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不仅仅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更因为他在被关的时候得到了很多鸟儿的营救 ...

15/04/2011

香港大公报景文:艾未未挑戰「三底線」

艾未未挑戰「三底線」/ 本報記者/ 景文
2011-4-14

来源: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11/04/14/BJ-1363126.htm

艾未未因涉嫌經濟犯罪接受調查引發各界高度關注。很多人在問,為什麼要對他進行調查,此事又為何激起如此大的反響?

艾未未之父艾青,詩風淳樸,經典名句「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被廣為傳誦。作為大詩人之子,艾未未身上無形地被罩上一層光環。

遊走於藝術與政治之間

艾未未有在國外生活多年的經歷,名人之後的家世,又標榜先鋒實驗的行為藝術,積聚了一定人氣,特別是受到某些西方國家歡迎。在對艾未未依法調查之後,一些國家政要紛紛表態,向中國施加壓力。不難看出,某些勢力一直對艾未未有所期待,希望把艾塑造成某種指標性人物,充當「領頭人」角色來對抗中國政府。而一旦中國有關部門依法對其涉嫌犯罪進行調查,他們就會跳出來叫嚷中國打壓「政治異見人士」,藉此攻擊中國人權狀況和司法制度。

從艾未未的所作所為看,他絕非單純是一個行為藝術家。西方的薰陶習染,使其精於喬裝打扮,也頗具「防偵察」的意識。他在參與組織非法遊行並拍得所需照片後,會不失時機地離隊或遠遠觀望,以逃脫執法部門的處置。他的深宅大院,院牆防護極為「專業」,許多房間幾乎沒有窗戶。他慣於藉「行為藝術」之名,混淆藝術和非藝術的邊界,混淆行為藝術和政治鼓動的邊界。而當今社會運動往往藉行為藝術的名義,實質就是政治活動,而不是藝術家的行為。

艾未未在Twitter上不斷發表攻擊內地政治制度的言論:「人大、政協是貨真價實的山寨版的黨代會」,又評價中東北非動盪「只用了18天,一個執政了30年並且看上去是和諧與穩定的軍人政權就倒台了。這東西(中國政府)已經存在60年了,可能需要幾個月吧。」

自詡為「玩」行為藝術的「藝術家」,艾未未企圖不斷變換手法,玩政治、玩法律、玩感情、玩良知,還想充當中國社會的「判官」。而一些人對艾未未的關注和同情,多是出於對其犯罪事實真相不明,及他刻意營造的非主流形象。內地社會日趨開放多元,允許公民表達獨立見解,沒有人會因言獲罪,但也沒有人有權挑戰法律底線,玩火者必自焚。

「藝術家」也不能超越法律

內地有關執法機構對艾未未展開調查是正當的,任何人涉嫌偷漏稅都自然應當接受調查。正所謂「食得鹹魚抵得渴」。相信有關部門的調查會依法進行,「不會枉也不會縱」。

艾未未不是普通所謂「異見人士」,在挑戰法律底線的同時,也在挑戰公序良俗的底線,重婚、私生子顯然有悖於東方文化倫理。他那過於張揚、恣縱並得到家人默契的私生活問題,只要不進入公眾視線,不觸犯法規,有興趣的人不會太多。而刻意在網上傳播跡近淫邪的裸照已超出私人範疇,民眾和負責任的政府不會聽之任之。畢竟還要對下一代負責,不允許毒害青少年。

艾未未挑戰了作為公民的三條紅線─法律底線、公序良俗底線、道德良知底線。任何藝術不能超越法律,任何藝術家也不可能脫離法律約束,不管其地位有多高,名氣有多大。

大詩人艾青生前對祖國、人民摯愛之深,感染了幾代人。令人扼腕的是,哲人風範在其哲嗣身上,竟蕩然無存。汶川地震,舉國同悲,艾未未竟然搞褻瀆、令人作嘔的行為藝術;想必九泉之下的艾青也要嘆息。艾未未愧對其父的英靈。

艾未未本人藉行為藝術搞政治,又想以藝術名義為其違法行為免責,什麼事都要幹,卻什麼法律約束都不受,天下沒有這樣便宜的事。這在任何法治社會,自然都是不可能被允許發生的。如還有良知,艾未未不妨自省:你的「前衛」已經走到背叛家國同胞的地步了。

西方某些人企圖把一個挑戰法律、公序良俗、道德良知底線的人塑造成對抗中國的「領頭羊」,為其大聲叫好、鼓勁,在普通中國人眼中未免覺得搞笑。他們這一番鼓噪顯然又打錯了算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