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2/04/2011

抓紧时间:艾未未访问《周末画报》主笔覃里雯


07 艾未未vs 《周末画报》主笔覃里雯:

被访者:《周末画报》主笔覃里雯
时间:2010122

艾:比如说我现在去抗美援朝啊什么的,会报道我吗?
覃:如果你去的话,那我们肯定要报道呀。

艾:希望能够有机会被报道一下。
覃:有这个必要吗?呵呵……现在。

艾:啊?我就是希望被报道啊。
覃:没有,我说现在有必要抗美援朝吗?呵呵……

艾:哟,快了,可能。现在这个朝鲜问题很严重啊,你们能报道朝鲜问题吗?
覃:嗯,有,我正在写。

艾:写一篇什么?
覃:就是关于现在朝鲜半岛的这种紧张嘛,就是说已经不能够再拖延了吧,就这意思。

艾:不能再拖延什么意思?
覃:就是原来和事佬的那种态度已经不管用了。

艾:啊,那你就是说中国了?这和事佬就是中国啦。
覃:其实,这里面和事佬的人其它国家也还有。

艾:六方会谈里。
覃:还是不少。对,其实,各方都希望和事,只有一方不想和事嘛。

艾:对,这倒也是。好像大家都不想有事啊?
覃:对,谁想打仗啊?打仗对谁都没好处。

艾:打仗对谁最不好?在这六方当中?
覃:我觉得对谁,很难评估。但是最惨的肯定是韩国嘛,因为她小,一下,几个炮弹过来,她这个损失是最惨重的。

艾:接着受到损失的会是谁?
覃:看你怎么评估损失?

艾:就你,你怎么评估?
覃:对我来说,一个国家的人死了那就是很大的损失。她的国民如果在战争中死亡了,那就是很大的损失。最重要的损失是这个,别的没关系。

艾:那能够死亡了也就是南北韩,没有别人了。
覃:这真打起来,那怎么可能只有南北韩呢?中国美国肯定要往里头卷的,这事儿没有人没有办法能够置身事外的。

艾:你怎么知道中国人会往里头卷?你怎么判断的?
覃:恩,我们是朝鲜唯一的盟国嘛。在这个事情里面,袖手旁观,我觉得这个选择,目前对于政府不一定能做的出来。

艾:恩,会认为她会真正的,就是有人的这种物质参与,或者说……
覃:我不太认为会走过那个线,就是说真正打起来那个线,我现在不觉得会过。目前没有办法再去做下一个阶段,因为外交这一块还不能说是完全失败了。所以没有办法做这个猜测。再到下一步的时候再去猜测下一步的事情。

艾:外交这一块,现在能回到谈的桌子上来吗?
覃:是必须回,我觉得他没有选择,他必须回去。其实美国也不想打,呵呵,中国也不想打。所以就两个拽也要把他们拽回来。

艾:恩,除了这个,朝鲜问题,其他你比较关心的国际问题有哪些?
覃:现在啊?

艾:像这个,维基泄密这个。
覃:维基啊?维基泄密其实你仔细看一下里面的东西不是多么高级的东西,虽然它也是秘密的资料,但是它里面更多的是一些外交官平时在公开渠道或者是说那种私下聊天的时候的一些这种观察的整合。它跟美国外交官的工作方式有关系,比如说在欧洲国家,他们的那个大多数西欧国家,他可能不会说,平时几个外交官聊完了回去我就写一个我们聊天聊了啥,然后就发回去,那么更多的是把这
些整理成报告。然后以正式文件的形式发回去。所以在这批大批解密的很多是这种闲谈式的东西,就是你看到里面,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现在理出来的还不多。因为真正你去分析一下,比如说像阿拉伯国家对伊朗的这个态度不友好;这里面的很多内容是一个,如果特别了解外交的人猜都可以猜得到的。是很合理的,没有什么特别那个……

艾:但他说下一步要涉及到这个。
覃:银行。

艾:银行界的,那么我估计这个会触怒很多人的。
覃:那个很可能。那个很有可能。

艾:这也是为什么对他动手的,我觉得,可能的一个时机就是说,这个会涉及到非常具体的利益的时候,对吧,如果你只是外交政策,我觉得他们没涉及到具体的利益。
覃:不啊,外交政策也有具体的利益,现在就是搞得整个美国外交部很狼狈嘛。但是银行这个,我觉得阿桑奇面对的这个对手就是一群,习惯于秘密作业的人了。这些人是没有底线可言的。这时候他就比较惨了。

艾:你估计?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覃:他没有固定居所呀,我要知道,哈哈……我要知道的话我现在不在这了。

艾:最近,最近不去采访他吧。
覃:我们没有,很难采访到他。但是网上不是有他的这个视频嘛,我们也都会看。

艾:对他有什么?崇拜他吗?
覃:我觉得他的理想跟他的资源不成匹配,就是说他理想是想一个完全透明的社会,然而他的资源并不足以达到这一点。比如说,集权国家的这种信息,他是拿不到的。对吧?他只能去获取部分的信息。部分的真理是很危险的。

艾:对。
覃:而且,尤其是在发布信息的同时你不去考虑这些局部信息带来的后果,你不是说全为了公益,而是就完全为了一种非常极端的透明的理念,这个时候造成的损害,传统媒体经过上百年的训练之后,他们是知道哪些信息可以披露,哪些信息不要披露的。那么这个时候你可以保护那些泄露机密的人,但他没有这个训练,所以他可能会造成很大的这个伤及无辜的事情。有这个问题。

艾:所以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个鼓励就是想对集权国家的秘密应该我做出努力。呵呵……
覃:呵呵,每个人都应该,对。

艾:谢谢你啊。
覃:没事。

艾:我觉得你非常专业。谢谢。
覃:呵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