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0/04/2011

抓紧时间:艾未未访问《南方周末》北京记者站张哲

05 艾未未vs 《南方周末》北京记者站张哲:

被访者:《南方周末》北京记者站张哲
时间:2010122


艾:奥巴马来的时候有没有提到过“人权”两个字?
张:跟我们的采访里没有,其他场合……

艾:在整个场合里好像都没有提到。
张:对,应该是这样。

艾:那么你们有没有做这么一个测试,就是从尼克松开始,然后这几个总统,他们在来中国的境内会提到“人权”的次数?这个肯定是中美关系、美国对于中国事务的看法上有很大的一个转变的东西。
张:我本人没有做过特殊的统计,但我想,中美外交的一个特别大的话题肯定是“人权”,奥巴马这次来的时候没有提这两个字,我觉得可能是在之前已经跟中国政府达成过相应的默契,我觉得他们在公开场合谈什么话题,不谈什么话题,应该是私下已经有沟通的。他这次来,可能跟美国自己国内的形势比较衰也有关系,所以,在公开场合没有,基本没有冒犯到中国政府。

艾:他现在更衰了。
张:现在,对。

艾:我觉得他真的要衰一下。
张:对,现在就是,他如果现在再来访华,我觉得可能不一定,因为美国的经济形式好转,然后跟中国的态势越来越强硬,我是这样的感觉。

艾:恩,那当时那个采访的时候你在是吧?
张:对,采访我在。

艾:是你做的吗?
张:采访的问题是已经准备好的,具体的形式是向熹用中文,我帮他做翻译,然后如果有追问的话是我来问。

艾:几个人做的这个问题呢?
张:问题几个人做?我还真不清楚是几个人做,但我知道里面只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原来想做的。您知道大部分问题不是我们想做的。

: 那么这个问题是你们编辑部内部的问题还是?
张:当然不是我们编辑部内部的问题,是被官方指定的。

艾:哦,所以你们只是传递了一下这个问题?
张:我们的问题被和谐了,应该这样讲,对,我们原来准备的问题被和谐了。

艾:那么你认为最有意思的、最有趣的被和谐的是哪一部分呢?
张:比如想让他谈一谈,中国模式啊,他怎么样看这个。现在世界上讨论的中国模式,以及他和领导人在具体讨论什么是中国核心利益,怎么样尊重中国核心利益的时候,他跟中国领导人的界定可能不一样,这些话题是我们自己做时政很关心的,但是,没有能触碰到这些话题,我们当然也不能当他的面来,请他来讲“人权”或者“言论自由”的问题,因为这个讲出来对我们也是麻烦。

艾:对,但是像那样的问题,你问到了吗?就你们想涉及的问题?连这样的问题也没问到?
张:首先时间很少……

艾:然后问到的后来又经过了一个,又一次的这个?
张:恩,还真没有,有的外界揣测我们的报纸是被大幅的删减。

艾:其实没有?
张:但实际上没有,因为美国总统的外出采访是应该公开的。然后他的所有的记录会被发在白宫自己的新闻网站上,所以如果中文被大幅删减的话,跟英文核实是很麻烦的。没有,没有这个问题。

艾:恩,那你现在做哪一块?
张:还是国际新闻,国际政治。

艾:那国际政治这个,你们怎么样选择?现在?比如说现在南韩和朝鲜的问题,你们是可以自主的去谈这个问题吗?
张:恩,自主的谈?我觉得当然可以选我们自己关心的国际热点的话题,但是每一个话题背后有没有指令就要单说了。就是每一个问题可能禁令的形式不一样,有的是要求新华社通稿,有的是不能触碰,比如说我们如果想大幅的来报昂山素季的问题,可能就很困难。每个话题不一样,朝鲜方面也是比较敏感的话题之一。

艾:比如说,你要是现在要谈朝鲜新上来的这个接班人的问题,是可以谈的吗?
张:可以,我们写过这个稿子。

艾:那么像这个新华社通稿,在多大范围上会影响到,就是说必须用,就是说在你们的所有的稿子里占多少?
张:我们是周报,如果一个禁令,禁到说只能引用新华社通稿的话,对我们来说这个题就没有报的意义了。

艾:就没法报?
张:对,日报可能会拿这个当消息,就时效是来得及的,对于我们来说就没法用。还有一种办法是,现在中国的媒体好多都会找一个妥协的办法,自己去写稿,最后把它署名署成“据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综述”。这个表面上是不影响、不违反命令的。但是,如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大部分内容是自己想说的,那这样的话可能也会有麻烦。

艾:那你们这个南周,多大程度上关于国际的报道是属于你们自己来撰写的?
张:恩,百分之八九十应该是我们自己写的。现在已经很少请特约撰稿了。

艾:还是你们根据其他的报道整理?
张:比如说在北京的话,外交新闻主要在北京可以做嘛。外交部和使馆区是可以去的,然后其他的主要是打国际长途电话,外派记者的情况也越来越多,我们每年都会派不少次出去写稿。

艾:那会不会对国际这块的,就是限制会少一些?相对国内的?
张:恩,跟中国利益相关的就限制多。

艾:什么是跟中国利益相关的?
张:比如说,朝鲜的问题。

艾:啊?朝鲜算跟中国利益相关的啊?
张:恩,对。是国际的和周边一些相关的,跟中国密切相关的话题就限制多。比如像缅甸的和上月上街油形啊,印度的边界跟西藏有什么问题,像这些敏感话题相关的,西藏问题啊,这个就都会限制比较多。但是,问题是只有这样的话题才是我们的读者爱看的。如果我们专门写一些纯国际的话题,影响力就小,就没有人来看。

艾:谁来权衡这个问题呢?关于你们这个版的一个主编?
张:编辑部整个会有一些选题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