因要治罪艾未未,還扣押艾未未公司多名員工,包括表弟兼司機的張勁松,張的父親當年反右時,因支持艾未未父親艾青受牽累,被發配到黑龍江,艾青平反回京,特地把他的兒子接到北京一起生活。

「勁松是個很老實的孩子,一直陪我爸,直到送終。艾未未搞工作室把他叫去幫忙,沒想到,未未出事把他也牽進去, 40多天不見人影。我媽媽在電話中跟姨媽說,沒想到張家兩代人,都受艾家牽累,一說『對不起』,兩個老人都哭了。」

高閣直指,當局迄今仍扣查艾未未工作室多名員工,包括義工文濤、會計胡明芬、設計師劉正剛,她說:「很明顯,他們就是要找理由治罪艾未未。現在理由找到,那就請他們快點公佈事實,把證據和真相告訴大家,把人放出來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