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25/05/2011

「愛未來」展覽(Love The Future)-策展:藝術公民-5月25日-香港柴灣

「愛未來」展覽(Love The Future)
策展:藝術公民
地點:「Art East Island」畫廊
地址:香港柴灣永泰路60 號,柴灣工業中心第一期501 室
展覽開幕日:5 月26 日
晚上6 時至10 時
来源:http://goo.gl/lvJPB


艾未未作为起点


明報             2011-05-25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Our Future | By 鄧小樺


2011 年4 月3 日,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公安人員帶走,除在公安安排下與妻子見過一面外,仍處於「被失蹤」狀態。之後香港不少詩人自發寫詩——詩是最簡便自由的隨身小刀,也方便我們用比較出其不意的方式,尋喚艾胖子。月餘以來,香港有連串支援艾未未之行動,包括艾未未街頭塗鴉、藝術公民大聲行、艾未未頭像投影、一人一石紀念汶川大地震死難學生等。在時事與藝術的激盪中,詩創作同時湧現,其中不少是年輕詩人。


5 月26 日,由藝術公民牌頭拉動的展覽「愛未來」(Love The Future),將作為香港國際藝術展(ArtFair)中的一個衛星展覽而啟動。展覽將會展示關於艾未未及支持言論自由的作品,包括一系列詩作,及後更將由陳麗娟、羅樂敏、徐晞文、Nin Chan 幾位翻譯成英文,收錄在展覽專書中。亦蒙《明報世紀版》轉載其中部分,以饗讀者。文∕鄧小樺


參展詩人包括崑南、小西、俞若玫、廖偉棠、可洛、鄧小樺、恒一、吃玻璃、文於天、陳暉健、洪曉嫻。艾未未成為詩展核心,包括他的名字,他的肥胖,他的格言,他的父親,他的遭遇——詩人以各自習用的方式(意象、詠嘆、文本對話、歌謠體、詞語嬉戲)介入議題,以自己的風格到達不同的地方:中國人權狀况之寒冬;中國歷史永劫輪迴;自由的滋味;與艾未未個人對話;本土抗爭現場;冥想。「艾未未」已經變成一個符號,它可以在各個系統中被轉易、交換、流通。這削薄艾未未個人的獨一無二與「真實感」,但似乎有助打破極權的封鎖來凝聚人群。




本土年輕作者介入政治


是次刊出的作品展現了部分本土青年作者介入政治的足迹。參展詩人文於天、陳暉健、洪曉嫻均為80 後,但已頗有筆齡、獲獎不少。他們其中有人素來聲稱不寫政治,是次破例開筆,年輕作者介入政治,路途迂迴心情糾結,反過來也是真誠的一種證明。小西將「未未」二字作概念搬演,哲學思辨,以極低限的語言,令未未脫離原有意義脈絡,是一種虛無的懸想,或者說,為了避免虛無而懸想。曉嫻的詩是她在時代廣場做藝術行動的紀錄,這種非經權力安排的當下經驗,嘗試恢復詩的直接性與行動力。


亦有作品寫及與作者年紀相近的塗鴉少女,以及受「投影艾未未」的藝術創作啟發,回應了當下藝術與政治互動的動員邏輯。不同藝術範疇語言的互動脈絡,成就了陌生作者在同一議題上集合的公共性。黃國才起的展覽名字「愛未來」像是個被河蟹再河蟹的艾未未簽名——形象是否太正面了?但個多月密鑼緊鼓一眾藝術公民還幹得興興頭頭,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實在是「好有愛」。

附诗三首

艾未未作为起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